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当下生活是没有意义的,希望原本就是活下去的力量

摘要:新写实主义小说伴随着大众文化的浪潮给当代文坛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和旺盛的生命力,新写实主义小说创作中浸染的文化意识与价值取向与大众文化的繁荣与广泛传播密切相关,文章着重探讨新写实小说文本中具有怎样的大众文化意识倾向,以此来窥视新写实小说与大众文化的天然契合。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新写实小说;大众文化; 平民化;现实生活
新写实主义小说是在先锋文学即将潮落时兴起的一种文学样式,和先锋作家怀疑生活的真实性、运用解构手法表现反叛个性不同,新写实主义作家将视野拉回到现世生活,关注生活琐事,思索人生存在。这与当代文坛的文学思潮、西方现代、后现代话语和异质的理论的传入有一定的关系,更为密切的是80年代兴起的大众文化以其强大的渗透力影响到社会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新写实主义小说伴随着大众文化的强大浪潮在文坛中脱颖而出,引起众多读者的关注。
大众文化是民间的人民群众生产出来的,并以喜闻乐见的形式加以传播和流行,终的接受者也指向人民大众,所以它的显性特征为大众性、世俗性和享受性。大众文化关注现实生存的利益,眼光着眼于现实,忽视对未来的关注。池莉的作品《你是一条河》中的母亲辣辣专注于当下的生活和世界,她的生活就像一只船,随着历史的激流顺流而下,来不及思考生活的意义。为了生存下去,她对儿女的爱中又夹杂这太多的责备与狠心,为了能吃上一口饭,她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换取救命的粮食。但是读者狠不起她,她对生命的坚韧和对活下去的坚定信念依然使人钦佩,激荡的社会变革将她推到不幸的边缘,但辣辣没有倒下去,反而像一条河一样,生生不息,绵延不绝,具有强悍的生命力。对世俗生活的肯定契合着大众文化的价值取向:活着就是意义,着眼于现实生活,享受其中的乐趣,这就是中国平民百姓普遍的生存观念。
新写实小说创作中的主人公大多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平民百姓,叙述的故事也是日常生活中的繁杂琐事,表现出真实的生活气息,显示出新写实作家平民化的创作倾向,他们描述的故事接近生活的本相,很能引起广大底层群众的情感共鸣。这也是新写实小说能够收获众多读者的重要原因。正如刘震云所说:“生活是严峻的,严峻的是那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日常生活琐事。”①刘震云的《一地鸡毛》、《单位》、池莉的《烦恼人生》等都是描写平凡琐碎生活的代表作品,《一地鸡毛》中小林奔走于单位与家庭之间,围绕着妻子、孩子、菜篮子与保姆之间发生的是是非非,真实地反映了大多数中国人在八九十年代的日常生活与生存状态,是大众文化的大众性与通俗性的特点在文学上的反映,新写实小说的平民化的题材与人物存在着广泛性的阅读群体,可以说新写实小说的崛起与繁盛有其一定的历史必然性。
新写实小说反对以往文学中蕴含的崇高感与使命感,以极大的热情关注当下的生存世界,与擅长叙述游戏,怀疑否定一切的隶属于精英文化的先锋文学不同,新写实小说赢取了众多的读者,形成了一股声势浩大的潮流,诠释着新兴的大众文化精神内涵。作家在冷静的写作态度下外露出对当下生存的极大关注和认同。在以往的文学艺术中,对比岸世界的关注和对未来的理性化的渲染占有很大比重,缺少对当下生存世界的关注。人类有一个共同的思维模式,即当下生活是没有意义的,未来世界是光明的,为追求美好和生存的信念,要忽视现世生活的苦难,求彼岸的美好世界。新写实主义小说打破了文学历来的传统,对现实的关注极少有对理性和崇高价值的追寻和探求,也不保持意识形态的纯洁性与正统性,而极力追求一种大众化的表现,契合平民大众的思维意识,避免崇高,消解意义,文本呈现反英雄、反严肃、零散琐碎的状态,是一种后现代主义价值的体现,与流行的大众文化存在天然的契合。池莉的《太阳出世》就是对琐碎生活的原生态呈现,消解了生活的崇高意义,赵胜天和李小兰的爱情没有多少浪漫和甜蜜,而更多的是婚后生活的彼此对质与妥协,作品围绕着孩子太阳的出生,顺时针的描摹了这个被人熟知而又复杂的过程,生活是一层灰蒙蒙的薄雾,人们在其中挣扎,偶尔能看到些许绿色,支撑他们走完生活的路。池莉的“人生三部曲”、方方的“三白”系列、刘震云的“官人系列”是新写实小说的代表作品,它们真正表现了普通生活的世俗性和现实性,对以往蕴含的崇高的道德色彩、虚幻的理想主义的作品进行了无情解构,关注普世生活和陷于生活泥沼中的人。
作为一种文学潮流的新写实主义小说,它的高峰的浪潮已经不再,然而它的余波至今吸引着众多的研究者。当然它不是臻于完美的,就像许多批评家指出的一样,它表现的主题缺乏崇高的理想,缺少对抗现实的精神力量,表现为对卑微生活的认同,读后从中汲取不到积极向上的力量。凡此种种都成为新写实小说的瑕疵而存在,然而这也不能成为贬抑它的充分理由,用宽广的视野来看,新写实小说传达出大众文化的普遍取向,与以往的传统文化和精英文化形成三分天下的格局。而且新写实小说拓展了现实主义的范围,表现更加自然和真实,这是新写实小说之所以存在的历史必然性。
注释: ①刘震云.磨损与丧失[J].中篇小说选刊,1991:. 参考文献:
[1]杰姆逊.后现代主义与文化理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
[2]阿伯拉姆斯.欧美文学术语词典[M].北京:北京大�W出版社,1990.
[3]池莉.绿水长流[A].池莉文集[C].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1999.
[4]刘震云.新写实作家,评论家谈写实[J].小说评论,1991.
[5]阿伯拉姆斯.欧美文学术语词典[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0.
[6]贺敬之.漫谈诗的革命浪漫主义[J].文艺报,1958.
[7]曾军,李骞.方方访谈录[J].长江文艺,1998.

伤无法吹散在风里

时间:2017-06-02 16:46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折丹曲如眉,未有团圆意。红豆不堪香,满终日臂桃穰,人在心儿里,两朵隔墙花,早晚成连理。

落叶随风,身不由己。冬的清冷让花时在微妙的气氛下结冰冻裂。水上的浮萍顺水流走,记忆里永不磨灭的,曾经的欢笑早已印在心里。不愉快的记忆就随风而逝吧!

爱是又曲折又伟大的情感,绝非那么轻易简单。遇到值得抛弃一切的人生伴侣,方知平凡的是多么的可贵,希望原本就是活下去的力量,就算一点点也不应该放弃,每个人都应该给自己一次机会寻找未来。

天空灰的像哭过,离开你以后并没有更自由,酸酸的空气。嗅出我们的距离,一幕锥心的结局。像呼吸般无法停息,抽屉泛黄的日记,榨干了回忆,那笑容是夏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