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太奇是电影剪辑艺术的叙事语言手法,替他掖了掖被角

迟早有一日,她将展翅飞离我卑微的国度

基金项目:河南省软科学研究计划项目,河南省教育厅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郑州航院教育科学教育研究基金项目[zhjy16-]。
中国论文网 摘
要:蒙太奇是电影剪辑艺术的叙事语言手法,是成功影片不可或缺的关键。文章对韩国影片《釜山行》中蒙太奇的应用进行了探究。在简述了蒙太奇的概念以后,结合影片的故事,从迭起的悬念、因果的轮回、欲盖弥彰的谎言等方面,分析了错位蒙太奇、平行蒙太奇、隐喻蒙太奇、对比蒙太奇等多种技术手法的应用,指出了其对构造曲折情节、营造惊悸氛围、操控观者情绪等方面的作用,并引申探讨了其对渲染影片主题、表现人性善恶、深思人生哲理的功能。
关键词:叙事语言;蒙太奇;人性;釜山行 [中图分类号]:J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36–03
韩国影片《釜山行》自2016年9月上映以来,受到了极大的关注,某专业影视评论网站给出了8.3高分!该影片在韩国观影人次逼近1200万,成为韩国2016年第一部观影人次破千万的影片!影片结合时下流行的“丧尸”题材巧妙地表现了关于人性、道德等严肃的问题。影片讲述的是在开往釜山的列车上出现了丧尸,被其噬咬的人会感染病毒并逐渐丧失理智变为丧尸,人们为躲避丧尸,与其进行了紧张甚至血腥搏斗的故事。
精湛的影片叙事语言手法是一部电影获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一部影片的成功与剧本的好坏是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好的剧本不一定能够拍成好的影片,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不可否认,《釜山行》的剧本是非常成功的,里面包含了时下流行的丧尸题材,同时也有温情的部分,终还能透过这些表面的内容拷问到人们的灵魂深处;其高超的拍摄手法、特别是蒙太奇叙事语言的巧妙运用,是该影片成功不可或缺的关键。可以说,该影片是近几年恐怖电影的一个另类升华。
一.蒙太奇及分类
剪辑,在一部影片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同样的剧本和镜头,经过不同的剪辑,在影院一定会得到不同的反响。一部平庸的影片,如果经过一名高超的剪辑师重新剪辑和组合,就有可能呈现出大相径庭的效果,成为优秀的影片;但如果是一名水平有限的剪辑师,很有可能会因为他的失误而造成一部优秀影片的埋没,着名的影片《战舰波将金号》便是很好的例子[1]。显然,《釜山行》在剪辑方面做的是非常优秀的。
剪辑中常用到的一个艺术手法是蒙太奇。蒙太奇一词源于法国,早是用在建筑上面,指的是构成、装配,后来在电影艺术中,借用到了这个词语,指的是镜头间的组合,同时也代表着一种创作思想和观念[2]。蒙太奇的表现形式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叙事蒙太奇,以交代情节、展示事件为主旨,按照情节发展的时间流程、因果关系来切分组合镜头、场面和段落,引导观众理解剧情,它包括平行蒙太奇、交叉蒙太奇、错位蒙太奇、声画蒙太奇以及重复蒙太奇等[2]。另一类是表现蒙太奇,以相连的或相叠的镜头、场面、段落在形式或内容上的相互对照、冲击,产生抒情、比喻、象征的效果,引发观众的联想,创造更为丰富的涵义,它包括抒情蒙太奇、隐喻蒙太奇、象征蒙太奇以及对比蒙太奇等[2]。
