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叫姚清的妇女说道,我知道你叫 安嫣然

周六上午,阳光明媚。万户小区里格外热闹,小区公园里多了在家度双休的孩子们,他们吵着嚷着,打着闹着。忽然,一个孩子指着A区七号楼,惊叫了一声:“快看那里,窗户里冒烟呢。”几个大一点的孩子仔细观察了一下,忙不迭地跑了起来,边跑边嚷:“不好了,失火了,失火了!”

《彼时》
第一节2012年夏天,暑假结束了,我又回到了学校里,依旧循规蹈矩地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每天依然在仲夏的清晨中醒来,然后看见灰蒙蒙的天空透出朦胧的光,慢慢逐渐扩散开。
“八月过完了,就好像夏天就要过完了呢”我悄悄的在心里感叹了一下,不禁瞬间觉得时间真的是在飞逝。新的一个学期,新的一个开始,生活像是被按了一下重启按钮一样,周边一切的事物也仿佛重新被定义。我又在心里暗暗的对自己说,我一定要从以前的阴影中走出来,重新开始过自己新的生活。夏天的热浪滚过一张又一张学校同学们年轻稚嫩的脸庞,看着他们各个鲜活的模样,让我觉得年轻真好。读高二了,坐在班里天天对着一叠厚厚的灰色的书本,真是一件让人难受的事情。“杨阳,杨阳……你在在发什么呆啊?”同桌调皮的边用五个手指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边呼喊我的名字。我在想安嫣然,也不知道他被分到哪个班了。安嫣然是我外婆邻居家的女孩儿,小时候第一次在外婆家旁边看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很小的小姑娘,白白胖胖的像一个很可爱的小萝卜一样。总是穿着一条小小的白色公主裙,戴着一个大大的米色的帽子,当时猜想那顶帽子一定是她妈妈的,被帽子遮住的额头下面是一双很大的眼睛。我远远地看到她笑着也不和小伙们说话,在那里一个人蹲在地上哼着调调玩耍。直到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刚刚换上了高中夏季的白色带领子的短袖校服,来到一个新的班级里,坐在位置上晒着太阳看新发下来的课本,忽然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个声音很甜的女声在喊我。
“同学,同学,请问你是叫 杨阳 吗?” “是啊,你好”我笑着回答道 “你好,我叫
安嫣然,我们以前见过的,我家就在你外婆家的旁边,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我?”她站在我前面,我逆着光看她,她穿着短裙,脸颊粉红粉红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的关系还是被这夏日的阳光照耀的太久的关系,但是依旧很可爱的样子。
“记得呢,我们见过好多次呢,我知道你叫 安嫣然”我又对着她笑着回答道。
“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嘛”她微笑着看着我,并用手指指了指我旁边的空着的还没有人的坐的座位。
“当然可以呀”像是条件反射一样,想都没想就回答她到。
妈妈总是说我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她说我刚刚出生那会儿,有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总是好奇的的看这个奇妙的世界,然后露出一个微笑的表情,这时总是会逗笑大人们。所以妈妈给我取了一个很美的名字。“安嫣然”“嫣然一笑”当然,一直到现在我都是是一个爱笑的女生。很多人都说爱笑的女孩儿运气不会太差,我想这句话,真的是为我写的。我觉得一直到现在为止我都是很幸运的。
但是有时候也不是那么幸运,小时候 安嫣然 的
“嫣”字笔画太多太复杂了,经常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非常尴尬。还有这次高二分文理班,我和我一个很好的朋友被分到了不同的班里。记得还有去年的这个时候,上语文课我被老师点名起来问《荷塘月色》的作者名字叫什么,我一时想不起来,我那个朋友就在他的本子上写了“朱自清”三个字把本子推到了我课桌上,但是当时可能是比较紧张害怕,一下看错了,然后回答老师道“是
朱白清”随着老师一阵沉默过后,班上发出了巨大的笑声,简直笑坏了大家。后老师点名道让我旁边的杨阳起来回答,“是朱自清
老师。”他坐下来过后鄙视的看着我说“真笨,都写给你了,你还搞错了,朱自清说成朱白清”“呵呵~”我招牌式的尴尬笑容对他一笑。
但是总体来说还算不错,这又是一个新的开始在这个新的环境里,虽然一切都比较陌生,但是不一定是一件坏事,看吧,我就是这么一个乐活派的女孩。
窗外的阳光明媚,和去年刚刚上高中的时候一样,只是,杨阳你还好吗?也不知你怎么样了,真的不希望因为分班的原因,好朋友就变得没联系彼此疏远了。我知道他是一个很敏感的孩子,估计这会儿很孤单落寞在想我。
我喜欢上了班上的一位很干净男孩子,他叫杨阳,暗暗地喜欢他有一年了,从高一到高二,还好分班的时候,我还是和他一个班。有时候我觉得上帝还是很眷顾我的。
经常上课的时候不知觉的就看向他的座位了,他很安静,他的笑容的很明媚像阳光一样的美好。
