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樾和他的对联,你是否记得一季花开等你来

我一直相信一个艺术家的作品风格和他的人生阅历是有联系的,不管他从事什么艺术:写作、书法、绘画,抑或是音乐。人生阅历是形成他作品风格的必要而不充分的条件之一。从今天开始,我会结合作者生平为大家介绍一些对联名家和他们的对联,说起来好像我会按时更新一样,嗯,这里就说一下更新的频率吧:每当我想起来的时候,我就会更新。

俞樾和他的对联,你是否记得一季花开等你来。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勿勿

自然、典雅,李渔和他的对联

时间:2017-06-11 18:18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随性、狂放,钟云舫和他的对联

皓月当空木槿间,清风飘柳玉笛寒。 行吟往日执红手,回望今昔守碧潭。
曲院风荷初邂逅,断桥残雪共婵娟。 相思入梦魂萦绕,泪洒飞花叹见难。———题记
我穿越唐风宋雨,带着温诗清词,轻踏着如莲的脚步,来到你的心湖,你可曾看见那千年的孤独?碧波荡漾,桂花飘香,而你在何方?似水流年,往事如烟,太多的无可奈何,多想,陪在你身边的人是我。立于紫陌红尘,隔着一帘秋雨,那么近又那么远。
寂夜飞花,一剪寒梅,你是否记得一缕青丝携白首?曲苑风荷,弱水三千,你是否记得一季花开等你来?彩霞万丈,醉卧青苹,你是否记得一世年轮圈温柔?水墨丹青,笑靥如花,你是否记得缠绵江南情无价?梆笛悠扬,指尖飞舞,你是否记得一曲凤求凰?月满西楼,凭栏眺望,你是否记得风雪路上少年郎?你曾说待到功成名就与我共赏阳春白雪,而如今独观花开花谢;你曾说待到山花烂漫与我执手菱歌泛夜,而如今持笔凄字慢写;你曾说待到柳絮曼舞与我定居三潭印月,而如今轻叹情字何解。想你,你在云里画里,想你,你在风里曲里,想你,你在心里梦里。若说,与你相遇是一场红尘盛宴,那么与你相守是一个毕生所愿。
十字路口,你向左我向右,我知道,我若挽留,你必定回头,可我怎么能让你忧愁。你曾问,是不是女孩都喜欢那些冲关一怒为红颜的男子。我不屑地说,周幽王,烽火戏诸候,失了江山丢了美人,一缕哀魂随风去。你问我之前我已然知道男儿有梦志在四方。你以为我要的是繁华三千,其实我要的只是你掌心的温暖。只是不知这一别就是经年,一别就是沧海桑田。两个高傲的人在一起,总有一个人会为爱低入尘埃。你说,没有你的日子请不要哭泣,你的心会永远与我相连,纵使海枯石烂,内心永远为我开一朵不谢的花。然而,人在天地苍茫间,心在飘渺云海间。还记得《天使的翅膀》吗?临别前夕,你为我清唱的离歌,一直在我脑海回旋。你说我是你的天使,我说你是我的翅膀,如今没有你,我如何能拥有天堂。
一尺素笺,诉不尽离愁别绪;半分温柔,留不住地老天荒;三千青丝,挽不回风花雪夜。繁星灿,暗香远,花开花谢花满天;夜朦胧,影叠重,唯盼相逢在梦中;鹧鸪天,相见欢,两阙清词忆江南;西风凉,尘满霜,一汪秋水暗含伤。你可知、春风十里不如你,你可知、水上鸳鸯思念你,你可知、红尘悲喜因为你,瘦笔一支,情思万缕,字里行间都是你。
轻拢一卷幽帘,倚窗而观,街头的那对情侣和曾经的我们好像。十指相扣,步伐一致,一路说说笑笑,眉间眼里皆是浓浓的柔情。我也笑了,我想,那一定很美。此生无悔情意钟,只恨相逢太勿勿,花落叶相随,月移星紧追,待到桃花雪,试问归不归?
文/九天银河qq793078728

