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奚抬头仰望,在日本的战俘依然于大沽交付给清政府

甲午战争于1895年4月17日结束,5月8日,中日《马关条约》在烟台换约,条约第九款中约定:“本约批准互换之后,两国应将是时所有俘虏尽数交还,中国如约将由日本所还俘虏并不加以虐待,若或置于罪戾。”那么,中日之间是如何交付战俘的呢?

百里奚来到了洛阳。自从平王东迁来,周王室早已衰微,朝纲不振。各国诸侯只忙于割据称霸。其中客气些的,表面上会尊称一声“周天子”;不客气地,就干脆以武力相胁。百里奚如今置身在洛阳狭小灰黄的天空下,不免产生了一股“彼粟离离”的伤感。遥想当年武王伐纣,入主中原时的盛大气象,真是俱往矣,兴衰成败尽成空,任尔当年何辉赫!

日本正式提出交换战俘

这回百里奚不像上次在齐国时那么倒霉。他通过走门路,谒见了王子颓。王子颓得知他会养牛,甚为高兴,二话没说,便收他做了家臣。百里奚总算过上了舒适安稳的日子。他百里奚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未过过那么舒服日子。他已经穷够了,想想每日半饥不饱的滋味吧;想想在烈日暴雨下劳作的艰辛吧;想想曾经住过的酷热如火寒冷似冰风雨四灌的破茅屋吧!而如今他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而且每日进出有“纹兽”可坐。然而百里奚却郁郁寡欢,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这等优裕的物质生活对他来说虽然重要,却终归不是他真正想要得到的。如今的他无非仍在等待,作权宜之计。倘若某一天,实现他理想的机会到来,他依然会毫不犹豫地抛弃眼前的这种优裕生活,纵然再让他去过清贫日子也在所不惜。

1895年7月4日,日本临时代理外务大臣西园寺给驻华日本公使林董发出《有关交换俘虏事项之训令》的电报。第二天,7月5日,林董向清朝总理外国事务衙门发了一个照会,转达了日本政府的通知:“现在我国之清国俘虏,应派专船,大约八月二十日,在大沽交付清国当该官员。倘该火轮不克一次尽数搭载,分作两回。其第二次交付,应于大约九月二十日外……”同时,日本在这个照会里,也同时要求清政府提供被俘日军的具体情况。

百里奚抬头仰望,在日本的战俘依然于大沽交付给清政府。夜深时分,百里奚徘徊在庭院曲径间。清风微拂,明月朗照。百里奚抬头仰望。月色清澈如水。清澈如水的月色使他联想到了似水流逝的岁月。这触到了他隐痛,令他一阵忧伤。接着,那月色又勾起了他对亲人的思念。此时此刻,远在虞国的妻子是否也坐在自家的窗前,仰望同一轮明月?

7月19日,日方正式告知清政府遣返清军战俘的方案:被俘清军关押在日本本土的有988名,关押在海城的有598名;确定了战俘交付的地点,在海城的清军战俘改送到“鞍山站南之乾线堡”交付,在日本的战俘依然于大沽交付给清政府;再次提到了本国战俘的问题。

蹇叔来洛阳看望百里奚。百里奚就向王子颓引荐了蹇叔。但蹇叔在见了王子颓后,他就劝百里奚及早离开此人。蹇叔觉得王子颓这人志大才疏,有觊觎非分之想,所亲信的又是些谄谀小人,所以他很快有祸事临头。百里奚听从了蹇叔的忠告,且这时候他由于久别妻儿,也很想回虞国一趟。当时虞国有个叫宫之奇的贤臣,是蹇叔的老朋友。两人已有多年没见面。于是蹇叔决定和百里奚一道去虞国,看看那位老朋友。

盛京将军裕禄于8月15日又汇报清朝当局,在奉天,清军抓了些日军战俘,共计11名,“现仍均住辽阳,听候送还”。同时,裕禄把11名日军战俘的名单开了出来。于是,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把该情况通知了日本。

