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接到去抓蒋介石的命令时,成立仅五百多天的女子特务连后被迫解散

但接到去抓蒋介石的命令时,成立仅五百多天的女子特务连后被迫解散。芭蕾舞《红色娘子军》剧照

捉蒋放蒋,东北军血溅西安城

《红色娘子军》原型人物之一王运梅忆艰苦行军:

西安事变当天,王景芳的长官刘多荃担任捉蒋行动总指挥,而身为军官的王景芳则按照命令指挥所在连队包围骊山华清池。他参与了那场改变中国历史走向的“凌晨枪战”,他亲睹了曾经兵强马壮的东北军一夜之间的四分五裂……

1931年,一支由百名女子组成的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女子特务连,曾多次随同琼崖红军主力参与反国民党“围剿”的战斗,威震一时,被当时民众称为“红色娘子军”,毛泽东、周恩来曾高度评价红色娘子军为“世界革命的典范”。然而在反动势力的疯狂反扑下,成立仅五百多天的女子特务连后被迫解散。这百余名巾帼英雄在一年多时间里遭遇了哪些腥风血雨?解散后各自的状况如何?日前,本报记者采访了红色娘子尚健在的王运梅、海南省琼海市阳江镇文化站长庞启江,他们的讲述回顾了当年这支英雄队伍鲜为人知的经历。

只一个钟头蒋介石卫队全被干掉

从“赤色娘子军”到女子特务连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凌晨4时许,酣睡中的蒋介石突闻枪响,在两名侍卫搀扶下仓惶从华清池五间厅后窗逃跑,藏于半山腰一虎斑石东侧的石峡洞后,后被搜山部队发现扶持下山。

1961年,谢晋导演的一部电影《红色娘子军》风靡一时,剧中的琼花和十岁便与“木头人”结婚的连姐一起参加娘子军的经历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琼海市阳江镇文化站长庞启江告诉记者:“电影是艺术作品,跟真实的人物有较大的不同,片中人物融合了多名娘子军成员的经历,所以很多的角色不一定能找到人物原型,如当时的娘子军中就没有嫁给‘木头人’的女战士、南霸天的人物原型有好多个。”电影中并未介绍娘子军的成立经过,这支队伍是如何成立的呢?

当时,王景芳是上尉副连长,奉命带兵控制华清池外围。虽说“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但接到去抓蒋介石的命令时,王景芳大吃一惊。“我一个上尉副连长只管听命令,但听到去抓蒋介石?我还吓了一大跳呢!我们的校长张学良,胆子也忒大了吧?

1931年3月,乐会县妇女们在当地党组织领导下,成立了一支“赤色娘子军”的队伍,主要负责红军部队的后勤和宣传工作。庞启江告诉记者:“当时这支队伍并没有枪械、服装等武器,还不是武装队伍。”1931年5月,琼崖特委在乐会县发布招募女子军的布告,号召妇女们“拿起枪来,和男子并肩作战”,许多年轻姑娘见到布告后纷纷报名,其中就有目前尚健在的王运梅。

直到今天,王景芳想起西安事变那天的枪战场景还后怕,“那天晚上,枪声四起,蒋介石的卫队都是驳壳枪。可我们都是用的捷克式轻机枪和7.9毫米口径中正式步枪。激战近一个钟点,蒋介石的卫队都被我们打死了。

看过《红色娘子军》的人都知道,影片中有一位在行军途中生下小孩的女战士,这个人物的原型就是王运梅。王运梅回忆说:“当时家里很穷没饭吃,女孩子地位又低,男人可以有书读或参加红军,我也想这样,于是就报名参加了娘子军。”顺利入伍后,部队给每人配备了一套军服,还都剪了短头发,周围人都称她们为“红军哥”。“入伍时我知道这支队伍是要打仗的,但也没感觉害怕,只知道被枪打中了才会死,打不中就不会死。”庞启江告诉记者:“当时报名要求入伍的女性共有700多名,后筛选出了一百名左右的报名者,这些女性大多是来自穷苦农村家庭。”中共琼崖特委将“赤色娘子军”改编为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女子特务连,由当时的海南琼崖师部直接领导,全连分为三个排,王时香任指导员,庞琼花担任连长,冯增敏、庞学、黄墩英分别任一、二、三排的排长。

第二天,王景芳和其他人因好奇去蒋介石的住处看看。“墙上、窗子上,尽是枪眼儿呢!按理,事变第二天,骊山、华清池都戒严了,谁都不让靠近的,可是,我们都是东北军的呀,就悄悄地去瞧瞧。

女子军特务连成立后接受了完全军事化的训练,“阿婆精神好的时候会把拐杖当作步枪,敬礼、拿枪、托枪立正,一套动作下来看上去仍然十分标准。”王运梅的外孙女马世菊告诉记者。原先这支队伍的任务是保卫领导机关、看守犯人和宣传工作,然而随着战斗形式的变化,她们很快投身到了战斗中。

等到了蒋介石房间的门口,把门的不让进,几个军官大骂,把门的一看,这群人气势汹汹,还都是当官的,又是东北军自己人,就敞开大门听之任之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我们这些小军官进去就不老实,有的拿条毛巾,有的拿一条毯子,那上边有枪眼儿呢!留个纪念!是蒋委员长用过的。
”王景芳回忆道。

2009年12月26日,作家方军在天津采访过一位原东北军的老军官的家属。老军官叫陈维刚,在刘多荃部当上校。西安事变时,陈维刚到蒋介石住过的房间里拿走一条军毯,因为军毯上面有一枪眼儿。新中国成立后,刘多荃当上全国政协委员,还专门去天津看过陈维刚。

“中央军”发十块钱杂牌军只给五块

方军曾向王景芳老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您是否赞成捉蒋介石?”王景芳回答:
“我是东北人,眼看着日本人占领东北,当然希望张学良逼蒋抗日。西安事变后,蒋介石被迫接受‘停止剿共、一同抗日’的主张,东北军终于要开赴前线抗日了,就冲这点,东北军官兵还是高兴的,打回老家去嘛!

王景芳说,西安事变是被逼出来的,蒋介石不光对东北军另眼看待,对所有地方势力、杂牌军,都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以,不仅不拨供给,还想方设法削弱排挤,必欲灭之而后快。

二十九军在卢沟桥一带英勇抗击日军,大刀队杀得日军鬼哭狼嚎,但就因为是西北军,处处遭到蒋介石打压。宋哲元部孤军奋战,弹尽粮绝,几乎整营整团打光。需要援助的时候,只有蒋介石的“口头嘉奖”,却得不到“中央军”的一点实际支持。实在顶不住了,宋哲元被迫率残部南撤,面对的竟是自己人黑洞洞的枪口!里外夹击下,宋哲元只得沿黄河西撤,到山西后,又备受阎锡山的排挤。这位在喜峰口、卢沟桥和北平抗击日寇侵略的爱国将领,终于被蒋介石逼得精神失常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