淡雅、工丽,梁章钜和他的对联

从容、考究,俞樾和他的对联

稳健、狡黠,赵曾望和他的对联

朴实、诚挚,李彦章和他的对联

*乏善可陈,吴俊仁和他的对联

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又来了,今天的你在干什么呢?吃过月饼了没?喜欢吃火腿的还是蛋黄的?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历史上很多文人雅士都曾留下过不少佳作,苏轼的《水调歌头》又可谓是个中翘楚。今天我们就来看一看关于苏轼的一些对联——注意不要被标题误会了,之前那些人都是对联的作者,但今天这个人物,是对联描写的对象。

《水调歌头》是词牌名,同一个词牌名有很多作品。但是现在一搜这个词牌,显示的内容几乎全都是苏轼的这首词,足见其影响力。

说关于苏轼的对联之前我们先简要说下这个人物。可能在大家的印象里苏轼就是个文人雅士的代表,传统文学的高手,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都比较牛逼的全才。苏轼涉猎广泛,参加过很多领域的组织建设:

在宋诗领域,他和黄庭坚组成CP“苏黄”;

在北宋书法领域,他和黄庭坚、米芾、蔡襄组成“苏黄米蔡”神奇四侠;

在豪放词领域,他和辛弃疾组成“苏辛”二人组;

在散文领域,他不仅和欧阳修组成“欧苏”,还加上韩愈、柳宗元、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并称“函谷八友”“唐宋八大家”;

另外还有就是他和他爹苏洵和他弟弟苏辙也有个组合:“三苏”,而他则是“三苏中天才独绝”。

顶着这么多光环的苏轼可能在不熟悉的人看来离我们有点遥远,但实际上苏轼也是个普通人,也有自己人生的浮浮沉沉,也有自己情绪的喜怒哀乐。我们可以通过苏轼一篇小文章来体会一下苏轼这个人在平常时候到底是个什么状态。

余尝寓居惠州嘉佑寺,纵步松风亭下。足力疲乏,思欲就亭止息。望亭宇尚在木末,意谓是如何得到?良久,忽曰:“此间有甚么歇不得处?”由是如挂钩之鱼,忽得解脱。若人悟此,虽兵阵相接,鼓声如雷霆,进则死敌,退则死法,当恁么时也不妨熟歇。

有天我出去玩,走到松风亭旁边觉得累了,就想歇会儿。想想前面还那么远什么时候能到阿,我就陷入了沉思,想了很久忽然觉得,在这歇着不就行了么?一下子我就豁然开朗了。

有这种想法、写这种文章的人会是我们的大文豪苏轼?还真就是他。

说到这里再来看一首苏轼的诗吧,这首诗我特别喜欢,今天也推荐给大家。

空肠得酒芒角出,肝肺槎牙生竹石。

森然欲作不可回,吐向君家雪色壁。

平生好诗仍好画,书墙涴壁长遭骂。

不嗔不骂喜有余,世间谁复如君者。

一双铜剑秋水光,两首新诗争剑铓。

剑在床头诗在手,不知谁作蛟龙吼。

——《郭祥正家醉画竹石壁上郭作诗为谢且遗古铜剑》

我喝了酒就想搞事情,结果在别人家里雪白的墙上画了些竹子。平时我这么干的时候经常挨骂,没想到今天这人居然很高兴没骂我,还送我一双铜剑,我也回赠了他两首诗。

在苏轼生活的年代,律诗兴起已久、对联已经开始出现,所以相信苏轼对“对仗”这个概念肯定并不陌生。“一双铜剑秋水光,两首新诗……”写到这里,一般选手可能会直接沿着对仗的思路走下去;文艺选手可能会考虑“秋水”该怎么对,“春风”隔景了,“晚晴”似乎可以但跟前面内容不搭;而我们的苏轼是怎么处理的?这里就没有选择对仗了而是以“争剑铓”三个字缀在句末,真如神光一道脱壳而出,又如流星赶月势不可挡。这种处理显然比一般的对仗要厉害得多。所以说苏轼是天才,从这个小小的细节即可见一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