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式中心论,每天不停的走在路上


要:动词和构式之间的关系一直是语言学家们关注的焦点。一些人认为动词和与其意义相近的构式一起搭配使用。这种说法是存在的,但不适用于所有情况。本文将通过动词write来阐述动词与构式之间的关系。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动词中心论;构式中心论;write;动词与构式关系
作者简介:许东睿,女,汉族,山东德州人,现就读于辽宁大学外国语学院2015级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专业,主要研究方向:语用学。
[中图分类号]:H0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36–01
一、动词中心论与构式中心论
在阐述动词与构式关系之前,需要对两种中心论进行认识。传统的动词中心论认为动词为整个句子提供了主要意义,而以Goldberg和Bencini为首的一些语言学家认为构式为句子意义提供了更多的意义。下面七个句子都有动词write:
I write down these words. I write these words down. I’m writing a
letter. I wrote you a letter. I write these words in the end of the
book.
按照动词中心论,动词write在每个句子中的含义是不同的。句中的write虽都是不及物动词,前者中write单独使用,而后者中write后接介词,因此在意义上有略微差别。句中write虽都是及物动词,但其意义也不同。根据构式中心论,动词write在每��句子中意思都是相似的,不同的构式赋予句子不同意思。Bencini和Goldberg将构式分为及物构式、双及物构式、结果构式、使役构式。构式本身就有其形式和意义,每个构式都有固定的意义。以句为例,其属于使役结构,有“致使某物移动”的意思,使役结构与动词write结合,产生“将话语写到书后面”的意思。尽管很多语言学家支持构式中心论,但并不能说明构式中心论是完全正确的。动词和构式两者相互结合,相互影响,都对句子意义贡献很大,严格来说,不能分孰轻孰重。
二、动词与构式间关系
那么动词和构式之间的关系又是如何?很多人认为动词和与其意义相近的构式一起搭配使用,这在某些情况下是正确的。例如,He
threw the ball into the hole。throw
有“扔,投掷”的意思,隐含有“移动”的意思,而这个句子的使役构式本身有“致使移动”的意思,因此符合此种情况,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两者关系并非如此。例如,We
laughed him out of the room.
句8中的laugh只有“笑”的意思,没有“移动”的意思,与使役构式在意思上并不一致。
Goldberg
给动词和构式赋予了事件,并用Ev和Ec来表示。她认为Ev和Ec之间有五种关系。Ev可能是Ec的一个次类;可能是Ec的工具;可能标示Ec的结果;Ev可能标示Ec的条件;可能标示Ec的方式。第一种情况实际上就是前面提到的动词意义和构式意义一致,动词事件是构式事件的一个具体例式,构式事件比较抽象。有人认为这种情况下,构式的意义是多余的。事实并非如此,例如He
throw the ball into the hole和He throw the
ball两个句子,前者动词和构式在意义上一致,而后者不一致。句属于第二种情况,wrote在这里所表示的主要意义是实现构式整体事件的工具。第三种情况需要其他的句子来解释,例如,The
train screeched into the
station。句属于使役构式,有“使某物成为某物”的意思,只有火车驶向车站,才会发出呼啸的声音,因此动词screech是在使役构式意义中伴随动作而生的结果。句中wrote表示的主要意义为双宾语构式所示事件的先决条件,只有在写了信的前提下,“我”才能把信寄到“你”手中。句
中w
rite是使役构式所表示意义的方式。第二种的工具关系可以合并到方式关系,这样会更加明白。通过这些例子我们发现动词与构式相互结合,相互影响,形成整个句子的意义。
本文通过分析动词write对动词中心论和构式中心论进行了对比,并且认为两者没有孰轻孰重。本文把工具关系归到方式关系,以求简。动词并不一定和与其意义相近的构式搭配使用,并指出动词与构式之间在哪种情况下可以搭配使用。
参考文献: [1]Bencini, Giulia M. L. and Adele E. Goldberg. The
contribution to argument structure constructions to sentence
meaning[J]. Journal of Memory and Language, 2000: 640-651.
[2]Goldberg, Adele E. Construction: A construction grammar approach
to argument structure.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5.

征途,凄苦是阅历

时间:2017-07-02 18:02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