百里奚终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但迎接百里奚的却是自家紧闭破败的柴门。当百里奚推门进去,一股浓浊的霉味冲鼻而来。屋里尘埃遍布,蛛网结梁。原来他妻子在家里的日子实在熬不下去,只得带着儿子去别处谋生了。百里奚四处打听妻儿的下落,也没打听到妻儿究竟已流落何方。他不埋怨妻子离他而去,唯恨今生今世是否有机会与她在乱世相见。他想起了当年和妻子牵衣泣别时的情景,想起了她说过的“富贵勿相忘”的话。如今他依然故我地回来了,但此处却已人去屋空,唯有漫漫黄沙仍从眼前吹过。百里奚面对此情此景,不禁怆然涕下。他甚至想道,倘若今生还能与发妻相聚,他宁愿舍弃自己的理想与抱负,舍弃尘世间的一切功名利禄。

246名清军战俘去向不明

当然,这仅是当时的百里奚于悲戚中冒出的念头。

按照计划,日本遣送清军战俘的船只“丰桥丸”于1895年8月11日上午4点从日本横滨出发。8月18日,早晨六点半钟,装着清军战俘的日本船进入大沽,日军陆军中佐村山邦彦作为日方负责人在新城向清政府官员交付战俘976名,这与日本此前通知的清军战俘数字988名,减少了12人。8月21日,日本公使林董正式发照会给清政府,确定日本将于8月26日在辽宁鞍山站南的乾线堡把关押在海城的第二批598名清军俘虏交付给清军,同时,也接回11名日本战俘。

蹇叔把百里奚介绍给了宫之奇。在宫之奇的引荐下,百里奚当上了虞国的中大夫。辗转反头,百里奚终于出仕了。尽管是在小小的虞国,且当时虞国的国君又不怎么地道,但百里奚毕竟在自己的国家做官。他愿意施展自己的所有才能来为国家效力。而且他因为久居穷困,如今做了官,就好比陆地上的鱼急需一勺水来濡润自己。蹇叔理解百里奚的苦处,这回他就没再劝阻,只望百里奚能够好之为之。临别时,蹇叔对百里奚讲,以后若有难处,可来宋国的鹿鸣村找他。

实际上,海城清军战俘交换时间是9月1日,地点是乾线堡。清军交付的日军战俘是原定的11名,“日本俘虏交回时,每名赏银四两,衣履一套”,但是,日军交付的清军战俘却是568名。这意味着在8月21日—9月1日的短短11天时间里,日军所交付的清军战俘比原数字少了30人!据当时的日方统计资料,甲午战争期间,清军被俘人员总计1790人,1895年两次交换战俘,日方共计交还战俘1544名(包括交接时,中方官员清点清军战俘时,伤病兵勇中又死亡4名,病重1名),其余246名战俘去向不明,日方也并未提及。

那虞国的国君是个贪财好利之徒,被晋国送来的美玉和宝马迷昏了头脑,就把宫之奇和百里奚的苦谏丢在了一旁,结果落了个亡国败身的下场,同时也流传下来了“假虞灭虢”和“唇亡齿寒”这两条着名的成语。

日本向清政府强索战俘遣送费

百里奚中大夫的官没当多久,就跟虞国国君一道作了晋国的囚俘。尽管虞国国君咎由自取,但百里奚却没有背弃他,反而在内心深处痛责自己,认为如今山河破碎,社稷被毁,这一切都是由于自己没尽到臣子的责任,缺乏足够的才能来劝谏国君,那么现在自己理应陪国君受难,以尽臣子的本分。但与此同时,当他回想起当初蹇叔说过的一番话,他又陷入了无以自拔的矛盾之中。

甲午战争结束后,清政府赔付日本2亿3千万两白银,但是,日本还是念念不忘遣送清军战俘的费用。

当时有个叫舟之侨的降臣得到了晋献公的器重。他向晋献公举荐了百里奚。晋献公准备重用百里奚,就派舟之侨去游说百里奚。但百里奚拒绝了劝降,并表达了自己誓不仕晋的决心。在他看来,让自己去侍奉敌国的国君,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不忠不义的行为。舟之侨碰了个钉子,便怀恨在心起来。

1896年4月9日,日本驻华公使林董向清朝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提出索要从日本遣还清军战俘的运输费等费用,共有五个项目,其金额计算到几钱几厘:

后来,秦穆公派使者来向晋国的国君求婚。晋献公就把长女许配给了秦穆公。按礼仪还需要有个陪嫁奴隶。晋献公一时间不知道选谁好。舟之侨便趁此进谗言:百里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