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很多钱不该花,我和圻之间的爱会像花瓣雨永远只能是一场美丽而缥缈的残梦

时间:2017-06-27 05:45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赌钱网站,祭祀亲人,贵就贵在用心,而不在糟蹋钱

原谅时光,记住爱!

觉得很多钱不该花,我和圻之间的爱会像花瓣雨永远只能是一场美丽而缥缈的残梦。从众、面子和营销,好办。只要保持理性就行了。旧风旧俗?各地红白理事会一劝阻,也就掰回来了;商家忽悠?他恨不能让你扎一个横店影视城烧了呢,图的是挣钱嘛。但是,认为自己在慎终追远甚至“弘扬传统文化”的,就得好好掰扯掰扯了。

光阴真的很长,长得可以抵得过地老天荒,永远就算再远,也远不过疏离与荒凉。再深的眷恋,也阻挡不了时光不断延伸的界限。一颗漂泊的心,终是跟不上岁月的脚步,愈来愈远。铺一纸素笺,,轻描一场轮回的感伤,,走过的痕迹,早已化作一串串音符,写进生命的乐章。时光,或许终究会被遗忘,但与你的遇见,却是我青春岁月里无悔的守候。——题记一我常常想,爱没有注释,也无需证明,只要爱过,天长也是一瞬,一瞬也是天长。假若当年我心甘情愿做一个且雅且俗的女孩,假若我不是那么羞于表达和害怕失望,假若我相信我原本应该相信的那双充满问候和喜悦的眼睛以及那双眼睛里所传达出的真挚爱情,那么,我和圻之间的爱会像花瓣雨永远只能是一场美丽而缥缈的残梦,永远无法承载住季节轮回的一切生命之舟吗?
认识圻是在二十多年前,我读初三,他读高三。那时的我是光芒四射的,就读于当地的重点中学,我酷爱文学,爱得深,爱得真,爱得很苦也很累。缪斯也给我相应丰厚的回报——我不断勤奋地写作,不断的在市级征文比赛中获奖,不断地参加市县举办的各种笔会,不断地收到各地同龄人的来信。而这些信,我回得很少,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回。但是,圻的来信却深深地吸引了我,诱惑我一页页的读下去。凝视着那些抒写的有生命的文字,一种不经意的沉重袭击了我的心,我听到有滚烫的泪水默默流过我的心际,我有一种千古知音相见恨晚的感觉,于是我很郑重真诚地与他做了朋友。

从此,两地飞鸿,翩翩而至。他的信,像房间里吹进许多新鲜得如同清晨的草坪的空气的味道,惬意极了!我们谈起了学业,谈起了彼此的爱好,我惊讶地发现:我们原来各自津津乐道的书竟是同一本,原来在不同生活环境里我们都在反反复复倾听齐秦的同一首歌《大约在冬季》。
我们很自然而然地彼此互赠了照片,照片上的他脸白皙清爽,喜欢将嘴角微微扬起,隐着一丝目空一切的笑意。秋意在不知不觉中渐深渐浓,一个好风好日的星期六下午,我收到了圻的一首诗,诗写得很美:目光艰难的触及你的文字/眼里映满了丽影孤芳/我悄盼的凄苦/便依红叶而变作萧萧的诗行/撩拨心弦点亮一盏心灯/我托秋风/追随你的芳踪/飘落幻化出缠绵的音韵/如火如炽/诗末,添了一句:我能来见你吗?
我没有拒绝,也根本不想拒绝,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在我日记中温和的大男孩在我生活里占据特别的位置。我也常常惦念牵挂着他,我一直诧异于对他的思念,他仅是朋友之情,但又是如此的深挚,如此的铭刻在我心底,使我一想起就觉震颤。我渐渐放下自己的那份胆怯,不再刻意逃避与他交往。

秋季的一个周末黄昏,斜阳将漫天云雾染成一片火红。我刚走出校门,迎面,闪着他的流荡着问候和喜悦的眼睛,靠在墙壁上对我微笑。或许是出于害羞和必须隐瞒的高兴吧。我径直走到他面前劈头就问:“你真的来了!高三了,你不怕学习紧张?”没什么,我的成绩一直很优秀的,只是想看看你。“说完侧过脸朝我诡秘地一笑,我只好点点头,跟着他拐上了学校的小花园。
在我和圻相处的短暂的时间里,说不出为什么,我总是会开心得和他说个不停。
晚饭时,他带我去一家小餐厅,自告奋勇地请我的客。他总是不断地把好菜夹到我碗里,我却因为感冒而不断地打哈欠,回到宿舍,他像大哥哥似的将毛衣取下来穿在我身上:你好好休息吧!多多注重身体,我该返校了!此刻,我非常明白,圻一直在试图告诉我,他是多么的喜欢我,多么乐于照顾我,他将是一个十分体贴周到无微不至的“恋人”现在想来,我不能不为自己感动。所有这一切,我都置信不疑。但我无法把它与“恋人”两个字联系起来。我们都还太年轻,任何一种希望都是渺茫不可企及的,昭示自身的命运和结局只能随其缘份。
四 第二年,在我们钟情的秋季,我收到了圻的一首诗和一封信。
偶遇的港湾在云雾里飘扬/风是心和心抚摸的向导/守住天明/留不住无语的春风/思念中我从此不再完整/悄盼的星辰滑过绿色邮筒/想你念你/全在这一枚方联里/我在灯下读着信,眼泪无声无息地滚落下来,是的,我也仍时时没忘记他世界上有一个叫圻的男孩。但我一直不敢去接受他,他太优秀了,在我眼里近乎完美,我不敢奢望能和他走到一起。

