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虽然也是冰冻者,张逸仙来到青城山后遇到了张道陵

赌钱网站,小宝虽然也是冰冻者,张逸仙来到青城山后遇到了张道陵。『壹、谜底』
初冬的早晨,阳光透过窗子上摆的几株海棠花落进房间,虽是斑驳的光影,却很是刺眼。小镇的天气很是温柔,即便冬季,也是阳光普照。
我从梦中醒来,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房间中无处不在的阳光,让我有种被窥视的感觉。这种想法一浮现,顿时睡意全无。我拉了拉被子,慵懒的摸出床头的手机,看看表,竟然是十一点整!
似乎……好像……起……晚了。
我盯了屏幕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接受了这个不争的事实。可转念一想,自己也没有什么要紧事情,就释然了。昨天兄弟小宝和她女朋友闹分手,我陪他在酒馆喝了一夜的酒,说是陪他,可是依稀记得是我先醉的。分手这东西,害人害己啊。我蒙上头,打了个哈欠,还是很困啊。
滴滴,滴滴,滴滴。
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我不耐烦的拿起手机,嚷道,
“喂,你哪位?”
“您好,我是你的代理者,恭喜您激活了时间冰冻业务。即日生效。”一个冰冷的机械音从手机里传来。我一时有点懵,这是谁在逗我呢,我又没充话费,办什么业务啊。
“你打错了吧,我可没办过什么业务啊。”听电话那边还要说些什么,我连忙挂掉了电话。小样,想骗我,这可是比破吉尼斯纪录还难的。
忽略了电话的影响,我穿好衣服,站在窗边,眺望着整个小镇的景色。我的房间在公寓的十一楼,也是高层。每次起床我总喜欢陪着海棠花看一会儿窗外,那里有蓝天有白云,有熙熙攘攘的人群,还会时不时掠过几只鸟影。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可是街道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煞风景的黑点,咦,那黑黑的是什么,我揉了揉眼,想看清楚些,等我缓过神时,发现那黑点竟然变成了一行模糊的数字。什么?数字!我对此诧异极了,那行数字在我眼里越来越清晰,直到我能辨认出它的模样。00:28:46。它一直在变换着身形,精准的走着,像个悬在地上的秒表,一秒一秒的倒退。
去你个大爷,什么情况?我一定是睡太久出现了幻觉。我抬起头,望着深沉的天空。好蓝啊,好美啊,只是这个倒计时怎么回事!竟然挂在天边。可恶,离开我的世界,别让我再看见数字啊。我被这怪异的事情弄昏了头脑,拉上窗帘,躲进衣柜,爬到床底下,可那那倒计时就是随着我四处躲藏。无论怎样做,就是摆脱不掉它。完了,那倒计时像个催命的符号,印在了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无论我身在何处,它总是阴魂不散的显露在容易让我发现的地方。倒计时在冰冷的走着,把我的心也慢慢的封冻了。
我坐在椅子上,窘迫的满头大汗。这倒霉的倒计时怎么会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它走到零是不是代表着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不行,我要出门,不能一个人在这里等死。我披上大衣,锁上门,很快就到了楼下小宝家。敲门,敲门,敲门,我看着门上的倒计时紧张的不能自已,生怕耽误一丁点时间。屋里久久没有动静,我趴在门上悄悄的听着,里面隐约有人说话,但不是小宝的声音。
“主人,另一个时间冰冻者已经找到,方位显示就在门前。目前距离全面冰冻还有大约半个小时。”
