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被地板上摇摆不定的树影给诱惑了过去,他却穿得衣褂有次序

进入2013年的夏天以来,老张像是变了一个人。

海伦凯勒的故事:

以前,大家都叫他铁公鸡,吝啬得对待自己都很苛刻–想见他吃一顿肉、喝一杯小酒都很难。可现在不一样了,老张脱胎换骨了:每日三餐,至少有两顿带肉:红烧肉、排骨、五花肉……

刚满周岁那年,一天傍晚,母亲趁太阳西下以前,放了一盆热水为海伦•凯勒擦洗身子。可是,当母亲自浴盆把海伦•凯勒抱了起来,放在膝盖上,正想拿条大毛巾替她包裹身子的时候,海伦凯勒的目光,突然被地板上摇晃不定的树影给吸引了过去。她好奇地看着,看得很入神,眼珠子动也不动一下,而且还忍不住伸长小手扑了过去,好像非得揪住它不可。

工地上的工友揶揄他开窍了。老张笑说:“人活一辈子,亏谁都不能亏自己。至于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嘛。”大家暗笑他死要面子,明明人老胃娇贵,味蕾也变得更加挑了,却非把自己说得那么有境界。

当时,母亲虽然已经注意到海伦•凯勒的眼神,但是看在母亲的眼里,树影不过是平常又自然的现象,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所以,她万万没有想到海伦凯勒会使出这么原劲儿往前倾,结果不小心一溜手,竟让海伦•凯勒滑倒在地,哇哇大哭个不停。母亲知道女儿受了惊吓,飞快地将海伦•凯勒搂进怀里,连哄带骗了好一阵子,海伦•凯勒才安静了下来。

老张去车站接从北京读书回来过暑假的儿子,那一天,天热得像下了火。别人都是短裤短袖,他却穿得衣褂整齐,长袖的上衣,及脚跟的长裤,像个不合时宜的怪人,一路回头率很高。

事隔不久,母亲一个人静静回想这件事情发生的经过,她发现海伦凯勒的观察力似乎特别灵敏。通常一个周岁大的婴儿,应该是懵懵懂懂的,对什么事情都没有企图深入了解的倾向,可是海伦凯勒却别有细腻的之思,甚至于想用自己的肢体去感受变化的奇妙。当然,跟大人比起来,海伦凯勒的表现并不成熟,如果跟其他的婴孩相比,可就不能不算特殊了。

晚上喝酒时,大家说,老张,你个大老爷们大热天的,微小说怎么像个娘们似的,喝个酒干嘛还衣褂整齐?老张瞧瞧文绉绉的儿子,笑笑不语。老王笑话他:“以前你不都是穿个大裤衩子就喝开了嘛,今儿个有文化啦?”大家都笑,笑老张在文绉绉的儿子面前,居然也装起风雅。

而为人父母的,能幸运地生下一个天赋优异的小孩,当然是得意洋洋啰黑马被地板上摇摆不定的树影给诱惑了过去,他却穿得衣褂有次序。!每逢亲朋好友到家里做客,不谈起女儿也就罢了,一旦话题转到海伦凯勒身上,母亲心满意足的喜悦,就会自然而然地从言谈中流露了出来。

工地上什么都简陋,洗澡也是,找个没人的空地儿就行。以前,大家都是你帮我擦擦背,我帮你搓搓灰,互助又有乐。而今晚没人帮老张,大家都起哄:“老张,让你的大学生儿子给你尽尽孝道,今儿个也让他那双沾满文气的手给你擦擦背。”

但是这份喜悦到底能持续多久呢?当父母亲正兴高采烈畅谈海伦凯勒美好未来的当儿,海伦凯勒却莫名其妙生了一场大病,这场大病不但夺走了父母心中的希望,更使海伦凯勒变成一个看不见、也听不见的小女孩,而且她脾气更暴躁起来!

老张的儿子不仅有文化,而且很孝顺,立马走过来说:“爸爸,今儿个儿子来帮您擦背。”

可怜的海伦凯勒,该如何去面对一个没有光线,没有声音的世界呢?这真是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通常教育一个五官健全的孩子,已经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了,更何况海伦凯勒又瞎又聋!也许,父母亲他们可以猜测、也可以想像海伦凯勒的心情,但是他们绝对无法体会,就如同海伦凯勒无法体会正常人的生活一样,他们真的无从体会。

老张的眼睛湿了,记忆回溯到十几年前自己帮儿子洗澡的情景。是呀,自己都五十多的了,还没享受到儿子给自己擦背的滋味呢。虽然如此,但老张还是使劲地摆手,坚决不让儿子擦背。就连单个儿的洗澡,都躲着儿子,一个人端着盆跑到僻静的地儿去了。

起先,父母亲采用实验的方法,一次又一次地尝试,虽然他们失败过无数次,但是日子久了,也摸索出不少要领,他们除了被动地猜想海伦凯勒的比手画脚,有时也教导海伦凯勒凭藉肢体动作,表达喜怒哀乐。

大家都笑:“老张呀,老张,你可真是没出息。一个大老粗,见着个读大学的儿子,就羞成这样?”大家笑,老张的儿子也跟着憨憨地笑了起来。

另外,海伦凯勒也学习运用触觉去感受周遭的事事物物。就这样一点一的累积,四、五年以后,大凡孩子们用眼睛、耳朵能感受的,海伦凯勒都能以触摸的方式领略。只是父母亲不是残障教育的专家,所以海伦凯勒学到的肢体语言,只有父母才看得懂,至于外人可就很难说了。

老张的儿子在工地上陪着大家过了足足两个月,帮大家干活,给大家讲北京的新鲜事儿。而老张,也足足地穿了两个月的长衣长裤。大家都说,一开始如此“庄重”也就算了,难道还一直这样庄重下去?更何况,在自己儿子面前,还用得着如此吗?老张每次都笑笑,任大家怎么说,也不肯换短打的夏装。起初,大家还都认为老张迂,再往后大家就觉得老张是怪了。

向来关心女儿的父母亲,也一直挂心这个问题,尤其他们想到自己终有年老体衰的一天,到时候要是海伦凯勒仍然不能跟外人沟通,那海伦凯勒往后的遭遇,将是非常悲惨的。于是,在海伦凯勒七岁那年,他们从外地请来一位受过专门训练的莎利文老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