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在智能,清同治皇帝载淳大婚

菲一是个三年级男生,高个子,大眼睛,而且睫毛很长。 中国论文网
长睫毛的菲一原本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鲁东东。
鲁东东跟菲尔普斯一样,得了多动症,学习成绩实在差得离谱。
鲁东东的父母急白了头,听说菲尔普斯小时候的故事后,大受启发,把鲁东东也送去学游泳。无奈菲尔普斯的传奇只是唯一,鲁东东成不了菲尔,却因此多了个外号:菲一。
鲁东东无所谓,甚至更愿意大家叫他“菲一”。鲁东东的父母绝望了,“菲一”就“菲一”罢。这孩子就是好动,就是记不住字,怎么办呢?每到语文考试,菲一的父母就会把手机关了,他们害怕接老师的电话――孩子成绩差,不知道怎么面对老师。
在这样的惶恐中,突然有一天,菲一带回一张奖状,奖状上写着:鲁东东同学,祝贺你成为本月的作文之星!
菲一的父母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以为菲一在胡闹。可是菲一的同学却接二连三地来报告,说菲一真的成了作文之星。奖状是语文老师在课堂里当场打印的。
不管同学们怎么说,菲一的父母依然不信,这事简直比天方夜谭还离奇。
有个同学灵机一动,让菲一的父母看电脑,说菲一的获奖作文已经挂在班级网页了。
菲一的父母连忙放下手中的活,打开智能电脑,用手指轻轻一点,菲一的作文就出现了――被置顶在班级网页的头条。
我的同学叫鲁西西,大家都觉得她有点痴头怪脑。鲁西西特别淘气,老是不做作业。不过我发现鲁西西很可爱,还很勇敢。
有一天中午下大雨。大雨刚刚停下来,鲁西西,只有鲁西西一个人,立马跑出教室,跑到楼下一个很隐蔽的花坛里玩泥巴。鲁西西玩得全神贯注,她的脸上都是汗水和泥水,漂亮的裙子湿了一大半。她发现老师后傻傻地站着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鲁西西也很勇敢。那天去游乐场春游,大家一起玩青蛙跳。女生真胆小,要么吓得闭上了眼睛,要么哇哇地大叫。鲁西西一点也不慌张,眼睛睁得老大,还笑嘻嘻地做鬼脸。突然,她的一只鞋子给“跳”飞了,鲁西西还乐呵呵地喊:“菲一,菲一,帮我捡鞋子!”
这样有意思的鲁西西,大家喜欢吗?
这是菲一写的作文?菲一的父母难以置信,尽管作文下面还有语文老师和同学们的评论。
就在这时,鲁西西乐滋滋地跑来了,她在智能电脑上轻轻一点,作文课的情景出来了。
老师在智能“黑板”上图文并茂地展现了本次作文的要求:写一个自己喜欢的同学,写出这个同学的特点。
指导大家如何抓住特点时,老师例举了班级里的音乐课代表。扎着马尾辫的音乐课代表往讲台一站,她的形象就出现在屏幕上,对着头像一点,她的各种活动一一呈现出来。
原来e时代的课堂,课桌是智能的,拥有“多功能触摸表面”。教室内的课桌组建成一个网络,都与主智能黑板连接在一起,每个教室的主智能黑板又与学校智能主机连接在一起,构建成e时代的学校“协同网络”。
同学们开始自行写作,智能课桌把写同一个人的归列为一组,方便大家讨论。
菲一选的是鲁西西,没有同伴可以讨论。因此菲一不断触摸课桌表面,反复查看鲁西西的资料。他看到了鲁西西怕做作业装肚子疼上厕所的画面,刚想动笔老师通过耳麦告诉他――选择这样的材料介绍,鲁西西会脸红的。菲一歪着脑袋想了一想,又继续查看资料。
就这样,菲一在老师的关注下选好了材料。动笔的时候直接用手指在智能课桌表面书写就行。菲一写错的字,桌面会语音提示。菲一根本写不出多少字,所以老师特许他通过话筒语音输入,但发音必须标准。
因为是“协同网络”,菲一的写作过程老师同学都能看到,能及时提供帮助。比如文章开头语音输入“痴头怪脑”的时候,菲一的翘舌音没读准,出现错误,是马尾辫的音乐课代表发现后帮菲一输入的。再比如写鲁西西玩泥巴的时候,菲一开始写的是“玩得津津有味”,老师提醒后才改成“玩得全神贯注”。
e时代的课堂竟然这样神奇!菲一的父母看呆了。
习作欣赏的时候更激动人心。菲一的作文清清楚楚地展现在黑板屏幕上,菲一第一回自豪地朗读自己的作文。当然,菲一读得有点慢,因为有些字菲一还是不认得,要靠触摸桌面同步提示。
菲一读完,老师就送上了赞美:“你的习作真棒,展现了鲁西西的可爱与勇敢!”老师的话音刚落,评语已自动输入屏幕,醒目地出现在菲一的作文下面。
“你把鲁西西写得活灵活现哦。” “你给我们展现了一个又特别又可爱的鲁西西。”
同学们争先恐后地给菲一鼓劲,菲一的作文后面,跟了一长串评语呢。
“谢――谢谢你,把我写――写得这么好。我会更――更好的。”鲁西西激动得都结巴了。这个贪玩的女孩在菲一“笔下”生花了,美得中了奖似的。
看到这里,菲一的父母情不自禁地为菲一鼓起了掌。然后郑重地在评语下跟了一句:“谢谢老师教导,让菲一终于能写出像样的作文来!”
没想到老师随即也回了一句:“感谢e课堂吧。菲一很有��意,或许在e时代能成为文字上的菲尔普斯呢。”
e时代文字上的菲尔普斯?望着菲一长睫毛下闪亮的大眼睛,菲一的父母若有所悟。