不过他和班上的安嫣然关系看起来蛮好的,有时下课看见他们两个说话的时候,我故意从他们两个身边经过然后和他们旁边的女生闹一下,把自己的分贝调到大,影响他们说话。我不是吃醋,我只是不想杨阳被别的女生给抢走。我固执的认为杨阳后一定是属于我的,我知道这种想法很幼稚,但是这种幼稚能让我觉得幸福,这种固执也对我来说很美好。
不过好在现在安嫣然被分到另一个班了,不和我和杨阳一个班了,真好。女生都是这样有自己的小思绪,嘿嘿。只是上课的时候望着他,感觉到他这几天很不开心,他比以前更安静了。我找到嫣然了,她在4班我在7班,她在我楼上。那个阳光安好的下午,我做完班上的卫生后抱着一摞书走在走廊里,准备回家,然后我听见有人叫我,转身看见她站在我身后几步远,笑容灿烂。她也拿着一本书你在看什么书啊?我走过去顺势拿起了她的那本书“《我对流年说悲伤》单赢.着”“单赢”感觉这个名字好奇怪啊,还有,你为什么会喜欢看这么悲伤的书?我觉得吧你还是多看一些有阳光的书会好一些,尴尬的对她说了一通没有组织好的话。“还好吧,其实我挺喜欢看单赢的书,他就是那样的风格啊没办法的,呵呵。”“哦哦,那好吧”我对她又尴尬笑了一下。“一起回家吧”“好啊”校门口离车站牌有一段距离,我和安嫣然背着书包边走边聊着天。我们班里有一个男生追我,我觉得好烦。我:有人追你还不好啊。你应该淡然一点。我答应他了,我有男朋友了。我:哦不能再陪你一起了,你以后一个人咯。我:嗯车子不疾不徐开过来在我面前停了下来了,周围的同学都围过来,你挤我我挤你的。“安嫣然,安嫣然……”“什么?”“我觉得你是一个很美好的人,应该有个特别温暖善良的男孩陪在你身边……”“等一下再说,我们先上去”《彼时
》第二节今天晚上下雨了一直到下自习的时候。我没有带伞,但是我知道杨阳带了。我还知道他的是一把天蓝色的伞。他一般是班上后一个离开的,我知道每天晚上教室里的灯都是他关的。我经常会在离开后又悄悄的回来偷偷地看他。有时候他是一个人,有时候他会和安嫣然走在一起,那个时候我会安静的走开,我怕自己会忍不住心痛。但是今天晚上,他是一个人。我将知道,再不走,五秒钟之后他会与我“偶遇”到。5秒后……“丁玲玲,你没有带伞吗?”“嗯啊”我向他泯然一笑。“那——”他忽然转过头看向走廊外面瓢泼的大雨“那我送你回去吧”“好,好吧——,谢谢你!”我有点紧张的说,不过心里还是很愉悦的。下雨天的夜晚,从教学楼到女生宿舍的那一段路上面的白色路灯把整个校园里渲染的异常静谧,所以走在那里撑着伞很舒服,经常有一些小情侣在那里某个角落忘我的幸福的接着吻。我感觉他好温暖,我心里的温度也飙升上来了,从小到大,一直以来我都在幻想有这么一个人……没错我心目中的那个男生就是他啦。因为雨下的很大的关系,所以他把我送到了宿舍门口的台阶上。我不怕别人看到会怎么样。从未给自己鼓起这么大的勇气过,爱情有时候让人全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杨阳,我喜欢你,如果你也喜欢我你就点一下头”像是一句小孩子天真纯真玩笑话。他没有点头,他向我微笑着,轻轻说了一句“再见”很久之前就有班上的女生和我说班上的丁玲玲喜欢我。我让她们不要乱讲,但是往往越掩饰的就变得越是深刻。就在昨天晚上,我听见她对我说“杨阳,我喜欢你,如果你也喜欢我,你就点一下头”我当时有些害怕,所以装作没听到的,和她说了一声再见就匆匆逃开了。谢谢你喜欢我,但是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没错那个人就是安嫣然,我必须承认这一点。你们可能不知道,我是看着安嫣然一点点长大的,小时候虽然和她不是很熟,但是我每次去外婆家都会偷偷地关注到她。今天上午后一节是体育课我想找丁玲玲说清楚。远远的就望到她和几个女生一起坐在操场上晒着太阳肆无忌惮的聊着天。我走了过去打断了女生们之间无聊的对话,走到她的面前对她说了一句,“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然后,听到坐在那里的所有女生意味深长带着特有的似乎恍然大悟的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对不起,你不要喜欢我”我装作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说着“为什么?”她有点伤感“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是安嫣然吧?”“对我是喜欢安嫣然,我承认”“那祝福你,你和她要好好的”她慢慢蹲下身去了,然后我听到,她哭了。这一刻,我知道她很痛,我突然感觉也有些心疼。算了,抱一下她吧,安慰一下。我真是个混蛋。陌生人可以拥抱1秒朋友可以拥抱2秒情人可以拥抱5秒我抱着她不知道过了多少秒,反正是5秒的很多倍,但是我不是她的男朋友。我看着她一直哭,我的心里也很痛。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对不起。傻姑娘,我真的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多么希望我听到的都不是真的。我听到他说,“对,我是喜欢安嫣然,我承认。”像许多情歌甜蜜的歌词里面那般浪漫的样子。你是别人的了,我应该要祝福你吧杨阳,我心爱的男孩,祝你幸福。那些沿着走廊行走的时光不会被大雨覆盖。那些曾经他对我说的很温暖的话变成了我成长的保护我的坚硬盾牌。那些让我心痛的画面变成了我们有些暧昧的场景。那些都是真实的你吗这不是真实的你吧,一个炙热的心用爱来包裹着的你,我无法将我的情感收敛,只能将这种不甘愿化作一颗颗巨大的泪珠。
我听见它滑落下来,砸在空气里,砸在时间上,砸在了我的心脏深处.

