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在当代――2016・第十届中国工笔画作品展,培养小班幼儿的语言能力研究

培养小班幼儿的语言能力研究

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工笔画学会联合主办的“工・在当代――2016・第十届中国工笔画作品展”不久前在中国美术馆落幕。以历史回顾展、学术提名展以及全国征集作品展三个部分,展示了近30年来工笔画领域老中青三代艺术家的作品,让观众了解到国内工笔画的创作现状。此次展览展期不长,人气却不小。既有“外行看热闹”,也有“内行看门道”,工笔画似乎也一改传统的面孔,重新加入到了“小鲜肉”的行列……
中国论文网
“中国工笔画作品展”每3年一届,本次展览延续了上届“工・在当代”这一主题,旨在继续深入探讨工笔画艺术及其代表的内在精神,思考其在当代全球文化和中国社会文化转型中的意义所在,并关注其在创作语言、文化传承上的发展和面对的挑战。
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中国美术家协会驻会副主席徐里在展览开幕式致辞中表示:“通过这届展览,我们更加认识到,‘工的意义远在技艺工整之上,当代工笔画家在作品中追求更多的是当下语境的文化情怀、生活意趣和态度省思。”中国工笔画学会会长冯大中说,“第十届中国工笔画大展不仅关注到了一些具有现实意义、在题材上能够与时俱进的优秀作品,同时立足于当代文化语境,呈现了工笔画领域多元化的探索。展览三部分交互,相对完整地呈现出当代语境下工笔画发展的全貌。”
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范迪安则对“工・在当代”提出了三个维度的看法。首先是对“工”的理解,其作为工笔画的形式语言特征,同时也是在当代比较匮乏的工匠精神;在当代快节奏的生活中,“工”能够提供一种美学维度,在“工”的精神层面获得更多感知,从而更好地实现展览的社会文化价值;再次,“工”要落在“当代”,工笔画是一个开放的领域,这使得它在某种程度上具备了横贯中西、融通古今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展览在展览主题和入选作品方面都体现出了对“创新”的追求。展出的作品既有展现传统风格和技法的创作,也有展现工笔画领域多元化探索方向、例如含影像与装置等因素的独特作品。
问题:此次展览究竟“厉害”在哪儿?通过展览,我们又能看到工笔画在当下面临着怎样的挑战?其市场又呈现出怎样的景象呢?且听他们对《中国收藏》记者的问题给予解答。
曾健勇(“工・在当代――2016・第十届中国工笔画作品展”学术提名部分参展艺术家):
“如果转型成功,工笔画在国际上很有竞争力。”
此次展览和我们印象中的官方传统画种的展览很不一样,它很开放,并且开放的程度可能艺术家还跟不上。以前总听到艺术家在抱怨这种绘画展览的许多限制,而这次可能艺术家自己的开放程度还达不到展览的主旨――它希望更加拓展工笔画的边缘。总策划人范迪安认为,工笔画的当代性是这个时代的一个文化课题,希望工笔画更走向当代。
此次展览更多的是通过每个艺术家个案的方式向大家充分去展示,并且是把问题提出来,涉及面很广,地方的工笔画家都会关注到,我想这个转变对以后的影响会比较大,可能也是历史性的。对于此次展览提出的“工笔画艺术的当代转型”问题,我认为背后大概还有这样一个逻辑:我们中国画家如何利用本土的资源去做中国的当代艺术?我们有丰富的工笔画资源,这也是我们中国的语言,如果转换能够成功,它在国际上是很有竞争力的。所以这个展览的提倡有这种正面的作用。而这个转型的问题也是我自己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比如说我在找中间的一条道路,因为往一边走多了可能就变成传统了,往另一边走多了可能就变成模仿西方的当代艺术。
其实我没有一直在画工笔画,可能是我用的材料和画的技法与工笔画有重叠的地方,有时候被归为水墨,有时候被归为工笔。我所看到的现在更加符合工笔画定义的作品,大部分的语言还是没有更好地突破,可能还是因为工笔画定义的问题。本来是可以取消“工笔画”的,但因为多年来的约定俗成,工笔画这一画种还是存在,如果取消就没有这个领域了。若符合这一画种的定义,那么风格、语言就固定了,一旦超出就不算工笔画,而一旦算工笔画,在语言上就会没什么突破,所以这也有点奇怪,像个悖论。我们有时候会被归纳为工笔,有时候是水墨,有时候又属于当代艺术,可能这种问题在国外是不会碰到的。不过这对我个人来说没有什么影响,因为我一直按照自己的方式在创作,比如后来我也有做立体和空间的作品。
据我了解,工笔画的市场可能比水墨还要好一点,因为在工笔画的数量和中国人的接受程度方面,情况都要更好一些。我一开始是与美国、欧洲那边合作,之后也有�c内地、香港和台湾合作,到后来,内地的藏家会比海外还多一些。我们的当代艺术占领着一个主流的媒体,但是传统画种的区域特别广,一个地方的文化馆、从业人员都有画水墨、书法、国画或工笔的,他们做了这一行,周围就会有一些喜欢、欣赏、收藏的人去关注高级别的这种展览。像此次展览去看的人就很多。现在当代艺术展的观看人数和这种展览的观看人数,在量上面相差是很大的。
柳晖: “对工笔画的偏好成为了一种趋势。”
“工・在当代”展览作为由中国美协和中国工笔画学会主办的展览,可以说是目前国内规格高的工笔画专题方面的展览。从展览的人员和作品呈现上来说,体现了目前工笔画的水平和发展现状。
我认为本次展览体现了一个特点,就是从专家的学术观到部分作品,体现了对当代工笔画的探索,从表现形式到技法等等,扩大了工笔画的外延,或者说在重新架构和定义工笔画。和过去的工笔画大师相比,当代的工笔画有其明显的时代特征和元素。
目前国内当代绘画市场包括工笔画市场仍然偏冷,但从趋势上来说,普通消费者会偏向装饰性强且价位不是很高的作品,收藏者则可能更注重艺术家本身的发展定位和作品本身的学术性。但总体来说大家对工笔画的偏好,成为了一种趋势。由于这个时代信息的多元化、碎片化,以及艺术的商业化,对现在的画家来说创作和宣传都成了非常重要的手段,没有一定个人语言和面貌不行,没有市场化的宣传也不行。
但就作品而言,我个人觉得,过去千年的传承既是财富也是壁垒,绘画本身是思想性和技术性的综合呈现,当代工笔画家面临的挑战更多的是自身的积累和创新。
彭薇: “工笔技法是一本‘字典’。”
我从来不认为一个画家就是工笔画家。对我来说没有工笔画或者写意画这种概念,都可以画。我所有的创作方式是根据我的内容来走的。我觉得工笔画只是一个技法,技法就是工具,是一本字典。比如说法文的时候就要翻法文字典,英文就要用英文字典,它没有过时或不过时这一说。
我想工笔画技法永远都面对挑战。一个技法就需要你去改变它,就像石涛讲的“笔墨当随时代变”,虽然是笔墨,但你要变化,而且这个挑战不是指你面对工笔画的挑战,而是挑战自己。你要借助工笔这个技法,画出更有意思的东西,找到更有意思的语言。
我在必要的时候会用到工笔这个技法,在不必要的时候绝不会用。这对于我来说非常个人化。我参加了“中国工笔画作品展”的前几届。他们也想引入一些新的观念。工笔画不再是那种平面绘画,他们的策展方式也在改变。