为了学业,我用了很长的时间让自己平静,我觉得圻随着他考上了大学,一切会离我远去。我去了湖大告诉圻:“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可能两年后我会考不上大学,人也会变得平庸俗气。你在湖大,有好多好多机会,认识好多好多优秀的女孩子,然后你会觉得我只不过是一个很平凡不过的女孩,你会后悔和我做朋友。“”你好不好,你自己不知道,我知道。”他打断我的话,“不管你以后做什么,我只知道我始终把你当成我认真爱的人。是的,你还小,我一直想告诉你,我是在等你,非常耐心的等,我不想落泪,不想故弄玄虚欺骗自己。虽然在课余饭后我试着将记忆尘封,可是早生的悲伤却泄露了我的秘密。我知道我在惦念着你。为什么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的男孩和女孩,像树叶和星星那么多,为什么我们偏偏没有错过机缘呢?这不是缘份又是什么呢?如果这是一个无言的结局,为什么现在的我还偏偏要爱个一无所有呢?”
面对圻的执拗,我没有再多说什么,我想时间会让人明白什么是真的和应该去相信的。

两年后,正如我所料的那样,我终于未能考上大学。我告诉圻,他却异常平静地给我寄来一张卡。卡上附着一句话:愿教清影长相守,笑尽人情未改。
但是,那时我却固执地认为生活是一个残缺的梦,有些梦想是永远没有机会实现的。我和圻之间的爱便是如此。何况我一直怀疑深沉含蓄的爱,怀疑天长地久永不褪色的爱,总拒绝相信天地之间真有这样一种永恒的灿烂,永恒的美丽。
我毅然决然地想去见圻,我想告诉他:我们注定是彼此生命的过客,面对现实,我只能永远走出他的生活。并且将伴随着光阴的流逝而终走出他的记忆。我记得当时我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很清晰“如果我不能让你无忧无虑的生活,如果我不能给你幸福与快乐,我也会很难过的。你别怪我太现实,我该走了,很抱歉,忘了我,就当我从没在你生命里出现过!”说完我震颤得不能言语。
圻听了,嚎啕大哭起来说“你没有必要为了自己的青春面对一个人抱歉,我这漫漫一生何求,只为等待彼此的一下回眸,你走吧!你不配拥有这样一份真感情。”
说完,他寂寥地转过身,仿佛筋骨在扭动,皱纹在爬行。仿佛顷刻成了一架弹不出声音的钢琴,一支吹不出曲调的竹笛。
沉默了许久,圻才噙着泪水对我说:“我尊重你的选择,没有我的日子里,你要好好珍惜你自己,但请你记住:我会永远惦记着你,直至生命的终结。”

时光荏苒,现在的我已是不惑之年,偶然在一部电视剧里,惊闻这句:“原谅时光,记住爱!”
抽笔,在雪白的纸上,藏记。 是的,时光是贼,再也没有这么恰当的比喻了。
在青丝白发间,惊觉日月的变迁。
谁还会无悔地说,美的年华,我们曾倾心的相遇,可曾无憾的留下豪言壮语,无憾与你,曾牵手走过?

是,大事需要仪式,仪式能凸显重视。有个清明节,这一天跟平常的一天就显出区别来了。按照一定的程序祭祀,确实能彰显哀思。但是,仪式一定要奢侈、豪华才好吗?不是。恰恰相反,豪华仪式大的问题在于空洞化、庸俗化。某种意义上说,花钱,反而是简化了这事。甚至连哭、上坟都能雇人代办,再热闹,心还在吗?早在魏晋,有识之士就看出来了形式害内容的问题。阮籍丧母,就故意不走通行仪式,该喝酒喝酒,也不哭,但是宾客散后痛得吐血数升。难道这不比豪奢的举止更接近孝吗?

说是老问题,梳理起来不外是:面子心理、从众心理。当地可能有大操大办的风俗,或者是这些年富了,手里有几个钱,想起老风俗来了。张三王五家都是这么办的,我也来吧!不然似乎显得寒酸、没面子。还有就是营销手段在推波助澜:烧个纸房子,分楼房、洋房和别墅,越来越贵,这正是差别化销售策略,瞄准的就是你的虚荣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