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要再开工建设城市地下综合管廊2000公里以上

摘要:本研究打破了传统的分析方式,以Halliday
为代表的系统功能语法为理论背景,着重对英语语言词汇语法层面的名词词组歧义现象�M行分析,对短句进行及物性分析,通过例句阐释词汇语法歧义现象产生的原因。这有助于丰富和拓宽在英语歧义方面的研究和应用范畴,对歧义的分析有助于提高学习者驾驭语言的能力,避免歧义对语言学习者造成的理解困扰,完善语言学理论,进而更加有效地利用歧义语言所发挥的积极作用,并将其创造性地运用到语言表达中,构建顺畅和谐的人际交流。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英语歧义;系统功能语法;名词词组;短句;及物性分析
歧义是人类语言所共有的特性。系统功能语法主要关注语义、词汇语法和音系
之间的体现关系,强调语言成份的功能,主张以语言的使用来解释语言结构。这一研究范式能够解释形式语法所不能解释的歧义现象,为歧义分析开拓了一条新路。
一、系统功能语法对歧义的分类
按照不同的标准,歧义可做不同的分类。如从触发歧义的语言层面将歧义分为构词歧义、语音歧义、语义歧义、句法歧义和语用歧义。由于本文选取了一个全新的视角来讨论歧义现象,因此对其在系统功能语法框架内再分类也就顺理成章。本文根据系统功能语法语言多层次思想,将歧义分为如下三种:
语义歧义、词汇语法歧义、语音歧义。本文将讨论范围限于词汇语法层的歧义现象。Eggins
按照级阶概念将词汇语法层分为词素、词、词组和小句4 个单位。
二、名词词组的歧义现象 Halliday
在阐述名词词组的经验结构时,认为名词词组可由一个或多个功能成分表达,即指称语、数量词、修饰语
和类属词。Halliday
进一步指出一些词类可同时体现修饰语和类属词,但会导致歧义。Bloor
在讨论这类情况时使用了下面这个例子:a Spanish teacher Bloor
认为类属词和修饰语都可用在名词词组中限定中心词。类属词的功能是表明事物类别,修饰语的功能是说明所修饰物体的特征。在这个名词词组中,Spanish
既可以做修饰语,也可以做类属词。当Spanish
做修饰语时,它体现的语义为“一个来自西班牙的教师”; 当Spanish
做类属词时,它的语义为“一个西班牙语教师”。Bloor
进一步指出,当脱离语境时,类似表达多数都是歧义的。尽管在英语当代语法中可以发现类似的表述:
特性修饰语和类别修饰语,但其分类方式和表述容易使学习者感到困惑。
另外,Halliday,Eggins还提到“内包小句” 通过级转移
也有修饰语的功能,做小句中名词词组的后置修饰语,如“the man who is
walking”在“he asked the man who is
walking”中,它既可以表达“他问正在走的人”,做小句中名词词组的后置修饰语;
也可以表达“他问这个人谁在走”,投射言语过程的内容。 三、短句中的歧义现象
短句中功能动词引起的歧义
及物性系统是体现概念功能的一个重要的语义系统,表述语言使用者对主客观世界的认识和反映。及物性将人们的认知行为分成若干过程,并指明与过程相关的参与者和环境成分。系统功能语法基于短句把人类经验分为物质过程、心理过程、关系过程、行为过程、言语过程和存在过程六大类。但是各个过程间的界限并非分明,韩礼德认为行为过程介于物质过程和心理过程的边缘,言语过程介于心理过程和关系过程的边缘,而存在过程介于关系过程和物质过程的边缘。下面通过几个例子来对这种短句中的功能动词引起的歧义现象进行剖析。
am seeing/ am seeing
表达的意思分别为“我正在访问明星”和“我正在看明星”。这个例子中的star
可以一词多义,既有明星的意思,又有星星的意思,它可以造成这个句子的多种释义,但是这种歧义不在本研究范畴内,本研究将从功能语法的及物性系统进行分析。该句中的see
这个词可以解读为心理过程。在解读中,短句表达的是“发生某事”,其中I
是动作者,stars
是动作的目标,整个短句的意思是“我正在访问明星。”在解读中,短句表达的是心理过程,整个短句的意思是“我正在看明星。”I
是心理过程的感受者。 比较句中省略结构引起的歧义
省略结构能够避免词语的重复使用和更好地连接上下文,但有时省略结构的使用给理解带来一定的困扰,使句子的语义出现多层含义,就会引起歧义现象。可以分析下面的例子:
She loves the book more than her parents。
根据系统功能语法及物性理论,这个句子的歧义主要是由于句子中的参与者混乱引起的。系统功能语法中的及物性是关于句子表述的过程类型以及涉及的参与者和环境成分的系统网络,是语言上对外部经验的表述。这个句子可以理解为“she
loves the book more than her parents love the book.”,也可以理解为“she
loves the book more than she loves her
parents.”。这句话的引起歧义的主要原因是参与者的模糊表达。例子中“love”这一心理过程的感知者是she
和her parents,现象是the
book,句子对比的是他们对书的热爱程度。在例子中,“love”这一心理过程的感知者是she,现象变成了the
book 和her
parents,句子对比的是她对书和对父母的热爱程度。运用系统功能语法中的参与者这一概念能够明确地解释比较结构中省略结构引起的歧义现象。
短句中介副词短语界限不清引起的歧义
英语中,介副词短语的位置比较灵活,所修饰的句子成分也有所不同,有�r介副词短语所修饰成分界限不清,便会引起歧义现象。来看下面这个例子:The
teacher punished the student with a
stick。除参与者之外,环境成分是及物性系统分析中的另外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存在于所有过程类型中,有延伸、位置、方式、原因、偶然性、伴随、角色、事件、角度等九种。可以从系统功能语法理论这个视角通过运用及物性的环境成分这个概念对这个句子中的歧义现象进行分析。介词短语“with
