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作义曾言抗战,击发式手枪的诞生并不意味着现代手枪的开始

世界武器已经发展到了热核技术阶段,然而作为早的热兵器,枪械却依然是单兵自卫武器重要的装备。就在今年6月份,美国极负盛名的轻武器厂商柯尔特防务申请破产。相比飞机坦克的制造商,这家成立于1855年的公司,的确可以称得上老资格。但在枪械领域,柯尔特却是实实在在踩着别人肩膀爬上来的后起之秀。因为在枪械发展之初,曾经是百花齐放,各种怪枪、异乎寻常的理念层出不穷。

本文摘自:中新网,作者:职茵,原题为:《傅作义曾言抗战:“一息尚存,誓与日寇血战到底”》

经过历史的淘汰,这些奇奇怪怪的小伙伴都退出历史舞台,但它们为现代枪械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甚至也影响着今天的枪械设计。

一寸山河一寸血,1931年当日寇铁蹄入侵东三省之时,傅作义与50余名北方将领联名通电:“愿为抗日救国,捐躯摩踵。”1937年秋在太原守城时,傅作义在家信中说:“只要一息尚存,誓与日寇血战到底。”日寇还曾寻至山西临猗县安昌村傅家大院,将其拆毁盖成炮楼。如今,掩藏于历史烟尘中的傅家老宅,仅剩一个小院、几间旧房。

手枪应用于军事领域,可以追溯到16世纪中叶。1544年德国骑兵在伦特战斗中,对法军使用了打火枪。随后法国也出现了相同的手枪骑兵。在金属弹壳发明后,击发式手枪便出现了。然而,击发式手枪的诞生并不意味着现代手枪的开始,而是经历了较长的发展变化。

今年年初,从西安晚报走出的作家崔正来以半个世纪的心血,完成了120万字长篇纪实小说《傅作义》,上月经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近日,记者跟随崔正来的脚步,走进了傅作义故乡晋南临猗县,寻访傅作义这位抗日名将的传奇之路。

首先出现的击发式手枪就是外形怪异的、由美国人伊桑·艾伦设计的胡椒盒手枪,即多管旋转的击发手枪。接着,英国和欧洲大陆也开始生产此类胡椒盒手枪。

布衣将军

这种枪装有多根枪管,可连珠发射。扣扳机之前,需要用手转动枪管,对准带有击针的固定弹膛机构,用同一个击发机依次发射弹头。一般的胡椒盒手枪具有并列成圆柱形的多根枪管,大约可以6至8发连珠发射,多还有24管手枪。然而,这种可连珠发射的手枪体积大、重量沉,不太实用,而且击锤抬起时影响瞄准,所以随着转轮手枪的出现就逐渐退出了舞台。

旧宅湮没于民居之中

设计初衷:抛掷导火索榴弹

山西临猗与陕西洽川隔黄河相望,从洽川一端的万亩荷塘,穿过黄河浮桥便抵达临猗地界的吴王古渡,再在乡村公路上行车半小时,便是孙吉镇安昌村——抗日名将傅作义的故里。1895年6月27日,傅作义在安昌村的一户普通农家出生。5岁入私塾,16岁参加辛亥革命,从保定军校毕业9年后,他带领一师人马参加北伐战争,极早地显露出过人的军事才能,36岁便出任第35军军长兼绥远省政府主席。在30余年的戎马生涯中,傅将军历经了15年极为艰苦的抗日岁月。

淘汰原因:战场上容易发生自爆意外

如今,当年的傅家老宅历经岁月的磨砺,仅剩寥寥数间房舍。在日军追杀傅作义全家时,由于家人提早逃亡,扑空的日寇便毁房泄愤:拆掉傅作义父亲傅庆泰历时20年新盖的三座大院和傅将军为乡亲们捐资修建的平民学校,在黄河沿岸盖了许多炮楼。所幸傅作义出生时的老屋,因很不起眼和村民对日寇保密才幸存下来,成为如今的傅作义故居和傅将军纪念馆。但见这座老宅,泥墙黑瓦青砖,俭朴素净,傅作义出生时的土炕与家具依然维持着当年的旧模样。在周围富裕起来的农户一群高大门楼的民居中,故居显得格外朴素。作家崔正来告诉记者,傅作义的清廉与骁勇在国民党将领中是十分出名的,他是名副其实的布衣将军。

“手持掷弹筒”是16世纪末至17世纪时,用来抛掷导火索榴弹的火器。其枪管较短,通常为5至10厘米以下,且管身粗大,以容纳手榴弹。一般认为1681年德国人约翰·廷克是手持掷弹筒的发明者,也有人认为荷兰工程师冯·克霍恩是发明人。在1672年至1740年间,柏林皇家铸造厂曾制造了302支手持掷弹筒。

