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上了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的女孩克莉斯汀说,一些科学家正在尝试改变鸦片制剂与大脑内鸦片受体之间的作用方式

2014年,我走进了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一家配药室,见到了一个真正超现实的东西:一张收据,关于购买大麻的收据。两年前,科罗拉多州对娱乐性大麻使用的合法性进行了投票,这反映了美国对毒品态度的巨大转变。仅仅是两代人的时间,支持大麻合法化的美国民众从12%飙升至了58%。在这一过程中,我们看到了不断涌现的和大麻相关的新市场、新科技以及一度是禁忌的制贩大麻经验的合法化。
中国论文网
但是同时,美国其他毒品也呈泛滥之势。麻醉品使用导致的健康问题影响着2100多万美国人。药物过量,尤其是海洛因和鸦片等过量使用,是美国人意外死亡的首要原因。美国近三分之一的车祸死亡事故都与酗酒有关。
一方面,我们都想有快乐的感觉。另一方面,我们要更好地保护自己和我们所爱的人。科学家和企业家们正在研究新药品和新技术,保证这些鸦片类药物和酒精都更安全,也更令人满意。下面我们看看科学家们将如何趋利避害,让人们利用毒品安全地“过一把瘾”。
大麻种植将会使用高科技
大麻种植者长期使用老式的育种技术,将两个品种进行杂交,并选择优良的杂交后代,以便得到更有效的药物。但是随着大麻种植从戒备森严的种植基地转为了公开种植,可以预期种植者会采用基因技术来微调他们的产品,众多的育种者会努力让不良性状的大麻越来越少。
毛格利・霍姆斯是费罗斯生物科学基因公司的首席科学家,这是一家研究基因组学的新兴公司,霍姆斯认为种植者会使用高科技育种技术来生产低含量大麻,将THC的含量从30%降至4%。“培育大麻一向是内向型产业,以前只为吸食大麻的人提供产品。”他说,“普通人可能也想尝试,但是不行,因为他们一用就会剂量过大。大麻合法化应该提供更多的可选品种,就像酒精度数不同的葡萄酒和啤酒一样。”
但是,高科技培育出的大麻也可能具有比传统大麻花哨得多的功用。科幻小说《银翼杀手》中,菲利普・K・迪克写到了一种“情绪调节器”,这个装置可以让人自由选择情绪。霍姆斯说,未来的大麻也可以与此类似。目前,很多卖家已经在推销据说可以让人产生某一种情绪的大麻产品了。在分析印度大麻过程中,霍姆斯希望在某些菌株里寻找到可以让人感到平静、思维活跃、或者感到饥饿的成分。
醒酒全靠一片药
亚伦・怀特是美国国家酒精滥用和酒精中毒研究所高级科学顾问,他说,科学家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寻找可以减轻或逆转酒精作用的物质。上世纪90年代,怀特正在就读研究生,研究院里的每个人似乎都认为氟马西尼是酒精中毒的好解药。他说,当时校园里流传着一张图片,一只喝醉了酒的老鼠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另一只老鼠吃了氟马西尼,看上去精力十足。不幸地是,后来的研究证实氟马西尼除了有解酒作用,还可能引起癫痫。
现在,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前景良好的解酒物质:二氢杨梅素,这种物质可以从原产亚洲的枳�鹤又刑崃丁;程厮担�中国人用枳�鹤咏饩埔丫�有几百年历史,现代科学家对于老鼠的研究显示,枳�鹤幽芄换航饫鲜笠蚓凭�中毒而引起的某些行为改变,甚至也许还能维持暴露在酒精环境中的胎儿的正常发育。研究显示,二氢杨梅素似乎能够阻断酒精对于大脑中一种受体的作用。这种γ氨基丁酸a型受体恰好和人酗酒后的明显特征息息相关:昏睡、肢体运动失衡、记忆力减退、暂时性黑朦。但是从神经药理学上讲,gabaA不是大脑对于酒精的唯一受体。怀特说,因此,使用二氢杨梅素有一个危险:它并没有让人完全醒酒,却让人感觉喝得不多,这时候如果喝酒者低估了酒精的作用,开车上路或者干别的事情,就有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
