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丛斌率调研组赴陕开展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赌钱网站】,让软件自动升级到新版本

◆每个男人都自以为在网上私藏了一个情人
所有用户都听从指令,让软件自动升级到新版本。那以后,她就不再出现了。
人们先是自以为个别,但其实集体陷入一种莫名的沮丧之中──他们的梦中情人,那个每天午夜上线的“赵露”忽然不告而别,已经连续几天没在线上了。有些人实在按捺不住,在报上刊登了寻人启示,顺便也大胆示爱。人们这才惊觉,原来大家失去了一个公共情人,换言之,这城中几乎所有男人都失恋了。
到这时候,所有的广告效应都已经收齐,软件公司这才在一个盛大的新闻发布会上揭开谜底──“她”并不存在。那只是软件公司未经知会而赠送给所有男性用户的“午夜陪谈女伴”。如今三个月试用期已过,随着软件自动升级程序,原先的陪谈女郎将不复存在,新版陪谈软件必须付费下载,并且备有7款根据国际名模/女星的外形设计的陪谈女郎,任君选择。
这是个喜讯吗?大家说不上来,总觉得怪不是味道。之前不说穿还好,每个男人都自以为在网上私藏了一个温柔美丽的情人:“赵露”是我的。起码,每天午夜0:00至02:30这时段内,赵露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而赵露却被揭穿是一个庞大的谎言,那些曾经倾倒于这个女子的人们,竟有点“被一个婊子欺骗了感情”的挫折感。
这阵子城里就酝酿着这股闷气,借酒浇愁的人突然暴增,自杀率骤升;有不少人恼羞成怒,说要去控告软件公司。闷气就这样升级为戾气,陪谈女郎软件被迫紧急冻结,也有人歇斯底里地登高一呼:“还我们赵露!”
而赵露确实已经不复返。软件公司终承认,原来赵露的那个版本有“不可预料”的缺陷,早已被黑客攻破,会招至破坏力惊人的电脑病毒。当然有人建议复制一个改良版的“赵露2.0”加入新版本里。这企划案如今正握在软件公司各高层的手上,大家都拿不定主意,该不该让赵露复活。
没有用的。城里只有他一个人清楚,即使真让赵露还魂也已经不是原来那回事。夹在7女之间的赵露,大概就象金鱼缸里供人选择的女优,再也当不成情人。想到这,他不禁兴奋起来……庆幸那段期间他遭遇横祸躺在医院,根本没机会上线。
想着笑着,他把连线装置卸除,开机,看见了被他幽禁在电脑里的,他一个人的赵露。
“你好,亲爱的。”他在对话框里打下第一行字。

三秦大地的热土上,至今还有为数不少的群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前不久,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丛斌率调研组赴陕开展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从陕北到陕南,从黄土高坡到秦巴山区,调研组翻山越岭、马不停蹄,深入2市3县4村,查看260户建档立卡资料,走访151户贫困群众,同乡村干部4次座谈,面对面听取干部群众意见和建议,向中共陕西省委、陕西省政府反馈调研情况。8天日程满满当当,昼夜兼程,调研组一路在探索、在思考。

脱贫攻坚要下一番“绣花”功夫

“老乡,你们现在生活怎么样?”调研组刚下飞机,便驱车沿着延河边蜿蜒陡峭的乡村公路来到延长县黑家堡镇胡家村。一下车,丛斌便与去年刚刚脱贫的村民白延芳拉起家常。

白延芳把调研组迎进家门。走入干净整洁的庭院,一排具有浓郁黄土高原特色的窑洞映入眼帘。

“14年前,我丈夫得了脑梗,仅看病就花了7万多元。我们借钱看病,里里外外就靠我一个人,日子太苦了。”

“现在我们的日子好得很!你看这窑洞都是去年修过的,窑顶装了PVC板,下雨也不担心渗水了。”

打开话匣子,白延芳喜滋滋地介绍自己家脱贫的情况:去年,她家种了3亩葡萄、1亩苞谷,收获的时候镇里的帮扶人帮忙找销路,仅葡萄这一项就卖了6000多块。她有时在镇上打些零工,去年一共收入19000多元。

“感谢党和政府帮助我们这些贫困户过上好日子。”白延芳说。

从“大水漫灌”变为“精准滴灌”,从“输血”变为“造血”,瞄准病灶,对症施策,是调研组在延长县看到的变化。丛斌说:“脱贫攻坚工作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一次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艰苦卓绝的实践探索。根据我国现阶段经济发展特点,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三农’问题仍然相当突出,必须走出一条适合中国广大农村发展的科学之道。”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四川代表团审议时强调:“改进脱贫攻坚动员和帮扶方式,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如何退,全过程都要精准,有的需要下一番‘绣花’功夫。”调研组认为,精准扶贫要用好“绣花针”,练好“绣花功”。贫困地区和贫困家庭致贫原因各不相同,工业基础较好的县区扶贫开发的方法不一定适合以农业为主的县区。即使是同一个地区,产业结构也可能千差万别。一定要结合当地主要特点,针对不同人群的不同特征,有针对性地提供产业、技术、人才、市场、资金帮扶,决不能“千人一面”“百村一策”。

“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是出发点和落脚点

“大娘,您年纪大了,我们把这捆柴给您送回家吧。”在延安市延川县关庄镇大张村,九三学社中央建设专门委员会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丁志宏从一户贫困户家中走出来,看见78岁的霍进兰正费力地将捡拾的干柴背回家,赶忙上前帮忙。

沿着羊肠小道来到半山腰,推开几根木条打造的小木门,枯树下那低矮的两孔窑洞就是霍进兰的家。放眼望去,在每座山峦的向阳处,都星星点点地开着窑洞,蜿蜒的土道连接着淳朴的乡下人家。

走进屋,坐上土炕,调研组专家与霍大娘聊了起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