一个机械音响起,让我想起了早晨的那个电话。
“我想我们是时候和他好好谈谈了。去吧,暂时先冰冻他。”小宝的语气很平淡,一点都不像我的二货死党。
我很讶异,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宝怎么和机械音在一起,还说我是那个时间冰冻者。难道我真的能冰冻时间?等等,它说我在哪?门前?他要干什么,冰冻我!危险啊!我抬起脚,向着电梯口飞奔而去,我拼命的按着1楼键,提示音滴滴的响着,灌满了整个走廊,我按着按着就没了知觉。
『贰、真相』
和煦的阳光洒在脸上,我睁开眼睛,一愣,这是自己家的阳台。窗户边那几株海棠花很是惬意的舒展着身姿,煞是美艳。眼前的倒计时倒是没了踪影,难道刚才的一切只是一个梦?紧张的心情渐渐舒缓起来,这可是劫后余生,以后我一定会热爱生命的,再也不睡懒觉了。吸上一口清新的空气,望着温润的天空,感叹到这美丽的世界啊,终于摆脱了倒计时,可以重新开始我的生活了。我掏出手机,看了看表,十一点一分,什么,十一点一分,上次不就是十一点一分左右出现的怪事么。想到这,我扭过头来死死的盯着街道,果然,那里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小黑点,00:28:46。可恶,倒计时又出现了,我挠了挠头,顿时不知所措,回到屋内仔细思索起来。
从醒来那个陌生的电话开始,我的经历就开始不寻常。时间冰冻,奇怪的小宝和奇怪的梦,再加上这怪异的倒计时。这一切一定有幕后黑手!我点了根烟,在屋内踱来踱去,不安的看着眼前的倒计时。发现计时结束后,不刚好是十一点半!隐约记得那是小宝在昨天约我喝酒的时间。
手机这时候又响了,我紧紧握着它,像抓住后一根救命稻草。
“您好,你的时间冰冻业务已重置,时间悬浮窗已开启成功。”仍是那个机械音,冰冷的说到。
“你到底是谁?我什么时候开过这样的业务?为什么倒计时出现在我这里?”我迫不及待,接连问了几个让我郁闷已久的问题。
“您好,冰冻者,请输入激活密码。”
“什么密码?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对待那头冰冷的声音,我愤怒不已。
“你好,冰冻者,请输入激活密码。”机械般的提示音一遍一遍的重复。我明白,这样下去,我是问不出来任何东西的。我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拿出纸和笔,写下我用过的所有密码。
“00544。” “密码错误!” “chinaliu。” “密码错误!” “Ilovepig。”
“密码错误!” ……
脑袋都想痛了,还是没有输入正确。我揉了揉太阳穴。去你的,我小声嘟囔道。
“密码输入正确。调制页面启动。”
整个房间开始暗下来,以我为中心刮起了猛烈的黑色旋风,世界的各种色彩随着这旋风渐渐变淡,慢慢的只剩下了黑和白两种底色。我长大了嘴巴,看着这一切,激动的不知所言,
“冰冻者,我是你的代理操作机。如有问题,我将向你解答。”一个黑白色的方块悬在空中,声音和电话里的如出一辙。
我看着温顺的方块,满腹狐疑。 “那,你,你为什么叫我冰冻者?”
“冰冻者隶属于时间维护局,他们的职责是维护时间的流逝。负责收集时间,传输给总部。每个星球都会有一部分对自己身份毫不知情的冰冻者,用于特殊任务的处理。而你,就是地球冰冻者的一员。”方块不假思索,向我述说着出现在我身上的怪异的事。
“喔,我竟然是时间的冰冻者!那是不是代表着我有特殊的能力,可以去调控时间了?”我从方块的话里了解到我可能下一秒变超人,不禁喜形于色。
方块慢慢变成了白色,在我头顶飞了一圈。慢悠悠的答道:“理论上按照冰冻者的能力是可以调动一个城市的时间的。不过您所在的小镇近出现了时间失窃案件,调查显示与冰冻者有关,于是在这个地域内,总部限制了所有冰冻者的能力。包括刚刚激活的你。所以如今你能调控的只有自己的时间。”