孩子们的叫声引来了大人们,立即有人打电话报了火警,几个妇女围在七号楼下,指点着议论着。有人认得那个走水的房子户主。“那家应该是502,是刘奶奶家,她呀,腿脚不灵便,一天到晚不下楼。”一个叫姚清的妇女说道。

另一个妇女陈丽接茬道:“可不是,她丈夫走得早,儿子媳妇都在外地打工,哎哟,老太太可能在家里,这,这不是有生命危险了吗?”陈丽的话引来一阵唏嘘,接着几个男人火速往楼上奔去,他们对刘老太太家的情况也是门儿清,老太太家失火,无论如何也得把老人给救出来。

然而502室那扇防盗门紧紧地锁在那里,几个壮汉推搡踹拉,门丝毫不动。跟上来的姚清说道:“你们别踹了,消防队的车可能已经进了小区,他们来了,自然有办法了。”众人一听,果然远远地传来了消防车的警笛声。

“这下好了。”大伙儿都长嘘了一口气。然而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好,5分钟后,物业派了名保安上了楼,保安身后还跟着几名消防官兵,一个个苦着脸。

“喂,你们快动手呀,老太太在里面,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陈丽急切地喊道。

为首的那个消防官兵挠了挠头:“这,你们这个小区道路太窄了,我们的消防车开不进来。”

他的这句话像是一枚炸弹,立即在人群中引爆了。“这个小区道路是谁设计的?这不是拿大家的性命开玩笑吗?开发商的良心估计被狗吃了。”男人们骂道。

姚清接上了话茬:“可不是,这万一老太太死了,这官司可有的打了。”陈丽悄声地说道:“幸亏这回是个老太太。”

消防官兵忙爬上楼顶,从楼上吊绳子坠下来,从502室的窗户外的防护网爬进去,现场一片乱哄哄的,也没人在意陈丽说的话。只有耳尖的姚清听到了,她看了看陈丽,好半天没说话。

保安把楼道口站着的几个人往下赶,说是不能耽误消防官兵救人。于是几个男男女女顺着楼梯就往下走。

这时,那个上楼顶的消防官兵又下来了,搓着手道:“这,这可怎么办?”原来这幢楼是多层结构,最高只有六层。六层顶上光秃秃的,在那里拴绳子往下跳,这里面的危险可想而知。

正往楼下走的姚清听到这话,赶紧又向回跑,向那个官兵喊道:“要不,你们从四楼爬上去。这个楼层不高,每一层最多两米七八。”

消防官兵们一听,连连点头道:“对,这是个好办法。”

热心的姚清带头敲响了402室的门。好半天才从里面传来了一声“谁呀”。姚清急切地喊道:“快,快点开门呀,楼上走水了。”

防盗门这才“吱呀”一声被拉开了,露出一张苍老的脸来。他茫然地看着门外站着的一群人,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发生了什么事。

“老爷子,我们借用一下你们家的阳台,好吗?”消防官兵等不及了,说话的同时就往里面闯。

没想到那个老人一下子拦住了他:“不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