工・在当代――2016・第十届中国工笔画作品展,培养小班幼儿的语言能力研究。时间:2017-06-15 12:07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语言能力,表现在人能够说出或理解前所未有的、合乎语法的语句,能够辨析有歧义的语句、能够判别表面形式相同而实际语义不同或表面形式不同而实际语义相似的语句的掌握以及听说读写译等语言技能的运用能力。

赌钱网站,摘要:幼儿三岁时是语言发展的关键时期,如何培养小班幼儿语言能力是家长、教师共同关心的问题。本文浅议了在家庭与幼儿园两种不同的环境中如何培养幼儿语言的表达能力。实践证明:家、园及全社会共同为幼儿创设让幼儿想说、敢说、喜欢说、有机会说的良好环境对幼儿的语言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关键词:想说;敢说;喜欢说;有机会说;心灵沟通

语言是人与人之间交流沟通的工具,三岁是人一生中语言发展的关键期。那么如何培养小班幼儿的语言表达能力呢?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提及语言教育,一般人会认为在幼儿阶段也就是讲讲故事,说说诗歌,每当与家长谈及这类话题,家长总是感到非常困惑,不知如何来教。经过长期的实践,我认为要让孩子的语言表达能力得到健康全面发展,应做到家园共育,共同培养。家园以及全社会共同为幼儿创设一个使幼儿想说、敢说、喜欢说、有机会说的良好环境对幼儿一生的语言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一、家庭中的幼儿语言教育

家庭是幼儿生命的摇篮,是孩子们温暖、安全、自由、快乐的港湾,家庭成员的讲话水平及语言表达能力直接影响幼儿语言的发展。因此,作为家长,在家庭中应做到以下几方面:

1.家长要做好榜样,培养幼儿学习语言的兴趣

3~4岁的幼儿正处在接受语言能力强的时期,这时候对孩子进行普通话的教育与培养,孩子也比较容易接受。家庭中家长以身作则与孩子用普通话交谈,积极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让孩子乐意讲普通话,特别是围绕孩子在幼儿园里的学习与生活,谈一些符合孩子语言特点的,孩子比较感兴趣的话题,让孩子乐于说、乐于讲,并时时要求她用普通话表达,从小培养幼儿学说普通话的兴趣。同时家长应注意用规范的语言来与幼儿进行日常交谈。

2.充分利用各种环境,激发幼儿想说的欲望

双休日家长可带孩子去公园、书店、游乐园等地,充分利用孩子们感兴趣的周围的景物,在玩的过程中教幼儿认识事物,鼓励幼儿勇于交谈,如与小朋友、售货员、管理员们进行对话。有时,也让孩子与小动物们、植物谈话。这样家长可以从中了解孩子们的内心在想些什么。孩子们的大脑中有了内容,自然会流露出想说的欲望,同时为幼儿的想象插上了美丽的翅膀。

睡前讲故事对孩子们来说是温馨幸福的时刻,孩子依偎在妈妈、爸爸身边,听着有趣的故事,不但是一种美的享受,还可以让孩子在不知不觉中接受到语言的熏陶,此时家长可适当的提问帮助孩子理解故事内容,让孩子通过说来表达对故事中人物的看法等等,从中培养幼儿的语言表达能力。

4.充分利用各种媒体让幼儿接受语言信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