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官员也被重新收监,新农村建设是一项惠民利国的政策

不过,指定医院的诊断证明,这对普通人而言,多少有些可望而不可即,但对于曾经手握重权的官员而言,这却不是多难的事情。

时间:2017-04-22 10:39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在刑事诉讼法第254条中,明确规定了,对被判处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罪犯,有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的,可以暂予监外执行。《监狱法》第25条、《罪犯保外就医执行办法》第2条,则规定了无期徒刑以上也可以保外就医。

首先,边缘化农村的资源非常缺乏。这种资源可以是自然资源,如地理、气候、土壤等,也可以是农村的基础设施,包括农村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体系,如水利、交通和通讯设施、教育文化设施、医疗卫生服务等的缺乏。这种自然资源的缺乏既是边缘化农村贫困的表现,也是其部分原因。自然资源的缺乏是一种先天性的缺乏,这种缺乏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农村地区的发展,这已被很多国内外学者所证明。而后一种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体系的缺乏却是一种后天性的缺乏,它往往与人的行为和心理因素有关。而且这两种资源的缺乏并不是独立作用的,它们具有某种很强的内在相关性。例如,有一些学者通过对农村的大量观察和研究,得到的调查数据和资料表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农村的地理特征分布与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之间存在着正相关性,当村庄是处于平原或丘陵的时候,农村基础设施会更加优良。

不止是江苏,2014年中央政法委《意见》发布后,在陕西等地,一些“保外就医”的官员也被重新收监。

新农村建设,特别是对边缘农村的建设问题,由于上述三种原因——资源缺乏、政府缺位和农民缺席——而变得异常困难。关键的问题是对于这种边缘化农村的未来发展路径究竟是什么,是重建还是消亡?如果是消亡,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放弃边缘农村,而使其自生自灭。然而,边缘农村的消亡,也同样意味着农村传统文化和传统生活方式的消逝,而这种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是中国文化和精神的一部分。其实,边缘农村的贫困,并不是现代化和城市化的必然后果,它是由于在农村等级结构体系处于边缘化的地位,被有意地排斥和忽视而造成的。资源的不平等分配,政府的作用和力度不够以及由此形成的大量劳动力外流,是造成边缘化农村贫困的三个主要原因。

对那些被判入狱却逍遥在外的贪官墨吏,可能不会想到,“保外就医”这一“免坐金牌”,如今也有失效不灵的时候。

关键词:等级结构 边缘化农村 农民主体性

大的漏洞,其实还是出在“一支笔”上。定罪量刑由法院经复杂的审判程序作出,而保外就医的批准权,则握在了省级以上监狱管理机关、设区的市一级以上公安机关手中。这些不是司法审判机关的职能部门,区区一个签名、盖章,便能将审判活动效果“打折”,俨然是“准裁判者”的角色。而相对简易的程序设计,也带来了被腐蚀和干扰的现实危险。

国内学者关于农村的研究是多视角的,如从农村的资源、政治权力结构、文化、社会关系和社会资本等视角出发来研究和建设农村的,但也仍然存在着比较大的分歧,这种分歧部分地是由于各个学者的观点不一,部分地也是由农村的多样化和复杂性特征造成的。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从村庄与城镇的地理位置关系出发,建构出一种村庄之间等级结构体系,希望能为新农村建设提供一种新的视角。

保外就医,原是一项富有人情味的制度设计,也是人本理念的直接体现。

核心区农村通常是指现在所谓的“城中村”和“城郊村”,它的发展往往是城市扩张带动的;中间区的农村发展也往往比较容易,较之边缘化的农村,它具有一种地理和资源上的优势。所以,边缘化农村的发展在整个等级结构中处于一种不利的地位,这给新农村建设的任务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在边缘化农村发展和建设的过程中,这种不利特征可以表现为三个方面。

当然,在审批层级上,也应构建公检法联审机制,而不是由公安机关“一锤定音”。

这样一些村庄类型的划分是一种“理想类型”的研究方法,由于农村的复杂性,我们不可能把一个具体的农村绝对地归于某种类型之下。不过,这些村庄类型的方法研究却是按照两种维度进行的,一种是横向的,即以种类来划分,它具有平等性,另一种是纵向的,它具有一种等级的体系结构。本文所构建的农村类型是以第二种维度展开的。对于等级体系结构,费孝通先生对农村进行研究时早已观察到,他以“差序格局”的概念来反映这种农村内部的等级结构。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在农民的内部出现了某种分化,原来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那种平均主义被打破了。贺雪峰从村庄政治权力的角度将村庄的权力结构分为三个层次:体制精英、非体制精英和普通村民。

据媒体报道,2013年以来,江苏省检察机关对保外就医的职务犯罪、金融犯罪、涉黑犯罪三类犯罪组织复查,逐人见面、重新体检、监督纠正了违法问题100件,徐国健、陈耀南、胡剑鹏、周秀德等4名厅级及以上干部,被督促收监执行。

第二,在边缘农村的发展过程中,政府的作用是不明显的。政府作为一种资源配置的机构,它在农村发展和建设当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然而,这种资源的配置是不均衡的,边缘化农村在资源配置过程中被排挤了,这导致了边缘农村基础设施的落后、社会服务体系的不完善和公共产品供给制度的贫困缺乏。交通运输的堵塞、学校教育和医疗卫生的落后、市场经济和产品供给的不完善,进一步带来了边缘化农村的贫困和封闭。所以,在边缘农村的建设过程中,如何发挥政府的资源配置和引导性作用,如何使政府的作用与农民主体性的发挥相结合,是非常关键的问题。除了建设农村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体系以外,政府还必须在两个方面发挥作用。一个是除了物质资源的供给以外,政府必须还要一个是政府如何发挥农民主体性参与和创造的问题。无论如何,边缘化农村要想

具体而言,只要由省级人民政府指定的医院诊断并开具证明文件,省级以上监狱管理机关或者设区的市一级以上公安机关批准即可。

三、消亡抑或重建:边缘农村发展的路径选择

具体而言,应细化“标准”、提高“门槛”、拔高“等级”,明确规定非特定犯罪类型、重刑没达到一定程度,方可“保外就医”;在医院诊断证明上,还应导入第三方复查机制,防止“一家独断”。

事实上,除了村庄内部的分化以外,在村庄和村庄之间也很大程度的差异。从宏观的和整体的角度,这种差异反映在我国东、中、西部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农民收入水平上。然而以农村和城镇的地理位置关系的角度来看,同样可以反映出这种差异和分化。农村的经济发展很大地依赖于城镇的发展,所以城市的规模水平以及农村与城镇的距离,在某种程度上制约了农村的发展。农村与城镇的距离近,所属城镇的规模和发展水平高,农村一般表现出有利的优势;反之,农村则相对落后。换句话说,以某个城市为中心,从里向外扩展,会呈现出不同的区域差异,在镇与镇之间、农村与农村之间会形成一个梯次的等级结构,可以说是一种新的“差序格局”现象。就以浙江乐清市为例,以乐清市为中心,向北一直延伸,虹桥镇、清江镇、雁荡镇和大荆镇经济发展水平逐次降低,形成了这种梯次等级结构。一些学者从这种关系出发,把村庄定义为城缘型、城郊型、乡村型三种类型,然而这并没有反映出这种等级结构和差异,所以有必要重新区分农村类型,本文借用世界体系理论的有关概念,将农村分为三种类型:核心区农村、中间区农村和边缘化农村,这三种农村形态形成了这种等级结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