限男女之年定婚姻、执六礼,始于周代。《礼记》、《唐律》、《明律》规定,六礼屡纳采、问名、纳吉、纳征、告期、亲迎。

即使是皇帝,也不免“买卖婚姻”之俗。明神宗朱翊钧大婚,仅织造费就用了九万多两白银;清同治皇帝载淳大婚,共花了两千多万两白银。

奢华的背后,隐藏着一大批贪官污吏。

明正统七年,英宗朱祁镇年届十六,该结婚娶媳妇儿了。

或许是,除了天大地大,就是皇上大;或许是,皇上的婚礼场面大,动静大,规矩大,麻烦大……反正,皇上娶媳妇儿叫作“大婚”。

大婚的同时,用金册、金宝,册立皇后;册立皇后的同时,选一至四名妃子。

不是每个皇帝都能赶上大婚这种风光体面事儿的。登基前已经成年娶妻的皇帝,当上皇帝后,只举行册立皇后大典,不补办婚礼。

皇帝选妃 准娘娘脱得一丝不挂任摆布

朱祁镇这小子有福气,赶上了大婚。为了这件事,太皇太后张氏、皇太后吴氏,以及朝廷重臣,搜肠刮肚,千挑万选,操碎了心。司礼太监、朱祁镇的“忘年交”王振,也忙得不亦乐乎。无论从私人交情、拍马屁固皇恩方面说,还是从公事公办,甚或乘机大捞油水方面讲,王振都实心实意地主张“大办特办”,并且早早地向全国各地派出了采购团,看样订货。

朱祁镇这盏“灯”,本来就费油,绝不能再弄个“疯丫头”,跟他配对儿!太皇太后张氏掂量来掂量去,综合了方方面面的意见和建议,毅然打破“皇后出自民间”的祖训,决然拍板:以工部尚书钱允明的长女为皇后,以御史云湘的女儿为妃。礼部和翰林院官员会议以后,完全赞同、坚决拥护太皇太后的英明决策。随后,翰林院负责起草证书及其他有关文件,礼部负责制册造宝,并会同司礼监、内府等部门,备办用品、礼品。钦天监的担子也不轻,负责选择良辰吉日,以便“执六礼”。

“限男女之年,定婚姻,六礼之仪”,始于周代。《礼记昏义》、《唐律》和《明律》,规定“婚”的程序为:纳采,问名,纳吉,纳征,告期和亲迎,也称“六礼”。

纳采,即送礼、议婚,请媒人去探探口风、虚实。古人认为,大雁“夫唱妇随”,感情专一,值得学习;因此,纳采时拿一只大雁作见面礼。明清时期,见面礼可就丰盛了,互相攀比,再也不能光拿只大雁去蒙事儿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