逃避法律会更容易
《毒品2.0时代,网络革命让世界兴奋起来》一书作者迈克・鲍尔说,互联网自从出现的那一天开始,就与毒品贩卖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1972年,一袋大麻通过互联网完成了销售,那是互联网出现以来人们的第一次网络交易。现在,一些没有被任何搜索引擎索引注册的网站,也就是“暗网”,已经成为了犯罪活动的集散地,也是毒品贩卖的秘密通道。互联网还让人们方便地对毒品类产品进行设计、生产和运输,有些合法产品和非法产品只有微乎其微的差别。鲍尔在他的报告里说,他通过网络从中国一家实验室订购了一批合法的兴奋剂苯甲吗啉,据说这种药深受“披头士乐队”成员喜爱,他们借服用这种药物来保持表演热情。
如果说互联网让毒品交易越发隐蔽难寻,那么新科技就可以�毒品交易完全“隐身”了。2015年,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和加拿大康卡迪亚大学宣布,他们模拟罂粟花生成鸦片的一些生化过程,成功地通过基因工程技术改造酵母,把糖转化成了蒂巴因,而蒂巴因可以用来生产鸦片类药物。《顽强的大脑:对成瘾症的革命性理解》一书作者、美国神经科学记者马娅・萨拉维兹说,科学家们将来也许能够利用这样的酵母,将人们的家用食材转化成鸦片类药物。在不久的将来,人们也许就能在家里自制山寨版鸦片了。
毒品作为止痛药,将会更安全
科学家为什么要通过改造酵母来生成鸦片呢?除了法律等等一些外在原因,研究者希望通过对鸦片的生成有个更深入的理解,从而弥补止痛药中的某些化学成分的缺陷,并且减少药物依赖性。
一些科学家正在尝试改变鸦片制剂与大脑内鸦片受体之间的作用方式,美国马里兰大学药学院教授安德鲁・库普就是这些科学家当中的一员。人类大脑中有几种不同的鸦片受体,但是临床研究主要针对“Mu型鸦片受体”。在此类鸦片受体中,鸦片类药物会激发两条神经通道,一条通道能让药物立即产生止痛效果,另一条通道会刺激身体适应鸦片类药物的存在,第二条神经通道会引起身体对药品的依赖性。
库普正在研究使鸦片制剂对多种受体产生作用,这种医学界称之为“多向药理学”的研究基于一个理论:各类不同的受体之间有着相生相克的调节作用,利用受体的这一特点,你就有可能服用鸦片类止痛药而不对其产生依赖性。另一个可行的选择是设计出一种药物,药力针对于Mu型鸦片受体,但是不会刺激人的第二条神经通道。后,研究者的目标正在锁定一种新型止痛药,药力不针对任何一种鸦片受体。不幸的是,科学家们的很多努力都遭受了挫折。比如,科学家们在毒镖蛙的分泌物里发现了一种有效的止痛物质,但是他们随后就发现,这种物质只针对尼古丁受体,这表明它也可能具有成瘾性。“可以肯定,它不会和鸦片类药物有同样的效果,”库普说,“但是为我们进行更广泛研究打开了一些思路。”
[译自《大西洋月刊》]

克莉斯汀是南非派恩敦市的女孩,她从小就想当一名芭蕾舞演员,她在卧室里摆着的除了芭比娃娃,就是参加各种舞蹈比赛获得的一堆奖杯。后来,已经长到15岁的克莉斯汀发现自己怎么喝水都感觉口渴,而且“老是憋不住要尿尿”,而且胸围从32英寸降到了30英寸。“医生说,我患上了Ⅰ型糖尿病。”克莉斯汀说。
中国论文网
人体免疫系统“敌我不分”,攻击分泌胰岛素的胰腺细胞,由此引起了Ⅰ型糖尿病。胰岛素是参与糖代谢、将糖和碳水化合物转化为能量的关键物质。如果没有胰岛素,这些糖和碳水化合物就会聚积在血液里,因为无法被吸收而对身体造成毒害,严重地增加肾脏负担并且损害其它脏腑功能。
克莉斯汀一方面要参加紧张的舞蹈训练,一方面开始了糖尿病人终生要过的保健生活:每天注射胰岛素并且留意饮食的方方面面。“我给自己打针,这件事容易办到。”她在7年之后说,“而我的体重在增加,这就让我无法容忍了。”
