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掉了毛,斯坦利揭穿了布兰琪的幻想

我是一只小孤雁

摘要:在田纳西・威廉斯的《欲望号街车》中幻想和现实在布兰琪内心形成冲突。布兰琪试图逃避现实,在幻觉中寻找解决实际问题的方法。但是在现实面前幻觉的脆弱导致了布兰琪被现实打败,精神失常的悲剧结局。布兰琪也将在精神失常这种极端的幻觉中度过余生。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田纳西・威廉斯;欲望号街车;布兰琪;幻想;现实
一、《欲望号街车》中的现实
“布兰琪尽管陶醉于自己的幻想,还是能辨别幻想与现实的。在与想象的爱慕者们讨论的过程中,她瞥见手镜中自己的脸,认出这是自己真实的脸,就把镜子摔坏。”
稍后,斯坦利进来布兰琪也有足够的理智跟他打招呼,还问候斯特拉。尽管她大部分时间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也经常撒谎,但她对自己还是很诚实的。米奇指控她“里里外外”都是谎言时,她抗议道她“内心并没有撒谎”。
她的谎言只是“本应该是事实”。尽管她很虚荣,她也清楚地知道她的美貌在衰退。对于美梦庄园的失落也没有撒谎,对斯特拉和斯坦利坦白了。更重要的是,她对自己和自己的过去都很坦诚。她“在内心的东西上是真诚的”她已经经历了年轻丈夫去世的事实,她过不去这个坎。她讨厌残忍的现实,这是她想尽办法逃避的原因。在第六幕里她给自己倒另一杯酒时,不再隐藏自己的酗酒问题,而跟米奇坦白自己的过去。事实上,她无法逃避丈夫的自杀给自己的影响,因为她无法欺骗自己。她时不时想起对丈夫艾伦的愧疚。艾伦在布兰琪冲进舞厅揭发他后跑出去自杀。布兰琪应为艾伦的自杀负一定责任。这个秘密在深深地埋在心里无法释怀。她在自责中痛苦万分,不得不借滥交获得暂时的安慰。她看似贪图肉体享受,实则是自我毁灭。她糟蹋自己的身体和名誉,堕落成荡妇一般就是为了获得曾被自己认为“堕落”的丈夫的原谅。这一难以启齿的经历她也不隐瞒。在第九幕向米奇坦白了当时的感受。而坦白也是发生在她“给自己倒了另一杯酒”之后。
除了坦白酗酒问题之外,还有别的细节表明布兰琪的真��。在剧中出现了七次的波卡音乐与艾伦的死有密切关系。这是布兰琪要揭露艾伦的同性恋秘密时在舞厅里播放的音乐,之后艾伦就跑出去开枪自杀了。这就是为什么布兰琪每每想起她的前夫时这段音乐就在她脑海里盘旋,并在一声枪响后停止。这段音乐提醒她导致现在状况的过去的事实。
多数时候布兰琪都是选择活在幻想里,故意逃避现实的。但她时不时地被米奇和斯坦利逼着面对现实。米奇曾是布兰琪借以逃避现实的工具。但幻想败给了现实。米奇相信了供应商的故事,抛弃了布兰琪。这一行为是布兰琪难以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在这事发生前,第八幕里米奇没能出席布兰琪的生日晚宴对布兰琪是个不小的打击,她笑称她从未被放过鸽子,一笑了之。第九幕米奇再次拜访布兰琪,跟她对峙说她从不愿在强光下被人看到,也不愿告诉他真实年龄。他坚持要事实,而布兰琪坚持着她的虚幻。他一把扯下纸灯罩,打开灯,瞪着布兰琪看。米奇抛弃她,嫌弃她“不够干净,配不上跟他母亲呆在一个屋子里”,不管布兰琪如何反抗,残忍的现实就这样硬生生摔到布兰琪脸上。这才是现实,之前对米奇的期待只是一个幻想。
