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另一半给他的丈夫吃,会议室内全体官兵起立

留下另一半给他的丈夫吃,会议室内全体官兵起立。驻杭某部“硬骨头六连”,是全军唯一两次被高军事统帅部授予荣誉称号的连队。

一对年轻的刚结婚不久的夫妇,有一次他们跟着一个旅游团一起去远处冰山上的滑雪场去滑雪,但是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都迷了路,走到了一片无人区,这时天气非常的恶劣,冷风不断的向他们夫妇袭来,漫天的雪花无情的打在他们的身上,他们饥寒交的迫,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们找到附近的一个只能容下最多一个人的小山洞来躲避严寒,晚上他们相互依偎着对方,谁也没有说话。

昨天,“硬骨头六连”营区迎来了一位特殊的老兵,他叫赵春霖,一位89岁高龄的老人。他是“硬骨头六连”较早的一批老兵。

就这样一连过了三天,他们依然是什么吃的喝的都没找到,已经到了生命的最后关头,到了第四天,男的对女的说要再出去试试,而女的坚决不同意,,男的管不了这么多了,说不论外面多危险自己一定要再去拭拭,或许还有一线生存的希望,男的就这们匆勿而去,留下了女的单独在这个不足一个人小空间里忍受着孤独与寂寞。

战友相见,格外亲。昨天上午,六连会议室内,战友们早早地就等在座位上,等待过去只在连队故事中才听过的老兵。

终于,到了下午男的找到了一只野兔,但已经被男的烤糊了,隐约还能看到一个烧糊的兔子的样子,可是男的此时的面部表情非常难堪,好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此时女的突然发现男的一肢左臂没有了,男的说那是因为他在打野兔的时候不幸遇到了一只黑熊,在和熊打斗时被黑熊残忍的咬掉了。

9点半,赵春霖在亲人的搀扶下,准时出现在会议室。“起立!”一声令下,会议室内全体官兵起立,并抱以热烈的掌声。赵春霖边走边举手示意感谢。

女的此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饥不择食就三下五除二的把野兔肉吃了一半,留下另一半给他的丈夫吃,可是她丈夫坚持不肯吃说自己没事,撑得住,可是由于他的丈夫失血过多,当晚便怀着对人间无限的依恋离开了人世,女的痛不欲生。

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但赵春霖老人眼不花、耳不聋,讲起话思路清晰,一个小时的交流,像是“听爷爷讲过去的故事”。

就这样一直等到了第七天,终于有了救援队把她和她已经死的丈夫救了出去,当她被记者询问自己为什么会有勇气活到现在时,她说“是爱,是爱让我活到了今天,还有这只没吃完留给丈夫的野兔”。

我要像六连战士那样面对面杀敌

当医生把这只野兔拿去化验时,说这根本不是什么野兔,而是人的一肢胳膊,当女的听到这个消息后,失声痛哭,直到现在她才明白丈夫为什么不吃而让坚持让自己吃“野兔肉”的原因了,此刻她的脑海里仿佛浮现出了自己的丈夫在冰冷的悬崖上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自戕的情景,为了让自己的妻子活下去,他不惜牺牲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14岁的他申请进六连

赵春霖,1926年出生在河北。那是一个战争的年代,生活在农村的赵春霖一家,吃了上顿没下顿,日子过得很艰辛。

1939年9月,年仅13岁的赵春霖加入了八路军。“那一年镇上遭了水灾,驻守在附近据点的鬼子来抢粮,八路军赶来,打败了他们,当时我们都还不知道穿灰衣服的就是八路,感觉他们好勇敢。”

这一年,一团六连已经在冀中抗日烽火中组建起来,一支由红军骨干组成的连队,并以敢冲锋陷阵、刺刀见红着名。

一年后,在一次工作中,年轻的赵春霖遇到了年轻的六连,还听说了六连的战斗故事。六连战士的英勇感动了赵春霖,只有14岁的他向教导员提出了一个要求:去六连,“我说让我去六连当兵吧,我要像六连战士们那样面对面杀敌,我要为家乡父老乡亲报仇,要当杀敌英雄。”

小小年纪的赵春霖还写下了决心书:“我坚决要求去六连当兵杀敌”。歪歪扭扭几个字,之后还咬破手指按了手印。

赵春霖的行动和诚意打动了部队首长。赵春霖终如愿。

上战场、考军校

青涩少年变成指挥干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