和她年纪相仿的朋友们随心所欲地喝美禄、吃奥利奥饼干,这让克莉斯汀很是羡慕。她发现自己连紧身裤都快穿不进去了,她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她放弃了芭蕾,改练对身材要求不高的舞蹈,后来别的舞也很少跳了。
“我进大学的第一年,一位糖尿病病友告诉我,她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停用胰岛素就能减肥,”克莉斯汀说,“我觉得这是在开玩笑,但是她说她试过了,挺管用。所以我也这样做了,我的胰岛素时而注射,时而间断。我的体重真的减下去了,有时我只吃饼干和甜食,这时体重减得也很快。”
不过,仅仅几个星期后,克莉斯汀越来越明显感到头重脚轻。她的脚和手有一种刺痛和灼烧感,心跳快得吓人,但是她说,她喜欢重新回到过去的“苗条身材”。到了2014年11月,她几乎全面停止了注射胰岛素,但是身体也垮了下来。“医生说我快要脱水了。”她说。克莉斯汀的父母感到非常震惊,医生告诉他们,高血糖和脱水导致体内毒素堆积,进而损害体内脂肪和肌肉组织。终的结果也许是致命性的:肾衰竭,甚至心脏衰竭和死亡。
“父母不敢相信我冒着这样的致命危险停下了胰岛素。”克莉斯汀说,“我对妈妈喊,说我宁愿死也不愿胖,父母把我带到了一家饮食障碍症诊所。那时我才知道了一个词: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
评估问题
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是医学家认识不久的一种疾病,是指糖尿病患者为了控制体重而错误使用胰岛素,从而引发的种种症状。有些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患者完全停止注射胰岛素,另外一些患者则是延迟注射时间或者自行减少注射剂量,使体内胰岛素活性降低。患者体内的葡萄糖水平直线上升,然后随尿液排出,体内能量如同暴食症患者的呕吐一样大量流失。
格雷汉姆・亚历山大是一位临床心理学家,他在南非首都开普敦开办了一家“生命无价”诊疗中心,专门以综合手段医治饮食障碍症患者。亚历山大说:“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其实没有什么特别之处。Ⅰ型糖尿病患者将自行停用胰岛素作为了控制体重的‘捷径’,
和暴食症患者会滥用泻药、利尿剂或者食欲抑制剂来达到减肥的目的一样。除了滥用药物或自行停用药物,他们还有不少自以为是的减肥方法,比如过度运动、不科学饮食和以各种办法‘排毒’。”
开普敦大学附属医院内分泌学家弗朗索瓦・鲍尼奇是一位医学教授,曾经担任国际糖尿病研究协会副主席,他说:“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特别多见于女孩和年轻女性,她们当中多数人有心理焦虑症状,或者是遇到了无法掌握的事情,比如糖尿病本身或她们的身材。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实际上就是患者对自己的一种自残式的惩罚。”
完美的风潮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在当今信息发达的时代。用鲍尼奇教授的话来说:“年轻女性都觉得自己必须有个模特或明星的身材不可,媒体更是经常将体重列为美与丑的标准,女性因此视体重增加为洪水猛兽,这对于人们的观念也起到了误导作用。”糖尿病的危害已经众所周知,坚持长期治疗才能得到很好的控制。医生一直要求糖尿病患者以非常严格的做法控制病情,比如严格控制饮食和坚持注射胰岛素,如果患者没有足够的耐力,就难以坚持下去,特别是少年和青年糖尿病患者。
控制Ⅰ型糖尿病需要仔细监控血糖和食物,制订合理膳食计划,比如坚持食用高纤维食物和低血糖生成指数食物、低蛋白质食物、低脂奶和有限的不饱合脂肪食物,并且根据碳水化合物的摄入量提前调整胰岛素用量。这样做时间长了,可能会让患者对于食物的选择和胰岛素的控制产生偏颇认识。除此之外,糖尿病初期,患者的体重会减轻,一旦接受胰岛素治疗,体重又会有所回升。体重增加的一部分原因是身体保持住了水分,几个星期后这种现象就不会再那样明显,只不过随着你在平衡胰岛素水平过程中增加碳水化合物的摄入,多余的体重会保持在原来的水平。