“刚激活就被限制,我这个冰冻者真是霉到家了。不过你说的时间失窃是指什么啊?这世界上还能丢时间么……”
小方块变换身形,在墙上投下了几张照片。
“时间失窃确切的说是一种时间丢失症。譬如这张照片,主人公在几日内迅速老去,而心智却停留在当前年龄阶段;还有这张,主人公一连睡十三个小时,起床后仍是困倦。这张……还有这张……”
我看着照片,当时就懵了。第二张的主人公不正是我么,我以为只是睡了个懒觉,可是时间竟然被盗了!我照了照镜子,黑黑的眼圈。活生生的一只大熊猫。
小方块突然变成了黑色,煤炭般的模样,它的声音颤抖着,不停的向我发出警告。
“请注意,冰冻者7号,时间失窃案已查明。”
“一切案件为冰冻者2号违规收取时间所致。总部命你立即搜索2号位置并阻止其作案,2号代号为,小宝。”
听完这个名字,我眼前一黑,怎么会是他! 『叁、败局』
我不能逃避,不能逃避。
小宝虽然也是冰冻者,可他从未和我提起过这件事情。在我陪他喝酒陪他难过时,他竟然偷取我的时间,对我而言,这是怎样的一种失望。快十一点半了,我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去迎面这个伪装的时间盗贼。我收起方块,揣在兜里,向小镇的BG酒吧走去。街上行人越走越少,等到接近酒吧时,街道上全是佝偻着腰的老年人。这是一个不好的征兆。
“7号注意,冰冻者2号已经偷取了更多人的时间。对于冰冻者而言,拥有的时间越多,力量也就越强大。”方块在兜里向我传音。
听到方块的旁白,我马上停下了脚步,
“什么?那这场战斗我不是输定了么,我只有自己的那一丁点时间,怎么能和他比!”
“建议你先了解一下他的情况,实在不行就用真爱唤醒他。这或许比战斗更有效。”
“……” 我才发现原来真爱还可以这样用。
酒吧里灯光闪烁,人影绰约,吧台上摆满了红酒。环顾四周,我并没有发现小宝的身影,那舒缓的曲调让我放松了警惕,我端起一杯红酒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坐下,慢慢品味。
“你还是来了啊。”小宝的声音突兀的在我身后响起。像颗子弹贯穿了我的胸膛,刚喝下的一口红酒瞬间化作冷汗流了出来。
“嗯,我……我来了,不是…说…好今天要…一起…喝酒的么!我,我怎么敢不来。”
“你来就好,我有事情要告诉你。”小宝苍白的脸露出了微笑,有种惨淡的色彩。
我望着他,觉得他的身影还是那么熟悉,心里害怕的情绪一扫而光,眼神里尽是疑惑,这段日子发生了什么让他变成这般模样。他看我欲言又止的表情,摇了摇头,然后递给我了一张纸,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各种符号。
“这个世界,真的美好么?难道你没有发现,很久以来,我们都被困在了一个叫做命运的牢笼里。所谓的偶然,不过是时间里的必然。你若逃不过,就只能选择屈服,带着悲愤苟且偷生。可我和你不同,我有力量,也有资本与这命运抗争!”
小宝眼里尽是疯狂,白纸上的符号也随之泛着红光,这让我的手心有种灼烧的痛楚。可比起这疼痛,他说的那些话更让我惶恐,锥子般敲击着我的心。与时间抗争,做命运的主宰。我真的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么。
他端起我面前的一杯酒,猛饮了一口。用有些颤抖的语气,说道,
“其实我是绝对相信你的。你现在拿着的那张纸,是我用收集到的一百年时间打造的时间锁。激活它,时间将在你身上停止流逝,也意味着你不用再惧怕死亡。怎么样?我知道你和我一样,也是冰冻者,不过这才是冰冻者真正的的秘密。而我,选择和你分享。”
我捧着那张纸,像捧着烫手的山芋,不安的怀疑道,