除了米奇外,“斯坦利揭穿了布兰琪的幻想,逼她面对粗野的现实。通过这一行为,他证明了现实像她害怕地那样残暴。”在第一幕里,布兰琪和斯坦利第一次见面。斯坦利提醒着她赤裸裸的现实。“他的话和动作……让她的谎言和做作暴露无遗。他出于好意却笨拙的闲聊引发了一段轻轻的波卡旋律,这是剧中首次使用这段布兰琪每次想起她十六岁时结婚的人就会在脑中回旋的音乐。”
一想起她丈夫的死和她的自责,她就昏过去。这也说明在无情的现实面前她有多脆弱,同时也预示了她终被现实打败。
第十幕开头,斯坦利进屋打断了布兰琪的幻想。布兰琪告诉她自己刚收到一个百万富翁的邀请,乘船游览加勒比海,斯坦利当场揭穿了她。布兰琪感到斯坦利的危险,想打电话给谢普・亨德莱求助,却因斯坦利进来而失败。舞台说明描述说“几乎听不见的‘布鲁斯钢琴声’开始像雷鸣般大起来。声音变成渐近的火车头的轰鸣声。布兰琪蹲在地上,用拳头紧紧捂住耳朵,直到声音消失。”布兰琪向谢普・亨德莱求助的幻想因斯坦利而破灭。布鲁斯钢琴声意味着布兰琪的孤独随着“谢普・亨德莱未能现身”而愈发强烈。火车头的声音在第四幕里已经出现过了,让斯坦利无意中听到“布兰琪把他描述成‘石器时代的幸存者!’”,让他“不声不响地走掉”。火车头的尖叫声象征着斯坦利对布兰琪的实际威胁。布兰琪还是无法很好地应对。之后在布兰琪莫名的恐惧的刺激下斯坦利就强奸了她。因此“她对谢普・亨德莱拯救她的幻想在斯坦利强加在她身上的现实面前屈服了”。至此,布兰琪彻底被野蛮的现实打败。
威廉斯采用了印象主义的手法来描绘布兰琪感受到的现实。在布兰琪感到斯坦利的威胁的时候“可怕的阴影出现在布兰琪周围的墙上。影子形状怪异恐怖”布兰琪所感到的恐惧外化在墙上,观众能清晰地看到布兰琪的心理反应。接线员因为布兰琪不能提供谢普・亨德莱的地址挂掉她的电话“夜空中充满了非人的声音,就像丛林里的喊叫。影子和阴影像火焰一样在墙上扭来扭去。”
野蛮的现实和布兰琪的恐惧用这种印象主义的手法呈现了出来。墙壁变透明后,呈现出街上的景象。观众看到“现实对布兰琪来说所意味一切:暴力、偷窃、不道德、兽行”在戏剧后布兰琪的恐惧再一次投射到墙上。“可怕的阴影出现在墙上,形状怪异、弯弯曲曲。Varsouviana波卡舞曲过滤地失真怪异,伴随着丛林里的喊叫和噪音。”
这种印象主义的表现手法即虚幻又真实。虚幻是因为它所展现的并不能真实发生。可怕的阴影只是布兰琪的想象,其他人看不见。通过这种印象主义的表现手法,关注也能见布兰琪之所见。但它所表现的角色的内心世界又是真实的。影像是布兰琪看到的,音乐也是她脑海中出现的。她的感受是真实的。这种融合现实与幻想的印象主义表现手法与布兰琪身上现实与幻想的冲突是并行的。
二、结论
本文详细考察了威廉斯的《欲望号街车》里幻想与现实在主人公布兰琪身上的冲突。布兰琪试图通过幻想逃避现实,但其幻想的脆弱性导致了她与现实之战的失利,并终导致了她的悲剧结局。布兰琪后沦为精神错乱。这一幻想的极端形式将成为她逃避现实永久的避风港。
参考文献: [1]Corrigan, Mary Ann. “Mary Ann Corrigan on Illusion and
Reality”. Harold Bloom, ed. Tennessee Williams’s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Philadelphia: Chelsea House Publishers,2005.84-90.

时间:2017-06-06 18:41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