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涛笺的出现

迷乱 眼睛里的迷乱 迷乱着脑海深处 杏、李、桃、梨 争先打开各自的门窗 释放
想象中美的歌舞 记忆里面迷人的画 那长长的一团团 飘向冬季表面
全是青春的攀爬 默默地 争先抽芽吐绿 这短短的一朵朵 溢出记忆
全是生命的跳跃 冬春之间徘徊 不小心还是粘着了 开始衰老的昏睡 忍不住开花
满堂喝彩 满地红艳 满天云彩 你睁开眼睛 什么也不想 什么也不管 什么也不要
任凭春天汹涌澎湃 浩浩滚滚 任凭春天泛滥 淹没一切 一棵桃树细长的
潺潺流经手掌心 只是一叶半朵几点 涌向心头 明显叶茂果繁 迷乱了就近停靠
却还是三月 只得密叶底下的弱枝 努力吐出几点淡红 勉强含苞 只等着适时开放


要:薛涛作为唐朝着名女诗人、乐妓,其诗歌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不容置疑。同时,薛涛笺的出现,不仅对造纸业做出贡献,也推动文人写作的发展。
中国论文网 �P键词:薛涛;薛涛笺;浣花溪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03–01
薛涛,中唐着名乐妓,同时也是一名杰出的女诗人。与花蕊夫人、卓文君、黄娥合称为“蜀中四大才女”,同时与刘采春、鱼玄机、李治合称为“唐朝四大女诗人”。据《唐诗汇评》记载:“薛涛字红度,长安人,后随父入蜀。幼聪慧辩给,晓音律,能书善诗。……晚年居浣花溪畔,好吟小诗,因自制彩笺,时称‘薛涛笺’。有《锦江集》五卷,已轶。后人辑有《薛涛诗》一卷行时,《全身诗》编诗一卷。”诗人王建《寄蜀中薛涛校书》云:“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由此,“女校书”和“扫眉才子”就成了薛涛才名的代称。她以清词丽旬见长的诗作,赢得了众人的欣赏和赞美,其诗更有“无雌声”“有林下风致”的特质。随着时代新变,傅润华先生编订了《薛涛诗》和《薛涛年谱》,继而张篷舟先生的薛涛研究,掀起了薛涛研究热潮。
除了在文学方面造诣极高,她还有另一个巨大贡献,就是发明制作了薛涛笺。薛涛是早手抄加工纸研制者,薛涛笺主要用于小诗题写,以红色为纸的基调。薛涛笺即以薛涛命名,这种以“一人一纸”命名的女性除薛涛外实在罕见,正说明薛涛在造纸上的巨大贡献。
众所周知,唐朝是当时世界上强大且文明程度极高的国家。经济的高度繁荣大大促进了文化事业发展,印刷术兴起,书法、绘画、诗歌等艺术兴盛,造纸术应运而生,并逐渐繁荣。中唐时期,造纸不管是技术还是规模都得到提升。当时的蜀地已是造纸的重要地区,出现了大量造纸作坊及家庭制造户。蜀纸特别是麻纸已经闻名天下。成物产丰富,在浣花溪旁植被众多,盛产竹、麻、椿、桑、木芙蓉等植物,取材容易,浣花溪水质清澈,也利于造纸制笺。《东坡志林》载:“浣花溪水清骨异常,以沤麻楮作原料,洁白可爱。故造纸者多沿溪而作。”同时巴蜀地区文人集聚,文化事业繁荣,导致蜀地纸需求量极大,同时对纸质量要求也越来越高。薛涛作为诗人,对纸有其独到要求。薛涛居于浣花溪畔,制作彩笺,以作诗咏怀,献酬贤杰,借用薛涛宅旁浣花溪之溪水制作,把纸又名“浣花笺”。薛涛亲自加入制笺中来,“薛涛将红色鸡冠花、荷花,以及不知名的红花花瓣捣成泥再加清水,从红花中获染料,并加入一些胶质调均涂在纸上一遍一遍地涂抹使颜色均匀。再用书夹湿纸,用吸水的麻纸服帖色纸,叠压成摞,压平阴干。”此乃《文房四谱》的《纸篇》对薛涛笺工艺制作流程描述。
