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的浪费有多严重,现在你安全吗

办公室里的浪费有多严重?据媒体报道,以一支不起眼的笔为例,中国制笔协会负责人透露,我国每年约消费45亿支笔,平均每人一年消费3支多。虽然全国人均平摊后看着不多,但实际上,办公室中的许多笔用了一次就被扔了。

你看到了?那是因为花在叶上,如果花开在叶下,你还会说花开了吗?

很多小事经不起“算账”,办公室里的种种消耗就是如此。不只许多笔用了一次就扔,其他情况还包括:灯一直开着、电脑从不关机、空调有人没人都在运行、复印纸使用大手大脚等。这些都是小小不言的事情,多少年来好像也没有人在乎,可“从来如此”,就对吗?

叶底开花人不见,我怎么会说花开了呢?

问题还不止于此。在这些物品的使用上,很多人往往存在双重标准,只要一离开办公室,“画风”马上就变了。那些“本该如此”的精打细算、斤斤计较,全回来了。给孩子削好的铅笔要计数、多了少了都要过问,家中的电器随用随关,至于那些能够重复利用的物品,更不必细说。

那就是了,现在你安全吗?

“变脸”跨度之大、速度之快,令人诧异。这也提醒人们,其实,节约、浪费等,都是相对的,不可一概而论。大抵就是,凡是属性为“公”的物品,不妨宽松再宽松;反之,一旦归“私”,则力求物尽其用。

安全,因为没有人要来杀我。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些年来,尽管舆论每年都倡导勤俭节约,而实际效果却总有不尽如人意之处的根源所在。办公室里的人们,并没有意识到,那支笔、那盏灯、那台空调究竟跟“我”有什么关系。或者再说得远一点,那个为公务接待而摆的宴席,是不是浪费,同样与“我”无关。

错了,只是杀你的人你看不见,就像是叶底的花,它一直在,只不过在暗中,让人看不到。

可见,遏制办公室浪费,一方面要积极倡导、引导人们注意小节,凡事不要马马虎虎、大手大脚,能省则省、能重复利用的则重复利用。这是一种美德,也是现代社会公民的行为准则。即便物质再充足,也要意识到节约的重要性,而不是把所有的公共物品都搞成一次性的。

你的意思是,暗中有人等着杀我?

另一方面,种种软性倡导之外,更需要制度层面的硬性约束。要知道,倡导很多时候并不能成为每一个人的规范。这需要时间,也需要激发每一个个体的内在响应,而如果人们都置若罔闻,或阳奉阴违,也会存在失灵的现象。终导致年年倡导,收效却不大。

你又错了,倒不如直接说有人在等着暗杀你。

预算的约束就是一种硬约束。即应该将办公用品、办公室消耗等纳入预算监管,设定具体的指标,并在实践中不断调适,选取一个佳的数值;同时,也要对支出的实际情况进行追踪,以确定是否合理、是否被切实遵守等。不要以为这是一个小事情,既然一支笔都能够达到数十亿的规模,其他的项目总量想必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因为你是陶渊明的后人。

总的说来,对所有公务支出实施预算、监管全覆盖,也是现代政府的必由之路。目前,公众高度关注的“三公支出”正在逐步纳入严格监管,相应地,诸如办公室用品之类的监管,也有必要跟上,以回应公众的关切。

就因为我是陶渊明的后人,所以他们才要暗杀我?

错了,我应该说你拥有去桃花源的秘图,所以他们才杀你。

对,他们想进桃花源。

桃花源不过是一个村子,他们为什么想进去?

因为江湖传说,桃花源里的人们都青春永驻,快乐无忧,那是因为里面有一眼青春不老泉。

我明白了,他们想进去喝不老泉的泉水,却不知道路径,而我恰好是陶渊明的后人,所以他们就来暗杀我,抢夺秘图。

那你为什么要保护我?

因为我不想让里面的人受害。

你不想喝不老泉里的水,长生不老?

不是不想,是因为我知道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狗屁的不老泉。

你怎么知道里面没有?

因为我知道,所以我知道。

好吧,这算什么狗屁的回答,

古道上,两个人走了一路,说了一路。一个是活泼开朗的少女,一双眼睛动来动去,似乎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看她灵动的双眼,便知道虽然没有江湖阅历,可那股聪明劲,足够让她很快学到很多东西。一个是剑眉星目的中年人,腰间一把宝剑,剑鞘古拙,剑穗上缀着一颗明珠,迎着阳光闪耀异常,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少女紧跟着中年人,嘴里还是不停“如果不是家里的牲畜都死了,我根本不会信有人要暗杀我。”

中年人轻笑道“如果我在家正喝茶赏花,有个人突然跑到我家,说有人要来杀我,我也不信。”

少女道“你怎么知道有人要暗杀我?”

中年人道“因为有人去找我,说了不老泉的事,还要我加入暗杀你的队伍。”

少女道“你是谁?为什么别人邀你加入?”

中年人停下脚步,看了看辽阔无垠的天空,道“我叫萧英,在江湖中人们都叫我无影剑。”

少女看了看他腰间的剑,羡慕道“你肯定剑法很高,所以他们才邀你。”

萧英笑了笑,道“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道“我叫陶小明。”

萧英失声笑道“什么?你叫陶小明?你祖上不是叫陶渊明吗?”

陶小明道“对呀,我祖上叫陶渊明,我不叫陶小明该叫什么?”

萧英点了点头,道“不错,你的确该叫陶小明,没有比这更好的名字了。”

陶小明看了看前面的路“现在你是要带我去哪里?”

陶小明道“什么山?”

陶小明疑声道“难道我们要去庐山避难吗?”

萧英呵呵笑了笑“除非你有更好的地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