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下躺着的尸体不过是他们众多客户中的一个,也有人说这种痕印是一种甜蜜的惆怅

刻在心底的痕印

他为她放弃了死神的使命,她为他恋上了凡间的痴爱,一切轮回就在那一瞬间的东西,因为能逆天改命,却躲不过上天的惩罚,注定爱,注定错过,注定有缘无份。

时间:2017-06-30 21:34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H市热点新闻:本市地产大亨莫元平三天前莫名失踪,今日清晨在滨海公园的灌木丛中发现其尸体,据法医解剖结果得知,莫元平系溺水身亡,死亡时间为两天前,案件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人的一生,每天都会遇到不同的男女,就像风一样,风过无痕。但在这苍茫人海中总有一个人,她曾经路过你的心,留下永远不能抹掉的痕印,深深的镌刻在你的心头,无论时光流逝,时空转变,雪雨风霜,她的痕印不曾褪色,不曾消失,随着时间的脚步,这个痕印还会越来越深。这需要多少缘分才能留痕?才能成为一生的记忆?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认识你,是上天给我的恩赐;认识你,是我一生的缘分;认识你,是我红尘中美的歌。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谁是我此生之知己,谁是我此生之伴侣?从来也没有认真去想过,也从来没有认真去追求过,可能那时还年轻。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但在我的大学时代,她却悄悄地走进了我的心里。日久生情,渐渐觉得她就是自己心中的知己、生活的伴侣、一生的爱人,我的心已成了她的俘虏。那时自认为自身条件很好,经过努力,会让她幸福的。但是人生的姻缘都不是一厢情愿的,自己的命运,也不是自己能够掌握的,很多事,很多时候,并不是努力就得以心想事成的。阴差阳错,种种原因,直到毕业分手,也未能向她袒露心扉。每每想起,在内心深处总是一厢情愿地,觉得错过了一生的缘份,失去了一生的伴侣,丢掉了一生的爱人。她在学校时的倩影永远地留在了记忆的闸门里,留在了心中美的相册中,她的举手投足在我的心底刻下了深深的痕印。她是我这一生,婉约的花,惊艳漫山遍野,她是我在灯火阑珊处,暖心的牵念。
人宜老,天不老,人虽断,情难绝。大学的相遇,是不期而遇的缘分;毕业的离去,亦是此生不舍得眷恋。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偶而从一个小村路过,借着浑暗的灯光,看清了她家乡村委会的牌子。这是此生唯一一次路过孕育她成长的地方;后来,有时出差乘火车经过她家乡小镇火车站时,也总是站起身来,总希望能再见到她的身影,哪怕说上一句话。每次看着渐行渐远的小站,总有一些伤感,和遗憾。三十多年后微信大学群的遇见,让记忆的闸门重新打开,敞开了心扉,放下了挂牵。浮世繁华中能够再与她邂逅是一种享受,错落红尘中能够与她心灵相约是一种美丽,三十年后能够与她相逢是一种来自心底的甜蜜!
她在渤海湾,我在珠江边,再遥远的距离,都无法阻挡我对她的思念和祝福,用浪漫的文字,甜蜜的柔情温暖一场相逢。爱在心间,相守便是温暖;情在心中,懂得便好。一种懂得,无论天涯,亦能相知;一种温暖,无论海角,亦能相牵。心与心彼此靠近,魂与魂彼此相依。无需浪漫的语言,彼此有情,无论此岸彼岸,她心永似我心;无需缠绵的心跳,彼此有爱,无论天涯咫尺,温暖心相依。将近三十年未曾见面,远隔万水千山,都以独特方式存在于彼此的心底,只在灵魂深处与她同行,只在精神领域与她共鸣。把自己对她的喜欢当成美好的回忆。不求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拥有,不求她爱我,只求在美的年华里,遇到她。让我这一生增添一份青涩的回忆和发自心底的牵念。
岁月静好,时光蹁跹,在月光如水的夜晚、在南国河涌小溪的岸边,梳理自己心中爱的思绪,展翅芳华,温暖相依。有人说这种爱的思绪,是思念留下的痕印,是一种幸福的痕印。有人说这种痕印是一种温馨的痛苦,也有人说这种痕印是一种甜蜜的惆怅。更有人说这是一种忧伤的痕印,痛苦也罢,惆怅也好,忧伤也可。这种痕印对于多情的人类来说是一种美好和幸福的回忆,是对每个人浪漫爱情甜蜜的追求,是对自己心上人深深的眷恋和一生的祝愿!珍惜这一生的遇见,不管时光错过了多少花开花落,不管日月错过了多少云卷云舒,也不管历经多少是是非非,我相信,那心中的牵念与美好,就犹如鲜花一般永远盛开在我的心中!相信,大学初对你的情愫与感动,也永远旖旎眉间!
2015-6-22

