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们就在邀月楼定的散伙饭,梓沐曾找过轩辕波

从初一开始,便认识了她,并且关系一直非常好,整天就像一对亲兄妹。与我们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男孩:轩辕波。我们三人一起吃饭,一起玩耍,一起同甘共苦。虽然,有时也有一些哭闹,却也总是一转身的时间就又嬉笑玩乐了。

忘不了,曾经有一个你;忘不了,曾经有一个我,曾经真心的一段人面桃花的相遇。此生无缘成连理枝,愿成护枝草,无怨无悔,护你一生安好。--引序

初二,我们依然是那样幸福。美中不足的是,我和波遇上了一个大问题,我们都喜欢上了梓沐,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表白。也许是心在作怪,不好意思说;或许是我们害怕伤了对方的心。后来,梓沐曾找过轩辕波,不知为何他没有答应。从此,我们之间的关系出现了破裂,但依然很好。

冷色调灰白的云层,无可预料地遮住了九天之外那灿烂的金光,无可名状的阴天给今天的散伙饭更增离愁别绪。

我们的关系之以维持这么久,主要是因为我和波不知道一件事:那次,梓沐被波拒绝后找过冥羽玄,她们恋爱了。为了不伤害友情,梓沐才不愿说出这件事。

因为明天箐竹就要走了,然后过几天我和艾琪也要离开。艾琪是我的女朋友,我和她基本上没有什么悬念,她答应我毕业后跟我回去一起工作。可是浩明和箐竹却是一磨就是四年。所以,毕业后我们就在邀月楼定的散伙饭。

于是,她们的事一直被隐瞒到高中,梓沐和冥羽玄才将这件事告诉了大家。从那以后,我便很少再去找梓沐,每天吃完饭或下自习后去看一下波却是一件“必然事件”。

“你小子再不表白就永远没机会了”,在走进饭店门口的时候,我拽住浩天的手往后一拉悄悄对他嘀咕几句:“或许你现在对她表白,她有可能会留下来的,试试看吧!”

终于,有一天,“世界大战”爆发了。

唉,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死小子依然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真是急死我了,都啥时候你到底在想啥?气得我给他一拳。

这天,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心中很是不安。自习下后,我像往常一样,先去找钰灵。

记忆像一盘录影带让我把它往前倒退吧!在我没有遇见艾琪之前,我。浩天。箐竹就是很好的朋友。记得那天浩天搬进我们那个609宿舍还空着的3号床位的时候,我还觉得很莫名其妙,因为浩天是本地人。后来才知道,原来浩天住校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陪伴箐竹。

“你怎么又来了?”钰灵不耐烦地问。

箐竹是辽宁人,高挑的身材,齐肩的长发,细腻的皮肤,穿衣服很有品位,在她身上少了北方人的粗狂而多了南方人的含蓄,绝对是男生心目中理想的那种女孩,可是在箐竹的身上似乎有一种慑人的气质,不容别人侵犯或是靠近,所以很多男生只有远远观望的份。

我回答:“没办法,这不是习惯吗?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来了。”

我不知道浩天和箐竹是怎么认识的,我只记得我是经过浩天才跟箐竹成为朋友的。我和浩天是一个班的,箐竹是另一个班的,上公开课的时候我们经常坐在一起,有空的时候,我们经常到南门去啃鸡腿喝啤酒谈天说地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坦。

钰灵不解地问:“这怎么可能?我不是那意思。都一年了老脾气还未改。”

可是看见别人都成双成对的我们还没有加入这个恋爱大军中去,偶尔郁闷的时候,我也会跟浩天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去找个女朋友吧?”

“不是因为你,我只是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我回答。

可是浩天总是说:“要找你自己找去,反正我现在还不着急。”

“怎么可能,你总是那样。好了,去找他吧,不然又该等不及了。”钰灵说。

“谁知道呢,没准你心里早有喜欢的人了。”我用拇指擦过鼻尖反驳他。

我像往常一样坐在波旁边,今天的气氛仿佛特别凝重,我们许久都没有说话,也未看对方。

他白了我一眼,不言语了,我就知道他被我说中要害了。

终于,波开口了,他不敢抬头,似乎有点胆怯:“问你个问题,如果我决定和梓沐做陌生人,而你只能选择我们中的一位,你会选谁?”

曾记得有一次打篮球的时候,我对浩天说:“追箐竹去吧?”

“这一定是一个单选题吗?”我不耐烦地问。

他默不作声,我威胁他说:“你不追那我追去了啊?”