追求完美身材的风潮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Ⅰ型糖尿病患者饮食障碍症的发生,而减少胰岛素注射或停药对于爱美的患者来说是保持苗条身材的“捷径”。美国糖尿病饮食障碍症患者艾琳・威廉姆斯对采访她的记者说:“你初被诊断患上糖尿病时,体重一般都是低于正常标准。治疗一段时间后,你会觉得胰岛素成了你的敌人,你甚至不想再把和胰岛素有关的药品留在身边,你会觉得你不是在注射胰岛素,而是在往体内注射脂肪。”
越来越多的关注
在所有类型的糖尿病病例中,Ⅰ型糖尿病只占5―10%,其余90%患者属于Ⅱ型糖尿病或者“胰岛素抵抗”型糖尿病,也就是说,那些患者的病因不是免疫系�y破坏能够释放胰岛素的细胞,而是肌体不能正常利用胰岛素。但是,和其它疾病患者相比而言,Ⅰ型糖尿病女性患者后来发生神经性厌食症或暴食症的比例高得惊人。国际糖尿病联合会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36%的女性糖尿病患者注射胰岛素10年之后,有过为了控制体重而减用或停用胰岛素的时候。
这一调查结果印证了问题的另一方面。美国《糖尿病护理》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说,在接受治疗的糖尿病患者中,向医生汇报保健情况时,使用胰岛素的患者比不使用胰岛素的患者更容易向医生撒谎。
南非饮食障碍症治疗中心很少见到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患者。格雷汉姆・亚历山大治疗饮食障碍症已有20多年经验,但是他只见到过有限的几例此病患者。
临床心理学家大卫・爱德华是南非百年名校罗德斯大学心理学研究院教授,他回忆说,他遇到过一位同时患有糖尿病的饮食障碍症年轻女性患者。爱德华教授说:“如果有人患上了糖尿病,而且知道注射胰�u素可以降低血糖,这在一定程度上会给他放纵口腹之欲的理由,吃糖尿病患者应该禁食的食物,我觉得我的患者琳达也许就是这种情况。这种‘我有药物我怕啥’的想法是暴食症常见诱因之一。”
但在美国和其他一些地方的饮食障碍症治疗专家称,在患有糖尿病的年轻女性中,因为乱停胰岛素导致病情加重,需要进医院治疗或住院的事例逐年增多。有些医生指出,互联网在这其中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非糖尿病节食者在网上发帖,宣传服用清泻药物来作为减肥手段,而年轻的糖尿病患者则会在网上看到通过减停胰岛素来作为减肥绝招的信息。
这样的网站经常是忽然间倍受推崇,然后一夜之间门可罗雀,但是错误观念已经在人们思想里扎了根。比如在一个如今已经关闭的厌食症网站,一个网名为“女神G”的糖尿病患者发帖这样说:“我听信了网上的宣传,减小了胰岛素用量,我险些因此送了命。我停了胰岛素之后,每天吃高达16000千焦耳热量的食物,高糖饮料也照喝不误。5个月后,我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健康、头发、快乐和生活中的安全感,而我得到的只是体重从57公斤下降到了36公斤,成了瘦得弱不禁风的‘骨感美女’。”
权衡代价
一旦这些年轻的Ⅰ型糖尿病女性患者落入饮食障碍症的魔爪,她们所遇到的危险就远非保持苗条身材、摆脱胰岛素依赖这些心理需求所能相比。她们面临的危险是巨大的,从失明到肾衰、心衰和可能需要截肢的外周神经病变,甚至失去生命。美国哈佛医学院乔斯林糖尿病中心学者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患者的死亡率是没有限制胰岛素注射的患者的3倍。