二.蒙太奇式悬念
《釜山行》影片中,主人公石宇带着女儿秀安踏上了前往釜山的列车。列车缓缓地前行,舟车劳顿的石宇闭上眼睛休息,秀安好奇地望着开动的列车外面。这时,一个飞奔的男人迅速地将列车员扑倒,这引起了秀安的注意。镜头转到车厢内的一个卫生间,一个腿上布满血丝,不断发抖的女人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做错了,我做错了。女人的声音引起了一位公司高管乘客的注意,因怀疑是感染了丧尸病毒的人,他立即通知乘务员说卫生间似乎有一个奇怪的人。听到高管乘客的质疑,乘务员立马前往卫生间确认――此时,电影背景音乐变得急促,使得观者的情绪也随之变得紧张――卫生间门被猛然拉开,一个瑟瑟发抖的身体蜷缩在角落。当镜头拍摄到其头部时,观者悬着的心稍事平缓了一些――卫生间里是一位逃票上车的流浪汉,而非因感染丧尸病毒而发抖的女人。在这一小节中,影片运用错位蒙太奇的剪辑手法,让观者有一种心理上的错觉,以为打�_门后出现的会是发抖的女人,恐怖就发生在开门的一瞬间。然而当看到门内的并不是预想中的人物时,悬着的心稍微进行了一些喘息,同时也为发抖女人的出场埋下了伏笔。这种错位蒙太奇的运用,烘托了影片的紧张氛围,同时又逐步地释放出恐怖的气息,让观者逐渐适应影片令人心悸的情节。
“昨晚出事情的地方不仅是鞍山,总之不是单纯的示威,有人说是全国性的暴动。”正在列车上的石宇接到了公司金代理的电话如是说,电视里面播放着人群攒动的画面,影片在这个地方运用到了声画蒙太奇这一手法:一方是电话里的叙事,一方是电视上的播放,两个镜头不断地切换播放,让观者不免对两者产生联想:电话里的内容是否就是电视画面所表现的呢,两者的相互交替出现是否是在说明某些事实呢?同时,电话中“全国性的暴动”也为影片的后续发展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这样的“暴动”在这列火车上会以怎样的形式展现出来呢?
发抖的女人终在颤抖的行走中完成了丧尸的变异,并开始噬咬车厢内的乘客。车厢内人群开始骚动,并且不断地奔向安全车厢,看到这一幕场景,石宇马上抱起在卫生间门口的女儿随着人群奔跑。孕妇乘客和其丈夫速度较慢,已跑到安全车厢内的人们害怕追赶过来的丧尸,高喊着关门。石宇看着对面情景,犹豫中关上了车厢门。孕妇奋力地跑到了安全车厢门口,拍着门不断叫喊:“不要,不要”。终在秀安的坚持下,石宇将安全车厢的门打开,让孕妇及其丈夫进来,躲过了丧尸的穷追猛打。车厢门关闭的一刹那,无数的丧尸扑撞在关闭的车门上,给人带来窒息的紧张感。这一段采用了“后一分钟营救”[3]的经典剪辑手法,属于平行蒙太奇,指的是在剪辑的过程中将同一时间不同地点的平行动作交替切入,这样的剪辑可以使影片情节摆脱实际时间的束缚,不同事件的迅速频繁交替会造成紧张的气氛和强烈的节奏感,加强了电影的节奏和悬念,给人的心理和视觉带来了强烈地冲击[2]。一边是避难的人群,一边是没有人性的丧尸,安危仅在一扇门的开关之间,关上门尚可保全自己的性命,但门外的孕妇和其丈夫将成为丧尸的口中物。打开门,可以保全孕妇和其丈夫的性命,但可能会遭到丧尸的攻击。道德与人性,在生与死面前,如何抉择呢?是看着自己的同伴被丧尸残忍地杀害还是冒着危险救助同伴呢?平时我们口中所说的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在危难时刻能否真正地做到呢?影片在这个地方留给了我们一个思考。