颜城和搭档大康坐在滨海公园的参天大树上,悠哉地看着底下忙碌的警察,表情各异的死者家属,还有指手画脚发挥编剧才能的观众。他们不对死者的死因或命运发表任何评论,底下躺着的尸体不过是他们众多客户中的一个,他们的任务只需将死者的灵魂收走,回阎王那里交差就行,这就是阴差的工作。

“爸爸……呜呜……爸爸……”一个穿着雪白长裙,长发飘飘的女孩儿穿越人群,不顾尸体发出的恶臭,扑倒在死者身上嚎啕大哭,紧跟在她身后而来的,是一位气质高雅的美妇人。

“元平!”美妇人落下了泪水,神情激动。

两人的到来,让原本神色各异的家属群体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大家齐刷刷看着这两个女人,心照不宣地交换着眼色。

颜城和大康轻飘飘在医院的重症病房门口落地,他们透过玻璃,看了看今天的客户似乎有些眼熟,颜城讶异发现,病床上躺着的,竟是一个月前滨海公园出现的那个美妇人。病床旁,一个憔悴无助的女孩子绝望痛哭着,嘴里不断呼喊着妈妈。颜城吃了一惊,是那个白色长裙长发飘飘的女孩儿。一个月不见,她消瘦了不少,眼睛红肿着,脸孔苍白,活脱脱像是坠落凡间悲伤的天使。

颜城凝视着她的脸,久久不愿离去,尽管做这行,让他每天面对死者家属撕心裂肺的痛哭呼喊,可眼前女孩儿的苍白憔悴,点点深情,如雨泪迹,将他的心紧紧揪起:“一个月失去了两位至亲,她太可怜了……”

大康不耐烦地摇头:“要是被阎王知道你动了凡心,扁你去地狱当苦力,你就更可怜了。”

颜城和大康吊着双腿坐在红绿灯横架上,看着底下熙熙攘攘的行人和车流,大康自顾自翻着生死簿,等着下趟任务的到来,颜城却眼睛发直地注视着神情沮丧,恍恍惚惚行走在马路上的女孩儿。

底下躺着的尸体不过是他们众多客户中的一个,也有人说这种痕印是一种甜蜜的惆怅。是她,依旧是那袭白色长裙,依旧是伤心落幕的脸庞,她的视线游离在现实之外,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突然,大康吃惊地大喝一声:“糟了!今天的生死簿上,有她的名字!”

颜城一看,果然,莫小言三个字端端正正写在上面。

马路上,原本不流畅的车流慢慢松动起来,一辆黑色轿车突然换道,往莫小言的方向冲了过来。颜城来不及思考,急忙飞身下去,伸手拥住了莫小言,用身体帮她抵挡了轿车的冲击,小轿车快速往两人身上开过,莫小言安然无恙站在原地,她费力想要凝神注视着他,可长久的哭泣导致大脑疲累至极无法思考,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大康在红绿灯上气急败坏地大声呵斥:“你疯了?”

颜城和大康双双跪在阎王面前,阎王大怒:“你们居然私自改变凡人生死!”

颜城连忙解释:“不关大康的事,是我一个人做的。”颜城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我不忍心……让她死在我的面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