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林爱人和陈升的故事,我们一直在改变世界

时间:2017-04-22 11:31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我们的主角陈升和妻子相识于舞厅,婚后住在一间瀑布边的老房子里。他们“在家里就只跳舞,因为说话听不见”。后来陈升因故入狱,九年后出狱。在狱中他学了一首歌,为了唱给妻子;可出狱后妻子已经病逝了。母亲也是。后来他在老太太的诊所里工作,近乎独自一人地生活和写诗。在一次去寻找侄子的孤独旅程中,在火车上做了一个荒唐的摇晃的梦,梦中理发店的陌生女人,他知道那是他的妻子,他为她唱了一首歌。梦醒后在回程的火车上,两车相会;梦中的侄子在车上画的钟表倒转,仿佛他的无限悔恨与辛酸。
整部片都是陈升视角,回忆和梦与现实交织,从头到尾满满的都是忧郁与疏离,并且镜头表达力max。我本人就是因为第一遍看后晚上失眠时不停回想起影片中深深的忧郁气氛,非常怀念,才又去看了第二遍的。此外,影片中寥寥几句说到的过去的故事本身都诗意得要命,比如那个“住在瀑布边的老房子,在家里就只跳舞,因为说话听不见”(还有那个挂在家里的舞厅同款亮闪闪大吊球……);还有大哥花和尚“觉得儿子在道上混被杀死了也是正常的,但杀之前还要砍掉手指,觉得心里不舒服”。另外的另外,这片大概还算有半部公路片血统吧,作为公路片爱好者感觉很开心呢比如林爱人和陈升的故事,我们一直在改变世界。~
(注:引号里的话是根据观影后回忆写的,和原文可能有差。)
追究“事情的真相”之类的东西无聊且没必要。看到有评论说全片只有四个人,个人不同意,并且相信老医生、弟弟、侄子、花和尚等都是真实的人。如果一定要解释的话,那些若有若无的巧合暗示,我更愿意理解为单纯的相似,比如林爱人和陈升的故事,梦中陈升穿了衬衫送了磁带,我更倾向于认为这只是他也觉得自己和妻子的事与林爱人与老医生相似,所以潜意识里扮演了一回林。当然啦,事实上感觉这种若有若无的“暗示”或只是导演营造梦幻气氛的工具;真相毫不重要,因为在完全不care“真相”这回事、对这种模糊状态满意的心态下观影,就感觉电影的意境和气氛都营造得非常成功非常美。
ps,那个长镜头显然不是现实,但它当然不一定是梦,可能是想象,幻境,或仅仅一个故事;之所以上文叫作梦是因为那种恍惚感,视角的变换与情节的发展都和梦实在太太太像了。(梦的话开白色皮卡的酒鬼,手肘绑棍子之类的与现实相关的部分也可以理解为只是单纯的投射。)
pps,“悔恨”这个词用得太重了,只是没有找到替代品……事实上陈升可能完全不后悔,那就只能说是心酸无奈了吧。
ppps,关于长镜头的摇晃,确实是看着很难受有晕车感。我猜是因为经费不多这么长的镜头多拍几遍又费力所以就凑合着用了是不是?→_→

战胜了自己才是胜利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