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麒描述新世纪的诗歌现象时,让未来的自己幸福

我若不坚强,谁替我坚强?

中国是个诗歌大国,然而历来是热心写诗的人多,而热心评诗的人少。宋代诗人洪适早就说过:“好句联翩见未曾,品题今日欠钟嵘。”金代诗人元好问也曾发出“谁是诗中疏凿手,暂教泾渭各清浑”的呼唤。进入现当代,这种局面仍未曾改观。翻开刘福春编撰的《中国新诗书刊总目》,可以发现,所收录的诗人、诗集的数目比起诗评家、诗歌评论集的数目,要多出几十、几百倍,完全呈压倒优势。这种情况表明文人心中普遍存在一种重创作、轻评论的倾向,同时也说明想当一个称职的诗评家,其实也的确不易。也正由于如此,当我读到罗麒所着《21世纪中国诗歌现象研究》时,就不只是对书中所写的内容感到惊喜,更为诗坛出现了一位热心评诗的青年评论家感到欣慰。

时间:2017-06-24 16:03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这位青年评论家带来的不是某一首诗歌的评点,也不是某一个诗歌问题的专论,而是全景式地对中国新世纪诗坛的考察。写这样一部书是需要有实力、有眼光、有胆气的。罗麒是新世纪诗坛的亲历者,是沐浴着新世纪的阳光与风雨,伴随着新世纪诗人一路走来的。他阅读了新世纪诗人的大量诗作,目睹了这十余年来大大小小的诗歌事件,对新世纪诗歌有一种先天的贴肉感,对新世纪的诗人,尤其是青年诗人怀有深厚的情感。在对各种诗歌现象的描述中,罗麒采取的是客观、公允的立场,他更多地寻求对诗人的理解,即使是对某种诗歌现象予以批评,也是摆事实、讲道理,而绝无某些网络批评的自以为是。正是怀着对诗歌的热爱,对新世纪诗人的深情,才使他分外留心这一代诗人走过的匆匆脚步,记录下他们的创新与实验、挫折与进取、追求与梦想,从而使这部书具有一定的实录性,为当代学者的进一步研究,也为后代学者的诗歌史写作,提供了丰富的资源。

有时候,明明很难受,却还要忍着眼泪。
有时候,明明很委屈,却还要假装逞强。
有时候,明明很心痛,却还要努力忘记有时候,明明因为你变得难受了,却还要面对着你,强颜欢笑。
人生太多的有时候,有时候,我们受伤了,有时候,我们哭泣了,有时候,我们跌倒了。
无数次的爬起来,不顾一切的追求心中的幸福,那么遥远不可及的幸福。
我们却不知,自己早已在这追逐的路途中遍体鳞伤。
渐渐的体会到了,一个人要想自己照顾自己有多累。
难受时,要学会一个人默默的安慰自己,让自己走出忧伤。
生气时,要学会控制情绪,让自己不要因为生气做出错误的决定。
受伤时,要学会忘记,忘记那些让自己伤心的人和事。
挫败时,要学会相信自己,要相信自己一定能行!
听他们说,人生很美好,而我感觉的人生为何是如此。
我们都是为梦想奋斗的人,都渴望着自己能有着一个美好的未来,都为着这个梦想,努力的拼搏着。
努力的想凭借自己一个人的能力,支撑着社会所带来的压力。
努力的一个人默默的抗下一切挫折。
因为我们相信,只要肯坚持,未来总有那么一天,会因自己变得美好!
我知道,世界上有很多种人。
而在我们面前也有很多种选择,我们可以做一个小人,暗算他人,从中得利。
我们也可以做一名君子,体谅身边每一个人,原谅身边的小人。
我们可以做一个很三八的人,到处说别人坏话,毁坏他人名誉。
我们也可以做一名君子,讲述他人的优点,不与“三八”计较。
我们可以做一个自私的人,做事只为自己着想,不管后果是否有损他人。
我们也可以做一名君子,做事三思而后行,多为他人着想。
是的,人生给了我们很多选择,想做什么样的人由自己而定,费尽心机算计他人的人,往往都不会有好下场。
多行不义必自毙,终自会自食其果。
与其做小人,还不如做一名坦坦荡荡的君子,多交益友,远离小人,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很活泼。
却在听到一首歌的时候,变得沉默,变得悲伤。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很成熟了。
却在见到父母的那一刻,仍然假装孩子气,变得任性不听话。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懂得了珍惜。
却在朋友离去的那一刻,愣愣的站在那里,送上一句:常联系。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已经遍体鳞伤了,却仍然在朋友面前,假装坚强,强颜欢笑。
是的,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时常都这么问着自己。
每个人都是受过伤的孩子,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坚强的面对过去,用心的走好未来。
让未来的自己幸福,快乐,安康。 我时常问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却不知道人生难读懂的就是自己。 也许在他人眼里,我们还是一个孩子。
也许在他人眼里,我们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也许在他人眼里,我们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
也许身边总有那么一些人,在背后说着我们种种的坏话。
但要记得,自己要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不要在这些流言蜚语中迷失了自己。
人生难得事情,就是做好自己。 努力的做好自己,凭着良心做事。
总有那么一天,会被他人理解。
生命中,我们习惯的把未来想象的过于美好,总是那么不知足。
爱情中,我们习惯的把童话里的完美爱情当成了现实,总是感觉自己不够幸福。
生活中,我们努力的赚钱,渴望赚取更多的财富,以牺牲自己的青春为代价。
是的,生活中,我们对未来有了太多的向往。

罗麒对新世纪诗歌现象的研究,属于共时性的研究,即研究者与研究对象处在同一个时空之中。它的好处是有一种现场感、贴肉感,当然也容易有跳不出现场的局限,聪明的作者会懂得如何利用与评论对象同在一个现场的优势,但又要避免“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局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