作家崔正来与傅作义同是晋南安昌村人,从少年时代起,村民中流传的傅作义及其家人的故事就不断在他耳边回响。1957年4月13日,傅作义为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开工剪彩后回乡省亲时,崔正来是一个12岁的小学生,好奇心驱使他尾随着这位回到故乡的传奇人物看稀奇。此后的半个世纪,崔正来无数次探访傅作义的家人、同乡、部下、好友、亲属,追寻傅作义的生前往事。

射击前,先要装填好底火和火药,然后点燃榴弹引线,并将其置入掷弹筒枪口,然后对着敌人发射。美国在北美扩展殖民地时,曾使用手持掷弹筒来屠杀、驱赶当地的印第安人。

1965年春崔正来参军入伍之前,曾在安昌村与傅作义部下梁自勉一起共事。而村民崔作耀、傅祯祥、梁喜奎、梁红奎、严起茂等人也都曾是傅作义的部下,这给崔正来了解傅作义的抗战经历提供了诸多便利。1981年春,崔正来被选调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任记者,他不时到崇文门大街傅作义长女傅冬的家中登门拜访,从傅冬和傅作义原配夫人张金强、长子傅瑞元口中,了解傅作义的生前往事。

但发射时如果已点燃的榴弹仍停留于枪管中,则会发生意外。手持掷弹筒在军事上的应用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广,因为这种武器在安全上存在巨大隐患。有人甚至讽刺这种武器在战场上一无是处,只能给使用者自己带来破坏。

半个世纪的搜集、寻访,近五年时间的写作,才成就了120万字的长篇纪实小说《傅作义》。崔正来告诉记者:“由于傅作义将军在绥远主政近二十年,绥远抗战,红格尔图、百灵庙战役,全面抗战爆发后的‘绥西三战役’,特别是击毙日本皇族后裔——水川伊夫中将的‘五原大捷’,都发生在内蒙古河套地区。于是,我多次到昔日的绥远战场去考察。百灵庙、西山嘴、乌加河、归绥、包头、五原、临河、陕坝……这些傅作义当年战斗过的地方,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设计初衷:利于隐蔽和携带

如今,布衣将军1922年回乡葬父、1932年回乡埋葬祖母时,舍饭救济穷人的往事仍然在当地广为流传。据老人们回忆,“民国十八年闹饥荒不久,傅作义祖母去世了。傅作义那时是绥远省政府主席兼35军军长,他把多年省吃俭用节约的薪饷交给大哥傅作仁,让大哥在安昌村舍饭救济穷人。穷人们在吃舍饭时每人可以领到一块现大洋。离傅将军故乡20里远的孙吉镇烟村一位耄耋老人对崔正来说;“灾年里,我家用吃舍饭时领的这些现大洋买了一个牛犊和一辆牛车。后来牛犊长大了,日本鬼子要拆掉傅家的院子去盖炮楼。荣河县汉奸政府让我家的牛车去傅家拉拆下的青砖和木头送到炮楼工地。这事太缺德了,我这牛和车都是用傅家白给的现洋在荒年里买的,我坚决不去支这狗屁差事,可是日本鬼子和皇协军抡起枪把子就打,打得我遍体鳞伤。实在没有办法,我只好去支差,干了对不起傅家的事……”

淘汰原因:不方便射击,威力有限

在19世纪的法国和美国,同时出现了这种被用于自卫的奇特转轮手枪广告。这种枪的专利于1883年3月6日被注册,这种枪在19世纪90年代以前是在法国一家公司生产的,1892年其生产权被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再后来因为牵扯到法律纠纷问题,这种枪生产数量减少而成为收藏界珍品。美国生产的这种掌中袖珍枪名为“保护者”。

这是一种弹巢平放的转轮,枪的全长是125mm,枪管长50mm,弹巢通过空心的转轴连接在枪体上,握在手里的时候,可以通过位于枪体后方的推杆兼扳机转动弹巢对准枪管,发射后可以打开弹巢盖取出弹巢重新装填。

根据选择的不同,该枪的口径和弹巢有两种,一种弹巢可以装填10发6mm边缘发火弹,另一种可以装填7发8mm边缘发火弹。开枪时,手的握持方式也是不同的:将枪管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再用握持手的食指压下保险,然后用手掌推后面的扳机,转动转轮使得有弹的弹巢对准枪管,击发边缘发火弹。在射击之后因为手掌对推杆的压力减小,弹簧就会将推杆顶起恢复原来的位置,准备下一次发射。这种枪的外观相当精美,枪体外多数为镀铬,另外在弹巢盖上镶嵌有象牙或者贵重木材。

总体来看,这种精巧的小武器利于隐蔽和携带,相对应的可操作性上就差了一点,威力也有限。

设计初衷:狱警开门时应付突发事件

淘汰原因:太容易走火伤到自己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