三.蒙太奇式轮回
影片中,当列车到达大田站时,大家听从车长的指挥下车向安全的广场跑去,殊不知等待他们的是一大波的丧尸军团。人群立马往回奔跑,但由于速度不一,大家登上了不同的车厢。孕妇、秀安等人被困丧尸车厢,孕妇的丈夫带领石宇和棒球少年冲破三节丧尸车厢的围堵,开始了对她们的大营救。然而,可悲的是,当他们营救成功前往安全车厢的门口时,躲过了三节丧尸车厢的他们,却输给了一节车厢的自私:为了保全自己,安全车厢的人死死地将车门锁住,防止任何人的进入;终,棒球少年用棒球杆将车厢门砸开才艰难地挤进安全车厢。这个地方也同时运用到了对比蒙太奇的手法,过往石宇对孕妇及其丈夫的行为应验到了自己的身上,既可悲又可怜。人性的脆弱,真正的是不堪一击!儒家有云:今日之因,后来之果。讲的就是一个人今日做了坏事,以后会遭到报应的。影片中,石宇当初关门仅仅是为了保全女儿和自己还有其他乘客的安全,现如今,安全车厢的乘客同样是出于保全自己的想法而关上了可以让石宇一众人等求生的大门,世间的轮回就是这样周而复始地进行着。
安全车厢内的一对老姐妹,妹妹打扮得花枝招展,姐姐年老色衰简单质朴。由于那位公司高管乘客的自私,姐姐不幸成为了丧尸。当妹妹背对着车厢里冷漠的活人,看着忙碌了一生还来不及享福甚至后变成丧尸也仍旧是面带微笑的姐姐时,满心绝望,带着调侃的语句说了声“玩呢”,便把安全车厢的门打开,让门口的丧尸一拥而进,刚才的安全车厢瞬间变成了丧尸车厢。她绝望于把善良的人们一步步逼成坏蛋的病毒,更绝望于人心的冷漠!可怕的是,这位绝望的妹妹走向了极端,用自己和自私的众人为自己的姐姐陪葬。
逃离丧尸追赶后,在安全车厢内,石宇的电话响起,打来电话的正是石宇的母亲,疼爱秀安的奶奶。电话里的声音很急促,从内容可以推断出,石宇的母亲已经受到了丧尸的攻击并且开始进行转变。“你和秀安没事吧,石宇,我的好孩子,一定要照顾好秀安。”“我的秀安,我那么爱她,但她一心想找妈妈。”随着便是石宇母亲的被撕咬声,石宇双手颤抖地拿着电话噙着泪水,无须多余的言语,此刻观者可以推测出:石宇的母亲已经被攻击。简短的几句话语与表情,省却了不必要的篇幅交代。这里所运用的正是隐喻蒙太奇的手法,通过镜头或场面的对列进行类比,含蓄而形象地表达创作者的某种寓意。影片在这里婉转地告诉观者:石宇母亲变异前是一个非常慈爱的老人,在对话的过程已正在发生变异,同时情感也在发生变化,开始只是对孙女只想着妈妈而埋怨,后来则是咬牙切齿地怨恨,前后态度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这足以说明一件事情:�适�是没有任何情感的,它只是一具有血有肉的躯体而已。影片在这里留下一个疑问:当人类已经无视自己的内心,丧失自己的人性时,是否和丧尸是一样的呢?
四.蒙太奇式谎言
影片中,为了安抚骚动的人群,政府开始播报有关信息。可讽刺的是,播报的内容与镜头画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镜头从一个颤抖移动的腿部慢慢移到上面,这个正是准备救助发抖女人的乘务员,现在已经变成了丧尸;随着她的前行,电视在播放着“前一天,包括首尔在内,多个城市,在全国范围内发生了激烈的暴力示威”。镜头一转,在安全车厢内的乘客,为了了解发生的事情,大家纷纷掏出手机查询,却看到了一段令人心悸的画面:一群年轻人在街道上踩着滑板游玩,突然天空中的直升飞机上坠下来数不清的丧尸,少年立马被围攻。