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赦免后的死刑犯从我这里带走了很多爱心疫苗,叶甫根尼&middot

《幼儿园》电影剧本 编导/[被赦免后的死刑犯从我这里带走了很多爱心疫苗,叶甫根尼&middot。苏]叶甫根尼·叶甫图申科 编译/王琢
阴沉沉的天空,乌云密布。深秋的冷风刮个不停,一阵阵呼啸声,夹杂着落叶漫天飞舞,显得一派凄清。
克里姆林宫钟楼上的红星在空中巍然伫立。
一个年青的红军战士攀登在钟楼的顶部,手里拿着一大块深红丝绒蒙在耀眼的硕大红色五角星的表面上,并按照它的形状用粗大的针和线笨拙地缝制外罩。他不时地用牙齿将线咬断,接着又一针针地缝起来。
铿锵有力的钟声有节奏地在空中回荡,这声音传遍了全城。
旁白:“……一个新的,美好的世纪诞生了,目睹者正在消逝。人们不会忘记残疾儿童们的苦难。
鲍利斯·帕斯切尔纳克。” 白昼。
宽阔的广场上拥满了人群,每个人都神情紧张地擦肩而过,四处奔忙。
无数辆难民的牛拉板车从华西里·帕拉仁教堂前面摇摇晃晃地走过。
不同年龄的男男女女,手提着贵重物品排列成很不整齐的队伍也从大教堂前面走过。其中有白发苍苍、留着长长胡须的老人;怀里抱着一只大公鸡的老太婆,她边走边用手给鸡喂食。
沉思着的男孩瞪眼瞧着身边发生的一切。
一辆牛车缓缓地走过,老牛不时发出闷叫声。车上坐着怀抱婴儿的妇女。
又是一辆牛车摇晃着走过,赶车人用手抚摸着牛的头顶向前引路。车子上满载着来自农村的儿童和妇女们。
十多岁的小男孩——冉尼亚双手捧着盛着许多条金鱼的玻璃鱼缸,紧跟在牛车旁,鱼缸里的水被摇晃得向外溅了出来。
一头牛拖着板车在冉尼亚身边擦过。匆忙赶路的行人从冉尼亚的身边挤过。
冉尼亚两手捧着鱼缸呆愣愣地站在人流里观望着。
钟楼上的红星。一只手将一根大针穿进红星的布罩。做外罩的布垂下来,在凉风中随风飘荡。
大剧院的建筑物全部用涂了各种彩色图案的帆布伪装起来。
冉尼亚在德国飞机的残骸前走过。他来到大剧院前面的广场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载满难民的木板车在他的眼前闪过,有的妇女腋下挟着圣像走过。
一辆卡车驶过,车上载有许多镶着大镜框的画像。
民警在拥挤的人流里指挥行人和民兵队伍的行进路线。
一匹高大的骏马拉着一辆车奔驰过来,突然一声嘶叫,两腿朝天立了起来,吓得冉尼业急忙闪开。
街景。
街头宣传板的前面站着几名戴防毒面具的男子汉,准备随时应付紧急情况。
冉尼亚在大剧院的圆柱附近走着,然后停了下来。在他身后走过来一些戴着防毒面具的男子汉,他们把冉尼亚围了起来,其中一个人摘下面具,看着冉尼亚微笑起来。
无数量炮车从马路上行走的人群中驶过。紧跟在后面的是一队队民兵。他们在指挥员的口令声中前进。
民兵指挥员喊着口令:“左!左!振作起来,同志们!左!左!你们怎么了,同志们,没读过马雅科夫斯基的诗吗?左!”边喊口令边走近队伍里,对手提打字机的一个民兵好奇地问道:“……老爷子,你把这板都拉带到哪儿?”
民兵:“我研究的格鲁吉亚语和巴斯克语的有关工作还没有结束。我盼着战争结束后,我这工作还会有用处。”
指挥员:“什么时候?” 民兵:“战争以后。”
冉尼亚双手捧着玻璃鱼缸望着一队队民兵从身边走过。
指挥员继续喊着:“左!左!”
伴随民兵队伍前进的踏步声和一个个各种衣着打扮的民兵形象,回响起深沉有力的画外音:
俄国人需不需要故争, 请你们向寂静的深处; 向那辽阔的田野,
向那白桦和白杨树的丛林问询。 请你们问询 那些躺倒在白桦树下的战士们。
他们的儿子会向你们回答, 俄国人需不需要, 俄国人需不需要,
俄国人需不需要战争? 是的,我们都会打仗, 但不需要战争重现。
战士们在战斗中牺牲了, 长眠在忧郁的大地上。 你们可向母亲问询,
你们向我的妻子问询, 你们自然会明白, 俄国人需不需要, 俄国人需不需要,
俄国人需不需要战争? 衢心花国。
冉尼亚漫步在花园的小路上,路的两侧是一排排落了叶的白杨树,游人稀少。朝着冉尼亚走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象棋手,他身穿灰色呢大衣,戴着一副茶色眼镜,腋下夹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彬彬有礼地:“小男孩,顺便问一下,你下象棋吗?”
冉尼亚摇摇头:“不。”