“你这样对我,一定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自从无意间发现你偷取了我的时间后,我就知道我们之间那么多年的感情,在你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我能感觉得到,现在,在你的眼里,我只是一个陌生的人,一个可以利用的人。你别妄想我会相信你。”
小宝的身躯猛的一震,眼神里掠过一丝茫然。那种眼神,是小宝之前人畜无害时才会表露的。可那种迷雾般眼神并没有持续多久,转瞬间便被风吹走,苍白的脸上换上了阴鸷的神情,眉毛拧在一起,像是要把坏字写在脸上。
他对着前台招了招手,背过身来突兀的对着我说,
“那么,这个世界对你来说,终结了。”
“十一点半时,我会用我拥有的时间冰冻整个地球,用来换取这个世界的时间。你不与我为伍,这会是你此生做出的,错误的一个决定。”
我看了看墙上的倒计时,还有一分钟。不行,小宝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我不能再对他心存幻想,必须要阻止他。可是身为冰冻者的我又能做些什么呢。小宝喃喃了两句,就转身离开了。
我刚想追上他,可手中的纸仿佛活了过来,以一种有规律的轨迹绕着我的头顶旋转,封锁着我。这是什么情况,我要被灭口了啊。我呼喊着方块,它在我兜里猛烈的晃动起来,发出红色的光,直刺白纸,一阵硝烟过后,方块向我传音,
“冰冻者七号,你能力已解锁,一百年时间已获取。我虽挡下了这样的时间攻击,但不能再继续陪你了。我离开后,你一定要收取冰冻者二号的时间之力,保护这个世界。”
方块消失了,兜里空空的。我在烟雾中挺起身来,向着远处的小宝走去。不了饶恕,不可饶恕,我一路走去,身边的事物都因我的存在而逐渐静止。
冰冻者的记忆像大江大河般涌入我的脑中,我望着小宝,眼神像冰一样冷酷。
“别再挣扎了,你不会赢的。疯狂过后永远意味着付出代价。”
酒吧随着我的声音的落地,陷入死一般的沉寂,漂浮着的声音都被我冰冻了。小宝孤身一人在慢慢的向前走着,
“代价?可笑,我已经改变了原本的命运,在我的世界里,时间就是我自己。而你终究会葬身在时间的坟墓里。我已经赢了,你打不败我的。”
他的脚步很是沉重,一步,两步,三步,像时间的流逝,缓缓而不可阻挡。
还有十秒钟。 还有九秒钟。 还有八秒钟 ……
够了,这个世界有我爱的大多数,纵然我从此消失,也要捍卫他们。用冰冻者的究极一式,成功施展后,这一招会耗费我全部的生命能量。
侠恻弹!!!
小宝望着我隐约的笑,我的身体迟钝起来,眼前的倒计时也消失了。那用生命凝结的一招似乎已不能施展。倒计时结束了么?我不甘心啊
为什么, 为什么我无法保护我所爱的世界。 我需要力量, 需要力量啊!
我的眼圈泛着红光,那所有的渴望都仿佛如实质般扩散到空气中,冻结的时间转瞬间松动了一点。
我的身体顿时涌出狂暴的能量,将整个酒吧笼罩在内。慢慢延伸,铺满了整座城,整个个都市,整个地球,整片星空。
再见了,我爱的世界。
后恍惚中,我仿佛看到了小宝在我的身旁哭泣,撕心裂肺的喊着,
“你赢了,你赢了,你醒过来啊,醒过来啊!”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们。
但愿你们能记住,冰冻者的故事。 这里有时间和命运。

刘生正要开口,但想到江湖人心险恶,迟钝了一下,对青衣高士说道:“不知前辈出身何门何派?晚辈或许与前辈是同出一门呢!”青衣高士哈哈大笑道:“你小子还有点心思,无妨与你说了,贫道乃是张道陵座下大弟子青山道人法号玄仙。”刘生心里有些疑虑,刘生的师父刘玄忠才是张道陵的大弟子,为何这里还有一个前辈自称是张道陵的大弟子。青山道人看着刘生满脸是怀疑的神色笑了笑,就把自己过去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