“市民和警方都有了大量的伤者,示威引起的混乱,使城市的部分地方一时瘫痪,部分示威队伍,砸碎警车,爬到屋顶上。”“对此,政府表明这是国家级灾难,为了保证国民的安全和防止事态扩大,采取了有力的措施。幸好,由于政府及时应对,暴力示威逐渐削弱,估计,短时间内将结束。各位,关于这次事件,有很多恶性谣言在传播,请别动摇,相信政府,各位国民的安全不会受到威胁。”镜头再转,整座城市硝烟四起,有的楼房正在火花四射。面对灾难,政府采用的是遮盖的回应,而为深受其害的人们想得知的却是事实的真相,人们常说“善意的谎言”,但与此同时,是否想到过被谎言欺骗的人的心里感受呢?在孕妇丈夫以及石宇冲破丧尸包围而救人的过程中,无意发现了丧尸在黑暗中无法看到他人而只能聆听声音,石宇利用列车钻过隧道的时间用手机铃声吸引了丧尸的注意,巧妙地躲过了它们的噬咬。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里,孕妇丈夫的手机铃声是“哦,必胜韩国。哦,必胜韩国。”对于国家的信任与热爱都融入到了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而在危机时刻,政府的做法不免会让人有些心寒。对比蒙太奇的剪辑将这两种态度进行了完美的演绎,让戏剧的冲突更具有张力。
“欲知前世因,今是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日作者是。[4]”所传达的道理是人活三世,前世、今世和来世,前世所做的孽你今世来还,只有你真正懂得了此道理并发誓今生要积极行善,那么你的来世就可以因为你的今生的善举而得到好报。
“组长,这个病毒是从运油船传播开来的,就是为了我们的计划强行救回来的那艘运油船”。当同一公司的职员金代理向身为组长的石宇讲述缘由时,真相水落石出。正是石宇所在公司对环境的破坏,才孕育了丧尸病毒。丧尸病毒之所以产生并且蔓延,完全是人为,而非天灾!
五.结语
影片的后半段,石宇为了保护孕妇和女儿,而被已经变成丧尸的高管乘客咬伤。独自一人站在车尾,在变异的过程中,眼睛变白,影片利用复现蒙太奇的手法将他过往的事情剪辑拼贴:望着阳光,脑海中浮现出女儿出生时的温馨,自己初为人父、怀抱女儿的开心、喜悦与自豪。带着这种美好的回忆,阳光下的影子慢慢消失,同时也暗示了石宇生命的结束,通过艺术的手法避免了观者看到他悲惨的一幕。
终,孕妇和秀安得救了,她们在漆黑的隧道里面前行,隧道的入口处是支离破碎的尸首,带着对未来的未知,秀安的歌声使她们被对面的士兵确认为活人并且得救了。秀安作为儿童象征着祖国的未来,孕妇象征着新生。两人都是女性,是传统意义上的弱势群体,可是,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她们活下来了,未来的她们会是怎么,又将何去何从呢?影片戛然而止,留下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思考。
参考文献: [1]周新霞.电影剪辑探微[J].电影艺术,2001:85~89.
[2]傅正义.电影电视剪辑学[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7.
[3]栗晓枢.影视语言之蒙太奇探究[J].电影评介,2011:77~83.
[4]林伟.“三世”概念与“善恶报应”――佛教中国化的一个范例分析[J].现代哲学,2006:90~95.