“是,必须是单选题,并且是必选题。”波坚定地回答。

“你敢!”浩天怒目而视。

我不知到哪来的勇气,竟然在教室里开口大骂:“你他妈是不是有病,问我这样的问题,难道我们几年的友情竟如此脆弱。”

“哈哈哈哈!你呀!你!你这叫站着茅坑不拉屎!”我仰天长笑,死小子你终于被我逼的露馅了,你倒是继续装呀!

“我是认真得,你必须回答。”波默默地说。

那天晚上是箐竹的生日,我们又一起吃饭,席间我只看见箐竹的手机上贴着她跟一个男生的大头贴。却没看见她腕子上戴,早上浩天送她的施华洛世奇的手链。我只记得平时有说有笑的浩天那天晚上一句话也没有说只顾着低头吃饭。

“那我只能告诉你,我选梓沐,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你我以后是陌生人吧!”我伤心地说。

其实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的痛了。那小子有箐竹的QQ和手机号,但是大多时候他只是喜欢挂着QQ对着她的头像发呆。要么就是对着头像猛打很多字的长篇大论,然后再一个字一个字的把它们删除。看着她在线却不曾打招呼,生怕她忘记他,便只坐在电脑前,一手用拇指托着下巴颏,食指放在鼻翼,就这样一直等一直等,夜深了再抱床被子裹上,一直等她下线。有时候,我真恨不能揍他一顿,孬种!爱就去争取呀!何必这样痴痴等待!

波并不知道,我之所以这样回答,是因为我相信:我若选了梓沐,凭这么多年的交情,波不可能和我做陌生人的。然而,这次我错了。波是认真得,他从那以后再未理会过我,而我也开是怨恨梓沐。

三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浩天在网上找来很多漂亮的手链的照片,让我给他挑选。

我伤心地离开教室,路过钰灵时,我停了下来,小声说:“从此我不会再来了。”然后转身离去。

“嘿!嘿!佳明,来过来看看这些手链,你说箐竹会喜欢哪款。那款更符合她的气质帮忙参谋一下。”招呼我过去。

钰灵不解地大声喊:“你们怎么回事,紫缘,你给我回来。”

我一掌摁着他的头说:“你送我家艾琪一套,我就告诉你。”

我并未理会,伤心得离去。

“去去去!要送艾琪,你自己买去,别打我的注意。”他假装不耐烦的推开我。

我一个人默默地来到操场,在这里散心。望着那一盏盏灯光,望着那一轮金蜩,望着那一片夜晚星空,坐在那一片草地上。我反而更伤心了。回想起以前三个人的快乐生活,可现在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人在那同样的景色下回忆以前的快乐。

“那你自己慢慢研究吧!”我一脸轻蔑的白了他一眼,“送女生当然是让她自己挑好了,你这让我猜我哪能猜透呀!”

从此,波未再理会过我。我一直很伤心,并一直做着心里斗争,到底是应该放弃波还是放弃梓沐,我迟迟未能做出决定。

唉!他唉了一声!然后说:“今天可能是着凉了,有些闹肚子,你看见我的卫生纸放在那么?”

终于,我觉得,离开了波,我的生活将不在是生活。许久以后,我终于下定了决心,舍去梓沐,那一夜,我失眠了。

“呵呵,我看你除了箐竹,啥也想不起来了吧!”我继续嘲笑他:“给!悠着点用,我这也是花钱买来的。”我把自己的一卷卫生纸扔给了他,他一下接住没来得及说别的就溜进了厕所去了。

第二天下午,我将所有的事告诉了梓沐。

“唉!谁让你是我铁哥们呢,看来还是要我帮你一把才行呀!”我自言自语道。

她不解地问我:“你为什么会选我?”

于是,趁他去厕所的时机,我把他挑选的那几张手链的照片,用他的电脑和他的名义,给箐竹传过去了。并询问她喜欢哪款,后,她回复的是一款施华洛世奇的手链。那款手链的确漂亮,紫色的水晶,串联着一串翩翩欲飞的蝴蝶,戴在手上一定有如清逸脱俗的百花仙子。

我回答:“因为我不想放弃你,我离不开你,这么多年的感情,我想不到波竟如此绝情。”

“你干什么呢?”浩天突然从背后吼道。

“那你现在怎么办?”梓沐问我。

“给你当红娘呀!哦,不!是月老。”我得意的说:“小子,接招吧!人家回复你了,施华洛世奇的手链,这下你不用猜了。”

“我也不知道,好想念我们三个人以前的生活,都怪冥羽玄。”我愤怒地说。

他掐着我的脖子,一个劲儿的摇:“你呀!你!”

梓沐生气了:“以前,早已成为追忆。再说,我曾给过他机会,只是他不珍惜!”

“咋啦?我还帮错了不成?”我疑惑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