象棋手自语地:“多么可惜啊!我今天多么想下一盘我得意的棋阵啊!”
象棋手转身向过路人:“请问,也许您会下吧?!” 行人不予理睬地走了过。
一名妇女手推童车穿过街心花园的小路。
在长椅上坐着一位老年妇女和一个四岁模样的孩子。
象棋手走到推童车的妇女的面前:“您好!” 妇女:“您好!”
象棋手边举着棋盒边示意地:“请问……啊……” 妇人摇摇头:“不。”
象棋手:“多么可惜。真令人失望,只好自己和自己下吧!”说着,他走到花园里的小桌旁边,打开棋盒,将棋子倒出来,一一地摆在棋盘上。
象棋手自言自语地:“我的全部对手:‘豪歇·拉乌里·卡巴帕兰卡、马克思·埃维和拉斯克尔,他们都紧急地撤退到西伯利亚了。谁也不知道我这个叫阿列兴的人……有些人认为我是个疯子,以为阿列兴迁居到法国了。”
一位少校军官走过来,靠近象棋手,站在他的身后,默默地看着。
象棋手:“您记住!一九四一年的秋天,阿列兴在莫斯科找不到任何人和他下棋!”
少校:“为什么找不到人?我和你一起下。”
象棋手高兴地笑了笑,随后同少校开始下起棋来。这时,两名过路行人从他俩身边闪过,顺便望了望。
象棋手:“好吧!你有没有什么下棋的级别?” 少校:“少年级。”
象棋手:“那你就走白色的,可以吧?!”边说边摆上棋阵。
少校:“这是典型的E—2、E—4阵形。” 象棋手似笑非笑地:“吓……吓……”
一个身穿翻毛大衣的女人和站在她身边的男人看着棋阵。
女人:“少校同志,看来一切都准备好了?” 少校:“现在一切还没有备齐。”
象棋手和少校继续在下棋,默不作声。旁观的女人和男人离。
女人顺便说了一句:“走吧,慌张鬼,走吧!你要向我们的军队学会沉着!”
冉尼亚手捧玻璃鱼缸小心翼翼地从土坡上缓步走到湖塘边,将鱼缸里的小金鱼和水一起细心地倒进湖里。
小金鱼在湖水中游上游下地翻腾。 冉尼亚的家。
冉尼亚在房间里认真地拉着心爱的小提琴。他的母亲和父亲坐在桌旁喜悦地听着悠扬的琴声。
室内。
房屋管理员身穿制服,脚上穿着一双长筒靴,头顶光秃秃的,他在自己塞满各种物品的小房间里兴致勃勃地唱着,声音越来越大:
可爱的城市, 可以安静地睡了, 会作出许多的梦, 春天里呈现出绿色。
房管员边唱边拉开衣柜的小门,将柜子里的各种罐头、鱼子、香肠、肥皂等什物整齐地摆了摆,然后满意地欣赏了一番,关上柜门。随着将一块写有德文的厚纸牌挂在胸前,对着穿衣镜望着他自己的模样儿,行着举手礼,提高嗓门唱着:
可爱的城市, 可以安静地睡了, 会作出许多的梦, 春天里呈现出绿色……
一阵叩门声:“房管员同志!” 房管员:“请进来!”
:“房管员同志,请不要在我们这栋住宅里吼叫吧!”
房管员应声说:“立刻!立刻就来!来了!” 冉尼亚不停地拉着小提琴。
冉尼亚的父亲和母亲相互拥抱,吻别。
父亲对着镜子戴上制服帽,整了整上衣的领子,然后将儿子的照片放进衣袋里。他站在门槛那儿默默地望着,然后离开家门。
冉尼亚的母亲微笑着目送离的丈夫。 车站站台。
川流不息的人群把整个站台挤得水泄不通。乘务员高声地喊叫着,想维持好混乱的秩序,但是无济于事。各种年龄、形形色色的乘客来自四面八方,他们有的手提小皮箱,有的手提装着鹦鹉的大鸟笼,高高地举过头顶,生怕被挤碎。
蠕动的人群挤成一团。喧哗声和机车的噪音交织在一起,在站台上久久地回响着。一些乘客手持车票用力挤上车,一些人将皮箱,大、小包裹及各种携带物品纷纷从窗口塞了进,另一些无票乘客则扒上了列车的车顶。

忘了说了,我不远万里,从火星来到地球,就是来搞掉它的!

《幼儿园》电影剧本 编导/[苏]叶甫根尼·叶甫图申科 编译/王琢
阴沉沉的天空,乌云密布。深秋的冷风刮个不停,一阵阵呼啸声,夹杂着落叶漫天飞舞,显得一派凄清。
克里姆林宫钟楼上的红星在空中巍然伫立。
一个年青的红军战士攀登在钟楼的顶部,手里拿着一大块深

被赦免后的死刑犯从我这里带走了很多爱心疫苗,原来他是一名极棒的推销员。我的爱心疫苗源源不断地被推销出去。几年后,我成了财富榜上的明星,他成为爱心大使。我把钱投入房地产开发,地球上林立地竖起来一座座摩天大楼,我操控了房子的价格,赚得盆钵满盈。

一名死刑犯刚刚被押往刑场,我及时赶到,枪下留人!我向他们推荐了一针爱心疫苗,注入罪犯身体后,他的眼神变得安宁和纯净。他已经弃恶从善,有关部门开始讨论死刑犯可否缓刑或减刑,甚至以赎罪的方式给他自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