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一篮猪菜回到一清如水的家读书迟到,发动了白沙起义

爸爸患癌症死了妈妈悄悄改嫁远方留下八岁的她两岁的弟弟年老多病的奶奶相依为命她喜欢坐在山坡上看夕阳偶尔有眼泪落在冷冷的石头上直到听到奶奶的呼唤时才在夜色里匆匆扛一捆柴,背一篮猪菜回到一无所有的家上学迟到,放学早退直到老师家访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躲在角落不言不语偶尔会发出莫名其妙的笑声在山间这样的孩子减轻我活着的痛看到他们我会背过身去落下有点温度的眼泪打湿沉默的大山

从屋外守卫的对话中,红毛乡三保保长王玉锦得知了敌人的计划,机智的他借故上厕所趁机逃脱,并赶回起义队伍预定的集合地点毛西村,率领一支敢死队前往联络所营救王国兴等人。而等候在毛西村的上千黎族群众早已摩拳擦掌准备进攻,他们约定以枪声为号,发动总攻。

胜利的喜讯不断传来———毛贵、毛栈一带的起义者攻打驻在毛坎、章支头等地的感恩、昌江、乐东三个国民党县府并大获全胜,起义者又挥师东向,在什统黑村,又消灭了那里的顽敌数十人,其余残敌向营根方向逃窜。与此同时,另一路起义者围攻驻在方满村的守敌,攻占了敌人三个粮食仓库,缴获了不少粮食……

整个起义,从8月12日至26日,历时半月,参加者达两万人次,总共打死打伤国民党三百余人,缴获步枪三百余支,轻机枪一挺,物资、子弹一大批。

这场起义,皆源于黎苗人民那无穷的苦难。

如果将这场景倒回70年前,这里还是当时国民党的白沙、保亭、乐东三县联络所的所在地。在那年8月的一个凌晨,这里进行了一场激烈而惊险的殊死战斗。

背一篮猪菜回到一清如水的家读书迟到,发动了白沙起义。当天,会议的全体参加者,按照黎族古老的传统风俗杀鸡饮血对天盟誓。王国兴带头举碗对大家说:“我誓与同胞们同生共死,有福大家享,有祸我来当!”

在红毛镇什存村一个老旧的大院里,几十个蚕匾整齐地摆放在水泥地板上。院子周边的低矮楼房户户房门紧闭,唯独剩下阵阵蝉声催赶着正午的空寂。

随后,为了联合全县黎胞发动起义,这些领头人便分头走遍了五指山区,串连了周围比较合心的头人。一时间,这一带的黎族百姓们无不擦枪磨刀,弯弓削箭,秘密准备着起义。

相关链接

此时,正在悄悄地向这里进发的千人黎族大军,突闻枪声,以为是之前所预定的进攻信号,立刻呼啸着向什存猛扑过去。刀光闪闪,弓箭纷飞,怒吼的人声像洪水冲刷着夜的寂静,激愤的人群像爆发的岩浆漫向什存。红毛乡的起义打响了!

2013年7月31日,红毛镇番响村的一处农家庭院里,一间粉刷成白色的旧平房窗门紧闭。“这里就是王国兴的故居。这瓦房是建国后政府给盖的。”站在瓦房前的菠萝蜜树下,谢晋颀若有所思,似乎想要极力在脑海中重现当年王国兴在这里生活的场景,“这里就是白沙起义早的策源地。”

这次全县大多数头人的集会对全县人民的总暴动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2013年7月的后一天,烈日将前两日的雨水带来的清凉一扫而空,炎热把控了一切。

在连续半个月里,起义的战斗遍及白沙全县。全县的男女老少几乎都参加了这场宏大的起义。妇女们背着孩子自动组织起来给义军做饭、送椰子水。义军越战越勇,人越来越多。

在王国兴的带领下,当时白沙县的黎族苗族人民正在密谋一场反抗国民党暴行的大暴动———白沙起义。但由于起义风声走漏,白沙一区的头人们来不及等到约定的8月17日的起义时间,于8月12日提前发动了起义,打响了白沙起义的第一枪。

在离番响村几公里处的白沙起义纪念园里,由大方块花岗岩砌成的纪念碑高高耸立,上面刻着江泽民书写的12个金色大字:“白沙起义的英烈们永垂不朽”。

也许是由于过分紧张,在靠近联络所时,一名敢死队队员失足绊倒了,他手上的粉枪走了火,“砰”!一声意外的枪响震撼山谷,枪声划破了山区寂静的夜空。

70年前,在黎族领袖王国兴带领下,当时白沙县饱受国民党迫害的黎族苗族人民,密谋一场反抗国民党暴行的大暴动———白沙起义。由于起义风声走漏,白沙一区的头人们于8月12日提前发动了起义,打响了白沙起义的第一枪。

1951年8月,王国兴在起义故址什存向中央民族访问团人员介绍1943年8月白沙起义的情况。

解放前的白沙县由昌江、儋县、临高、定安等县的边缘地区合并而成。其范围东起今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中平,西至昌江县十月田,南抵现五指山市通什镇,北达现儋州市番加,方圆约4000平方公里,是幅员较大的一个县。全县分3个区、30个乡,90%以上是黎族,其余是苗族和汉族。而白沙起义的中心就在今日的琼中县范围内。

白沙一区提前起义的消息传到白沙二区的红毛乡后,王国兴知道,起义再也不能等了!

很快,王玉锦率敢死队将王国兴顺利解救。此时的联络所已被起义者团团围住,国民党官兵争相逃命,起义军在黑暗中消灭了了敌军10多人。天还没有亮,什存已被义军占领。

上世纪40年代,海南岛被日军占领。国民党军队躲进了黎族苗族同胞聚居的五指山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