青山道人本名张逸仙,益州人,从小就喜欢读些道家经典。幼年时候,张逸仙听说青城山上有一位得道高人,就从数百里外徒步来到青城山。张逸仙来到青城山后遇到了张道陵,年过半百的张道陵遇到少年张逸仙,两人就聊了起来,这两人都是奇人,无所不聊,后聊到了老子五千真言,尽是互相钦佩。张道陵从道学里面悟出了绝世武功玄天功和天罡剑,于是就把武功传给了张逸仙。张逸仙在青城山上待了二十多年,在这二十多年内,张道陵创立了五斗米道,收了很多弟子,但是没有人知道张逸仙的存在。张道陵膝下有子,天资聪颖,无论是道学还是武学方面都有很高的成就,但是张道陵的后人当中有一个小子叫做张鲁,年纪虽小却是十分霸道。张鲁也是十分聪明,仅仅十岁就担心张逸仙将来会统领整个五斗米道,就处处与张逸仙作对。张逸仙此时二十多岁,不会去跟一个小孩子为难,一直隐居在青城山某个地方。张逸仙一直注意着青城山的发展,看着张道陵收得徒子徒孙们,但是他不能露面,因为张鲁在张道陵身边说了很多坏话。张道陵收的弟子都有法号,玄字开头,于是张逸仙给自己取了一个法号玄仙。张逸仙在青城山待了很多年,却一直不曾拜张道陵为师,而张道陵一直把张逸仙当作挚友看待。随着青城山弟子越来越多,某天夜里,张逸仙拜别了张道陵,并留下了这些年来所创的天道玄门剑法。张逸仙离开青城山后,用了十年时间走遍大汉十三州,与江湖各路高手切磋,并写下了《武林流派》一书,记录了大汉所有武术门派和高手。
在闯荡的十年里,张逸仙遇到了白衣老者,两人所思所想十分相似,就成为了挚友,过得几年就在这荒山中隐居了起来。
刘生听完以后,也想起了自己在青城山时的情景,师侄张鲁处处排挤有能力的道人,包括自己。在青城山上,若不是刘玄忠护着刘生,刘生早已被撵下山更不可能修行玄天功。刘生心中隐隐作痛,就把自己所会的武功说了出来。刘生花了十年时间练到了玄天功第三层,后面无论怎么练都练不成第四层,此后内力增长十分缓慢。三年前,刘生开始修炼天罡剑法,内力猛增,三年后内力几乎增长了一倍,天罡剑法也练得熟练。刘生无论用玄天功第三层还是用天罡剑的心法,都可以运使天罡剑法,只是威力大小有些差别。
青山道人听完后冷笑道:“好可恶!”刘生看着青山道人满脸疑惑。青山道人接着又说道:“你既已练成了天罡剑法,玄天功第四层也就练成了。”刘生疑惑的问道:“师叔,我怎么就练成了玄天功第四层?”青山道人就一五一十告诉了刘生。玄天功是内功心法,共分为七层四个阶段,前三层就属于第一阶段,进展或快或慢在于个人体质,练成后可与江湖二流好手一较高下,而要运用天罡剑法必须具备第三层玄天功力。如果要发挥出天罡剑法的威力或是完全练成天罡剑法,必须练成玄天功第四层。当四层练成以后,再重新从第一层练起,当练到第四层时功力就会陡增一倍,这时就能练成玄天功第五层,也可以使出一门极厉害的音波功《天罡吼》,而且一身内力可源源不断的使出来。玄天功第四层和第五层同属于第二阶段,若是练成就可以与当世一流高手一分高下。玄天功第三阶段第六层并没有什么心法,修炼起来却是特别的凶险,要把所有功力散尽从新修练回来,但是练成了就是绝顶高手了,功力深不可测。玄天功第四阶段第七层若是练成就可以天下无敌了,只是当世只有一人练到了第七层。
刘生与青山道人聊完后,明白了很多事情。刘生向青山道人磕了三个头,青山道人微笑着接受了。之后的一段时间,刘生在青山道人的帮助下很快内伤就痊愈了,并在青山道人的指导下练到了玄天功第五层。刘生一边修炼内功,一边向青山道人和白衣苦佛修炼武功招式。青山道人这些年从天罡剑招里悟出了两套掌法,一套是《摧心掌》,一套是《天罡掌》,一并传给了刘生。白衣苦佛有一套拳法唤作《大力金刚拳》和一套杖法《伏魔杖式》也传给了刘生。
刘生与青山道人相处多日后,本想回青城山去问个究竟,但青山道人告诉刘生洛阳城近有大事发生不可错过,并让刘生仔细阅读《武林流派》以备洛阳之用。不知《武林流派》究竟有些什么内容,请看下章解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