“女神G”在她的文章后说:“现在我仍然在限制胰岛素用量,我已经无法停止这样做。我这样做值得吗?我的骨头很脆,口舌生疮,头发稀疏,烦躁不安,走路都困难。医生告诉我,我需要等到20岁的时候做血液透析和眼部手术。现在我18岁,却有着相当于90岁的身体。所以如果你患上了糖尿病,不要乱停胰岛素,一旦你这样做了就可能会一发而不可收拾。我痛恨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
寻求帮助
治疗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需要多学科综合手段,需要糖尿病专家和饮食障碍症专家合作治疗。理想的治疗团队要有一名懂得饮食障碍症心理机制的内分泌学专家,一位能够为患者提供帮助的糖尿病专科护士,一位有饮食障碍症治疗经验的心理学家,以及一位注册营养师。
治疗第一步是通过药物稳定Ⅰ型糖尿病型饮食障碍症患者的病情,以合理的膳食控制住他们体内的血糖水平,教患者不要将注意力集中在体重上,而要多关注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合理的运动。他们还需要帮助患者从心理上克服对于胰岛素的抵触,从而恢复正常的胰岛素注射。对于患者,这样做开始会有困难,但是恢复了胰岛素注射后,他们会感觉到身体健康,心理状态和精力水平都有所改善,这能增强他们坚持下去的决心。
亚历山大和爱德华都认为,图式疗法是治疗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的有效方法。所谓图式疗法,也称图式聚焦疗法,是包括认知疗法、行为疗法和其他一些疗法的综合性心理治疗方法,这个疗法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评定阶段,第二阶段是帮助患者将消极的思想和行为向积极的方向转化。所有的饮食障碍症,包括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通常初都是由患者追求完美的心理所引起,他们一心专注于自己的饮食和身材。爱德华说:“当一个人有了控制感,会感到自己的强大和能力,会有很强的自信心。但是隐藏在背后的原因,通常是患者无法控制的不为人所爱感、缺陷感和困惑感。如果不挖掘出患者的思想根源,不论我们怎样纠正患者导致饮食障碍症的行为模式,他们都会执着不放。”
饮食障碍症在治疗过程中旧病复发是常见之事,要想获得持续性的疗效,就必须帮助患者明晰他们的自身价值和生活重点,后续的保健方案包括定期的血糖和酮酸检查,而且需要专家、患者家人或互助团体的支持。
但是,特别是在南非这样医学发展较为滞后的国家,重要的策略之一是普及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的知识。内分泌学家需要对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患者的心理问题保持敏锐观察,经常询问患者的体重变化,给患者讲如何以健康方式保持正常体重,并且告诉患者,如果需要,可以找一些专门治疗饮食障碍症的专家。反过来,饮食障碍症治疗专家需要明白,如果患者患有糖尿病,他们也许需要使用胰岛素,并且可以和内分泌学专家一起来帮助患者。
患上了Ⅰ型糖尿病饮食障碍症的女孩克莉斯汀说:“我的一位病友去找一位治疗饮食障碍症的心理学家,那位医生没有留意她正在停用胰岛素,直到她后来险些丧命。我去找这位医生看病时,医生竟然责备我没告诉病友停用胰岛素的危害。这让我又羞又恼,但是我也轻松下来。他给我讲了怎样合理地控制体重,比如回到舞蹈课堂,这正是我喜欢的。他还告诉我,美国歌星凡妮莎・威廉姆斯和尼克・乔纳斯都患有Ⅰ型糖尿病。医生的话让我备受鼓舞,这两位歌星坚持了胰岛素治疗,他们看上去那样酷,我想,我以后也一定能把胰岛素治疗坚持下去!”
[译自南非《大都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