说到制笺用水,不得不提及位于望江公园中心的薛涛井。《蜀中广记》载:“予庚戊秋过此,询诸纸房吏云‘每岁三月三日汲此井水,造笺二十四幅,入贡十六幅,馀者留存。’”作为薛涛笺制作的水源,薛涛井同样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成都府志》对薛涛井是这样描述的“薛涛井,旧名玉女井,在锦江南岸,水极清澈,石栏周环,为蜀王制笺处,有堂室数楹,令卒守之。”在今而言,薛涛井已不再仅仅是活水来源,更承载着深远的文化意义。
“松花笺其来旧矣,元和初,薛陶尚斯色,而好小制,惜其幅大,不欲长,乃命匠狭小之,蜀中才子既以为便,后减诸笺亦如是,特名曰‘薛陶笺’。”此乃晚唐李匡义《资暇集》,为早记载“薛涛笺”的文字。宋代乐史撰写的《太平寰宇记》有“益州日贡薛涛笺,短而狭,才容八行。”由此可见,之前的纸存在着篇幅大,色彩不当的缺点,“薛涛笺”正解决了这一问题。关于薛涛制笺,众多文献都有所记载。胡震亨《唐音癸签》记载:“诗笺始薛涛,涛好制小诗,惜纸长剩,命匠狭小之,时谓便,因行用。其笺染潢作十色,故诗家有十样鸾笺之语。”薛涛笺与传统纸制方法相比,节省了材料,加工更方便,颜色丰富,以此象征了薛涛向往快乐生活。除了颜色以外,郭沫若于1949年曾在一幅日本纸上题诗
“画上题诗非作俑,古来薛涛曾利用。画者倭人不必悲,当忆枝头宿鸾凤。心如不甘谓我狂,藉尔摧残帝国梦。”由此可见,薛涛笺上还有明显的图绘。
“薛涛笺”的出现,代表了当时制纸技术的高超水平,对而后制纸业具有巨大推动作用。同时此笺深受当时文人喜爱,晚唐诗人李商隐《送崔钰往西北》有“年少因何有旅愁,欲为东下更西游。一条雪浪吼巫峡,千里火云烧益州。卜肆至今多寂寞,酒垆从古擅风流。浣花笺纸桃花色,好好题诗咏玉钩。”以此赞美薛涛笺。韦庄也有《乞彩笺歌》以此推崇薛涛笺,“也知价重连城壁,一纸万金犹不惜。薛涛昨夜梦中来,殷勤劝向君边觅。”文人盛行使用薛涛笺,对人文之风盛行有一定促进作用。此后,薛涛笺还被用于专门的皇室贡品,广泛用于市场,制纸业带动文化业,从薛涛笺里折射出了深刻的文化底蕴,造纸业的发达,促成雕版印刷术的兴起,大大加快了文化事业的发展进程。
作为巴蜀地区诗人,薛涛诗作承载着浓厚巴蜀文化气息;作为女性诗人,薛涛笺展现了她身上积极向上,热爱生活的女子形象。不论是其代表诗文还是薛涛笺发明,薛涛对巴蜀文化的传播都起到了不可代替的作用。
参考文献: [1]陈伯海.唐诗汇评[M].浙江:浙江教育出版社.1995.
[2]苏轼.东坡志林[M].青岛:青岛出版社,2010.
[3]苏易简.文房四谱[M].北京:中华书局,2011.
[4]永��.四库全书总目[M].北京:中华书局,1965.
[5]冯任修.成都府志[M].四川:巴蜀书社,1982.
[6]薛涛笺的出现。胡震亨.唐音癸签[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
[7]欧阳修、宋祁.新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