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结局都需石头紧抓梅子的根 这不是春天的设想 那时梅子的花,余生长其间近二十年

|火车的城| 中国论文网 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 城市 无论路途多么遥远
它��相隔的 其实不过是 一辆火车的距离 火车的剪刀 把原野的绸缎
裁剪成一件件花衣裳 一节一节的车厢 就像你你我我的城 有故事的和没有故事的
坐在一起 开一样的窗 看一样不回头的景 任何一声小孩的啼哭 都会叫人竖起耳朵
只有铁轨心怀鬼胎 始终不肯扣上大地的 胸襟 它无法交织的伤痛 让城里的每一人
气喘吁吁地奔走在 绸缎撕裂的路上 |雨 外| 天晴的时候你说下雨
它们在天边外滚动 不曾让一滴大雕的眼泪 落在别人的草滩
用沙尘打湿自己的胸襟 一如狂放的雪菊 在艰难的石头上 结下疼痛的幻象 远的走
其实都在走与不走之间 一把伞 就可分开雨 雨除了飘摇还有什么 能稳住孤独的走
与一片落叶的构想 淋一下万箭穿心 在雨外除了光亮 什么都比不了一把伞的
花枝招展 |山上的梅子| 山上的梅子 跑进七月 面红耳赤 似乎与人争执长久
不能碰触 树枝上的盘踞 今天要有一个结果 喜悦和紧张 充满夏天的血体
风中的枝桠 被一堆一堆的火苗 点燃 灰烬 还是肝胆涂地
每一结局都需石头紧抓梅子的根 这不是春天的设想 那时梅子的花
还在风中荡秋千 像个小姑娘 花裙在石头上飞舞 后来花变成小手 被雨水
被蜜蜂宠爱成了妖艳 而我还停留在春天里 这不是你的错 我给过的风雨 过于超量
让你承担不起 让你的内心充满血泪 连毛孔 连所有 都需一次安慰
我的错误我来掀开 我张开嘴 等待你将所有的控诉倾泄 这场审判 旷日持久
没有输家 |石 头| 不被说出 海枯 石也不烂 间隙中 伸出手掌 成为
别人眼中的一棵树 抓牢天空的风雨 和雷电 一直都在 被固化 波浪囚禁
始终充满不安的呼啸 不想破茧 你会是我 内壁里永远的安慰 石头和石头
相互模仿 却总在黑夜中争吵 深爱时擦出火花 一万年都在烧焦自己
如果哪一天石头奔跑 它会是我生命里顽强的 细沙 |百灵鸟| 还有哪一种歌唱
比它更贴着地面 牛在不远处 就像一座沉重的山 百灵鸟就在草边 从不去翻越它
牛的叫声长着角 摇着尾 草 常常绊根绊脚 侍奉羊的嘴脸 蚂蚱有些放肆
总是拖住百灵鸟歌声的 后腿 这样的局面 让草原后退 长出野韭菜 更露出狼毒花
百灵鸟的歌唱 在风沙中 烟熏火燎 在草原的鞍马上 我能看见天空 远山
草地和牛羊 我惟一看不见的百灵鸟 上下翻飞之间 给我一种无所不在的 歌唱
|桉树的我| 假如 如果有一天有如果 我 不会在桉树下 假装自己有一棵玫瑰的
花样 叫自己叫喊 却听不懂自己的心跳 山峦 早已遥远 不管不问怀疑的眼光
浪的深邃 都在挥手之间 在无关紧要的人眼里 桉树就是火山之后的 一个虚无
事实的红袖 在为天地宽衣 说穿了 这是一巷风 穿透一场雨 谁是谁非
天地也说不清楚 责任编辑 高 鹏
余述评: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湖北省电影家协会驻会副主席,小说《牛》曾获第二届冰心文学奖。

余生长其间近二十年,但「牛羊下来」

得家人影片,长林浅水,一如往昔。

莓苔之绿色与落叶之声息来!

沿岸的矮林──蛮野之女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