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叔生活在自己的深渊里,我曾经做过一份工作

我曾经做过一份工作,当时我的直线经理找我谈话,我俩的话题很新颖:不要惧怕升职。是的,我曾经就是一个惧怕升职的人。我不是不想要更高的title(职务头衔…

加缪曾在那本着名的书里引用过,重要的不是治愈,而是带着病痛活着。因为无论怎样,人都处在永久无望又无用的哲学状态中。

我曾经做过一份工作,当时我的直线经理找我谈话,我俩的话题很新颖:不要惧怕升职。

1

是的,我曾经就是一个惧怕升职的人。

有段时间我迷恋美剧《疑犯追踪》。

我不是不想要更高的title和薪水,但伴随升职而来的角色转换的压力会令我胆怯。当你做初级工作时,只要凭技术做好手头的工作即可;而升到经理角色,就需要承担一定的销售指标。再比如以前的工作,管好自己就行;而再上升就需要管理其他同事,偏偏这些归你管的人又不能由你指定,往往那都是些桀骜不驯的主儿,那么你自己的压力就会变大。还有升职往往和“临危受命“有关,一个外地项目接连走了三个项目经理,需要你接受任命硬着头皮顶上去……我总会在关键时刻退缩,并提供出正当且充分的理由:我还没有准备好,以我现在的能力恐怕很难胜任……

时常我看着这部美剧入睡,梦中会与宅总或者里叔、根妹或者大锤展开一些令人陶醉的戏份。我后来将这部剧推荐给一些朋友,但仅仅简单提到了它的故事设定。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自己能如此“脚踏实地”和“谦逊有加”而扬扬自得,我觉得这么做说明自己是一个负责任而且谦逊谨慎的人。直到辞去了那份工作,老板离别时给了我一句发自内心的忠告:希望你不要太过安于现状,要多些进取心。

一个天才发明了监控全世界的AI,政府用它防止恐怖分子,而他的团队用来拯救普通人。这样的设定天才无比,所以每一集的单元故事,都像是在窥探普通人的真实生活。

我很吃惊,也很不服气:我不是不肯抓住机会啊,是时机还没到啊!

里叔生活在自己的深渊里。他出身行伍,又是前CIA特工,未婚妻死前,他没能拯救。

我有一个朋友的经历和表现,却恰恰和我相反。

在一次执行拯救普通人的任务时,他在远处用望远镜看着一个即将陷入危险的男人,告别自己的妻子孩子。里叔对耳机那头的宅总说,他很羡慕普通人的幸福生活。

她在职场上是公认的“好人牌”软柿子,比我还要安于现状,唯一的愿望是年假还能多休几天。结果两个派系的领导打架,后落得两败俱伤,单位部门重组后斟酌了半天新部门人选,选来选去便选中了她——因为只有她不隶属于任何派系,不会激起太大的矛盾。

这时候,宅总说,“人们的生活并不像他们看上去的那样。”(People are rarely
what they seem.)

被赶鸭子上架的朋友并不乐意,因为这个部门领导的工作并不好干,既要像浪尖上行船一样有高超的平衡技巧,还要懂得将处事说话的技巧拿捏得当。朋友不想干,又不知道怎么和上面的头儿说,辗转反侧之际被任命,据说她没有欢天喜地,反而被催生了华发。

里叔生活在自己的深渊里,我曾经做过一份工作。这是根妹首次出现的一集。从这句话开始,我决定要追完所有剧集。事实上,宅总制造的不是一台视察一切的机器——尽管她叫做machine——而是一部学习一切人类,洞察人类一切情感的“超体”。她学习人类,理解人类,到后来她真的拥有了人性。终她和宅总一样,为根妹的死而痛彻心扉。

不过上去也就上去了,看起来很难的事,拆分到每一天,也就过去了。问题当然不少,但好在部门刚血洗过一回,无法在短时间内二次震荡,于是一些难处也被她咬牙撑了过来。结果她居然在那个位子上干了两年,后来被猎头挖去了一家北欧的公司去做相同职务,虽然title相同,薪水却翻了几番,人际关系也简单了许多,而她本人则凭借着”得体”和”考虑周全”深得老板信赖。

在那部剧中,人们总是被一些力量设计入局(“It’s a
set-up”),或是被困在一些事情之中,走不出来(“You’re trapped”)。

面对机会和重大的决策,我们自然而然的反应就是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可是什么才是合适的时机呢?我们并不清楚,也没想清楚,就把答案稀里糊涂托付给了未来。

这些短语出现次数频密,我屡屡被吸引,体会到在我初识这些简单词汇时,完全不能体会的意思。

美国思科的首席技术官帕德玛锡?华莱尔曾被问道:”你从过去所犯错误中学到的重要的教训是什么?”

