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现身的诗报、诗刊,熬夜成了一种瘾

熬夜成了一种瘾某位媒体人下班途中猝死,报道着重指出他常常熬夜加班。媒体人们心有戚戚焉。熬夜导致过劳死,这几年屡见不鲜。昨晚和闺蜜见面,她劝了我好几…

,写于我下海前夜——1993年岁末。诗出后,寄友人。后见于《连云港日报》、《江苏职工诗歌报》、《南国诗报创刊号》、《当代诗坛》等刊。我的诗,我的“青春岁月”,和那些,曾出现的诗报、诗刊,现已隐在,时光深处——2015.6.11午夜,记于“顽石斋”。】

熬夜成了一种瘾

某位媒体人下班途中猝死,报道着重指出他常常熬夜加班。媒体人们心有戚戚焉。熬夜导致过劳死,这几年屡见不鲜。昨晚和闺蜜见面,她劝了我好几遍:少熬夜。少熬夜。少熬夜……这话已经成了一句口号。天天喊着要做,却从未落实过。熬夜的危害,人尽皆知。听过许多道理,熬夜还是继续。对有些人来说,熬夜是因为真的忙碌;而对有些人来说,熬夜成了一种庸碌。

比如我。我每天半夜十二点推送公众号,之后和异地恋男友聊一聊,一两点在朋友圈分享个文章链接,以表明自己还没睡。不知何时,熬夜也成了朋友圈分享的内容之一。十二点刷朋友圈,你会看到一两句,“终于下班了”;凌晨一点刷朋友圈,你会看到几句感慨:“这个点还不睡的,只有广告狗了吧。”不,朋友圈里没睡的,除了广告狗,还有公号狗,还有创业狗,还有设计狗,还有考试狗,还有打游戏的单身狗……熬夜的理由数不胜数。每一个都冠冕堂皇。熬夜成了一种惯性,一种瘾。

熬夜造成努力的幻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