父亲熟知尹家琐碎事务,平日里负责照顾尹书小姐的生活起居。可他年岁渐渐大了,少不得把我拎出来。

印象中,尹书小姐总是优雅尊贵的。

回到家,尹书小姐笑了许久。从她断断续续的叙述里,我才大约知道发生了什么——尹书小姐的父亲准备给她订婚了。

他们的关系在那一瞬间仿佛被什么无形的鸿沟硬生生撕裂。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我知道,这场订婚仪式将无疾而终。

我还未及赶过去,艾伯德便早已慌里慌张地来到她跟前,蹲下身为她检查,甚至为她系好鞋带。她自始至终没有说什么,只是低头看他,目光微寒。

她动作娴熟地上车后,我正想关门,却见到不远处拎着大包小包的男生气喘吁吁地朝这边赶。我转头,等她示意,她却狡黠地弯了嘴角:“快走。”

我猛然反应过来她要做什么,却来不及阻止。我只能眼睁睁看她一跃而下,飞扬的白色裙摆犹如坠落天际的云朵。

不久之后,她告诉我,她有中文名字了,但还是不想读书。她的父亲极宠爱她,很快便花高价钱送她入了历史悠久的美国基督教中学。

那大抵,是我后一次见她。

我的想法很快便得到证实。那日,顾伯兮没有陪她,我开车驶过延安路,透过白色车帘,竟然瞧见他搂着一位戴巴黎贵妇帽、肤色白皙的妇人。

但……也难免失落。

球形的雪在她衣领处碎落,不少冰碴子化水渗进米色的毛衣,冻得她打了个哆嗦。我慌忙跑过去,想在父亲发现这事之前息事宁人。

他们的熟稔程度,比起尹书小姐同顾伯兮的熟稔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顾伯兮对人很友好,并未因我身份低下而对我轻蔑不屑。我从前觉得那是他有教养的表现,可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过来,对一个完全不值得自己重视的人表示礼貌,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我向来不惮以恶意揣度她身旁的人,尤其是顾伯兮,这位初见时西装革履,戴一副镶金边眼镜和一顶灰色礼帽,貌似斯文的先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坐在我身后,沉重地呼吸,却迟迟没有动作。我疑惑,转头望见她淡漠的神色,一时噤声。

尔后,车子的后座便多了一人。艾伯德身上有种法式浪漫,总喜欢极尽所能地讨尹书小姐欢心,他也如愿以偿,常能使小姐开怀。

窗台离地面不算低,下面是绿油油的草坪。

中学时代的她十分活泼,似是十分适应洋式教学。但当我打下车窗,看见那穿着一袭白色婚纱的少女如缥缈的薄雾向我奔来时,神经仍是难以遏制地跳了一下。

尹书小姐早早换了新装,见我时嫣红的嘴不自觉弯起:“裴深,你快点,伯兮还在老凤祥等我呢。”

与尹书小姐相反,我自始至终,都无法对他产生任何好感。

无论从身份地位,还是人才品貌,艾伯德都是位百里挑一的好夫婿,尹书小姐没有理由拒绝。

我将那方染血的手帕交予他,他颤抖着接过,目光有瞬间的怔忡,良久后,才哑声道:“你……见过书儿。”语气笃定。

我从没见过她,但直觉提醒我,我闯祸了。

我为尹书小姐可惜,总觉得他并非良人。

时下,富人家的女孩子,中学毕业后不去外国留学,便要结婚。她还没做好出国深造的准备,只能被迫订婚。

我哂笑一声,为她拉开车门,油门一踩,早已确定要去的方向。她心情愉悦,并不晓得我会抄近道,带她去看一幕她不敢想象的画面。

那大抵,是我后一次见她

她不免又催促道:“裴深,你干什么?父亲近态度好不容易转变,你可不许使什么小性子。”

顾伯兮忽然问不下去了,眼泪从眼角滑下来。我有些动容,走过去,替他掖了掖被角。

我深知,这是一场博弈。可若以她的性命为代价,我一定不能原谅自己。好在上天垂怜,她赢了。

她以为我是她父亲的人。

她的父亲气得晕倒,连日卧床不起。

我以为我不过会少见她些许年头,但我没想到,将我们隔开的,不仅仅是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而已。

我点头,他便突兀一笑。这笑撕扯他的胸腔,惹得他不停咳嗽,咳到后,终于涨红了脸:“你见过她,她……”

醒来的时候,我瞥见她眼底灵动的光彩。

那年的冬日格外冷,我拿着笤帚打扫庭院,扫着扫着,身后灰中掺白的雪已堆得老高。我环顾四望,瞧见没人,顿时玩心大起,蹲下身堆雪人。

我猛然醒悟,她便是我今后的主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