a
stick”是这个句子的环境成分,它的功能有两种解读:一种表示方式,一种表示伴随。当该环境成分表示方式时,该句可以理解为“老师用棍子惩罚了学生”。当其表示伴随时,可以理解为“老师惩罚了拿着棍子的学生”。再来看一个例子:
They saw the teacher in the library. 这个句子中“in the
library”是环境成分,可以解读为表示伴随。当表示位置时,该句可以理解为“他们在图书馆看见了老师”;当表示伴随时,该句可以这样理解“他们看见了图书馆里的老师”。在系统功能语法框架下,没有传统语法中主谓宾、定状补和系表结构等复杂概念。相对传统语法,系统功能语法在阐释歧义现象方面会使分析简单许多,上面的这两个句子从传统语法的角度来看,似乎没有任何歧义,运用系统功能语法会解决一些被传统语法所忽略的问题,因此,系统功能语法在分析歧义现象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为研究者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关注的不再仅仅是词组和句子的语法结构这一单个层面,而是更倾向于把他们看成一个整体来考虑各个构成成分的功能。
四、结语
研究表明,系统功能语法理论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用来阐释歧义这一语言现象,应用功能语法理论中的经验结构和逻辑结构,以及物性系统和环境成分等概念来解读歧义现象,可以帮助语言学习者更加明确名词词组中的修饰语和类属词的功能,更加清楚了解短句中各个成分结构所起的功能和作用。尽管歧义现象有时会导致交际产生困难,但有的时候语言歧义在交际中也可以取得一些幽默效果。如何合理使用歧义现象是歧义研究需要进一步探究的问题。由于篇幅所限,文本无法兼顾,但我们希望本文能抛砖引玉,引起更多学者对歧义现象的关注,解决如何阐释、合理利用歧义现象的问题。研究表明,系统功能语法不仅在阐释词汇语法歧义现象上具有一定的优势,而且在歧义消解上也独具优势。由于歧义现象的纷繁复杂,本文仅在系统功能语法理论指导下对词汇语法层的歧义现象做了一些研究,并未能兼顾语音和语义层的歧义现象。但从系统功能语法来阐释歧义现象无疑是歧义分析的有效路径之一。另外,由于语境在消除歧义中的重要性,系统功能语法中自成体系的语境理论――语域理论使得系统功能语法在消除歧义方面也具有相当明显的优越性。
参考文献: [1] Bloor T,Bloor M. The Functional Analysis of English:
A Hallidayan Approach [M]2017年要再开工建设城市地下综合管廊2000公里以上。. London: Edward Arnold, 1995. 138.
[2]Eggins S. An Introduction to Systemic Functional Linguistics [M].
London: Continuum,2004. [3]Halliday M A K.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M]. London: Edward Arnold,1985 /1994. 109.
[4]Halliday M A K,Matthiessen C M.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M]. London: Arnold,2004. [5] Halliday M A K. Notes on
transitivity and theme in English,Part 1[J].Journal of
Linguistics,1967a,3:37~ 81. [6] Halliday M A K. Notes on
transitivity and theme in English,Part 2[J].Journal of
Linguistics,1967b,3:199-244.
[7]付晓丽.英语结构歧义的功能语言学阐释[J].西安外国语学院学报,2009:42~45.
[8]孔亚明.歧义之系统功能语言学研究[J].天津外国语学院学报,2007:45~52.
[9]齐超,古炜.歧义的语法隐喻视角[J].才智,2009 :169.
[10]邱述德.英语歧义[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8:584.
[11]夏日光,谢姝.视觉诗多模态语篇分析――以DonJ.Carlson的“Bird”为例[J].重庆交通大学学报:120-123.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7年要再开工建设城市地下综合管廊2000公里以上。这是今年要完成的一项具体工作,也是关系城市发展的一件大事。

综合管廊又称共同沟,是实施统一规划、设计、施工和维护,建于城市地下、用于敷设市政公用管线的市政公用设施,能有效缓解“拉链马路”等问题。从当前各地的实际情况来看,不光是试点城市,许多城市都已经认识到地下综合管廊系统的好处,自发开工建设地下管廊。

然而,笔者在采访中发现,作为近年来刚刚兴起的新事物,地下管廊建设还存在一些问题,制约其快速发展,其中突出的就是缺少标准。

首先,有些技术标准不详细,施工中存在隐忧。比如,防水应做到什么程度目前还没有相应标准。因为修建过程和修建地铁较为类似,因此在实际施工中,施工方往往根据以往经验、按照与地铁标准相等或稍高的标准来修建。但地下管廊与地铁,在功能和需求上存在不小差异。有些标准按地铁建不达标,容易产生安全隐患;有些地铁标准又过高,会提高造价,造成浪费。再比如,地下综合管廊是百年工程,管廊容量要满足长期管线增容和扩建需要,对此也没有详细规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