2

她回答说:“当我刚起步时,我拒绝过很多机会,因为当时我想‘我这个水平还胜任不了这项工作’或是‘我对这个领域还不了解’。现在回想起来,在某个特定时期,迅速学习并做出成绩的能力才是重要的。如今我常跟人提到,当你寻找你的下一个目标时,其实并没有所谓的完全合适的时机。你得主动抓住机会,创造一个适合自己的机会,而不是一味地拒绝。学习能力是一个领导者必须具备的重要的特质。”

春节时我开始学做菜。长期在外生活,我开始感到自己要是会做点菜,日子会快乐一些。我妈教了我一两次,我看着她熟练的动作,想起初中时我每天吃她做菜的日子。

帕德玛锡的回答给了我们三点启示:

我学得快,因此回北京时做了第一顿饭。炒好一盘牛肉丝后,我自豪不已。于是这盘菜被我用手机拍了数个角度,拍出了跟我自己差不多一样高的颜值。

1.女强人也不是一上来就无所不能、准备好一切才上战场的,她们在初往往也是被推上战场的。

本来打算煎个蛋,因此我拍照前将橄榄油倒进平底锅,慢慢烧热。但拍照兴起,我忘了这事儿。于是就在我发微信朋友圈的时刻,厨房里一阵大火燃起来,吓得我赶紧丢掉手机,前去救火。

2.生活中没有一个完全合适的时机,除非你”逼”自己一下。我们的恐惧往往来自对自己能否胜任的不确定,还来自对将要承受的压力的恐惧。越是平时喜欢思考、喜欢规划的人越容易怀有恐惧,反倒是平时大大咧咧或者功利主义的人不会那么多虑,欢天喜地地就上去了。至于怎么适应更高的职位,可以先做了再说。由此可见,”做了再说”比”先想后做”要好,迅速学习、做出成绩才是主要的。

有一瞬间我心想,会不会这场火就一直烧下去了。好在处理及时,火很快熄了。只是在墙上留下了一大片黑色的油渍,房间里PM2.5迅速爆表,我的鼻腔里也塞满了浓厚的油烟味。

3.在快速发展的社会,抓住机会重要,不要顾虑是否需要踮起脚尖。坦白地说,在职场上能给你一个机会已实属不易,没有哪个领导会去反复劝说沉默谨慎的人申请更高的职位。更现实的是,你可能觉得自己不够格尝试,但在你身边却有的是能力不如你却敢于尝试的人。你不去,他们就会去,并且会以更快的速度跑上去。

首次见到如此大火,我感到心很迅速的跳,狼狈不堪的同时,又突然觉得尤其好笑——刚刚还在朋友圈晒自己做的菜,号称这道菜折算成稿费用时,应该价值3000元,结果这边就开始救火了。

有关“合适的时机”问题不但出现在职场上,也常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什么时候换工作,什么时候出国,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要孩子……对于这些常见的问题,大家往往给的都只能是模棱两可的答案:现在还不合适,等条件成熟点儿再说吧。

这种荒谬感,像那天下午的油烟一样在我住的公寓里挥之不去。我开始回忆起拥有更多这种特殊体验的时候。

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时候”呢?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有趣的是,假如这些事情在未加计划的情况下发生了,比如被猎头打电话建议跳槽、意外怀孕有了孩子等情况下,大家都能欣然接受。可见我们的内心都愿意拥抱一些改变的机会,却又本能地抗拒着改变会带来的风险。

有天夜里,我写完那篇《我真的在北京开了一家火锅店》后,发了公众号,而后就洗澡去了——洗完澡出来,赤身裸体地在电脑前看着后台留言和阅读数。

经过这些年,我突然明白了:机会并不来自你的选择在未来包含了多少风险,而来自一个人对某件事的全情投入和你愿意为之付出的努力。如果我们总是像坐在自动扶梯上一样被动地等待着什么好运降临,一般都不会有期待中的好事儿发生。

看着一些夸我帅啊,有才啊之类的留言,我觉得非常受用,却突然低头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露出四块腹肌。巨大的荒谬体验再一次笼罩着我,迫使我摇头直笑。

雅虎总裁梅耶尔曾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人们应该去做一些还没有准备好去做的事情。做一些你感到害怕的事,意味着你将向前迈出一步,你将会学习新的东西,你将会成长。

那些在公号留言的读者会想到,作者现在这副模样吗?

当然,逼迫自己打乱自己的节奏,向上向前够一够,必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我们需要找到自己的节奏。看看我们自己,再看看周围,你会发现,那些对职场、对生活不满意的人,真正不满意的并不是环境,也不是自己不够好,而是自己没有尝试过转变,去做一个更好的自己。

在这些微妙的时刻,我觉得自己和加缪、海德格尔、雅斯贝尔斯或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经历了一样的事情。当然,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注定要伟大残酷得多:

我们需要清楚的事实是,生命中永远不会存在一个”完全合适的时机”,让你能够去做某件事情。如果你打算做某件事情,不要等待,从现在就开始着手去改变。尽管你并不自知,但其实你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和力量去实现这个你希望拥有的改变。

可能A经历过死囚的经验,才写出了那粗糙磅礴的罪与罚;

而放弃自己力量常见的方式,就是认为自己毫无力量。

可能B的矛盾一生,才能真切体会到人的生存状态受到凌辱,人类唯一需要面对的现实,就是各种阶段的深沉忧虑;

作者:温言,摘自《你只是还未全力以赴》本书娓娓道来却醍醐灌顶的人生经验术,分享给前行道路上不停行走、心怀梦想的你。一部可以让你少在黑暗中摸索十年的白皮书!

可能C的哲学生涯,才让他有资格宣判这句话——精神的终结就是失败。

那时候我会觉得,从前在更年轻的时候,我如饥似渴地阅读,却只能让我在知识上更靠近他们,他们更像是我炫耀学识的工具。所有这些在理性范畴内的积累,远不如那些微小的非理性瞬间——一次赤身裸体的、滑稽反讽的回复公号留言,一次失败透顶却同时在朋友圈展示美好的做菜实验——让我从真理上更接近他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