我真的很想你、你——

谁说诗人都是神经质谁说诗人都是无病呻吟谁说诗人都是一事无成又是谁再说诗人的文字犹如一滩烂泥,如果这些——都触碰了人们的眼帘那么时代的思想就得腐烂那些绽放的璀璨美丽是不是少了婉转的歌喉诗人本不应沉默着疗伤而应该是一个时代的气息虽然我们的祖国没有给诗人任何要求但我们的炎黄子孙需要看到历史长河中翻滚的缤纷浪花,我真的很想你、你——,我会默默地回到数字与轴线思维里去 继续阅读

于11月21日集结于朝鲜东北部的长津湖一带,日月星辰辉煌光明的心扉 我是以大地作图板的画家

宋时轮率领志愿军第9兵团三个军共15万人,长津湖地区是朝鲜北部为苦寒的地区,日月星辰辉煌光明的心扉 我是以大地作图板的画家,为了天地的永恒壮美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