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沉寂在历史的长河中了,相信爱与被爱会在春天出现

一切看似末日的,终将被证明只是过程

1935年10月,在经历了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后,中央红军到达陕北。终于可以歇息一下了。中央红军进行了改编,以刘志丹的陕北骑兵为基础,组建了第一支在中央军委直接领导下的骑兵部队,番号为中国工农红军骑兵第一团,父亲被任命为团长兼政治委员。这是一支装备精良的铁甲骑兵,相当于现在的机械化部队。可以想像,在当时极端困难的情况下,组建这样一支部队,中央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对他的人选,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父亲说,他明白这里的分量,“每一个战士,每一匹战马,都是我身上的一块肉。”但就是这样一支中央寄以厚望、倾注了他全部心血的骑兵队伍,在父亲出任后的几个月,却在一次战斗中意外地遭到了失利。

时间:2017-04-19 19:47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这是一次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教训。

好朋友N来北京打拼快两年了,想当初他是因为上了一档求职节目而被北京的传媒公司选中,从此开始了北漂生活。
那是2014年6月,他带着兴奋和期待,满心欢喜地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从下高铁的那一刻,他有点儿害怕了。人潮拥挤,自己拎着大包小包,找不到南北。看着陌生的站名,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亮着的地铁线路图,强行记住一站又一站,生怕坐过了站。等到了目的地出了地铁站,天已经黑了。
那是他看到的,属于北京的第一个夜晚。
灯火通明,车辆川流不息,纵横的高架桥两侧有高耸的大厦,华丽的商场陈列着琳琅满目的奢侈品。巨大的车流声在耳边倏忽而过,青春年少时的那些小勇敢和小执着带着轰隆的响声,从心底往外翻涌。
他咧开嘴傻笑着想,我终于来到北京了,首都,北京。
然而从地铁站走到他租的地下室,有很长的一段路。手上拎着六个购物袋,中途有两个断了提手,在炎热的夏天汗流浃背,狼狈地找到了房门,走进一个只能站得下一个人的地下室小房间。提前在网上买了绿色的墙纸,让在北京的朋友帮忙贴好,以为会很有生机勃勃的温馨感,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没有窗户,室内昏暗无光,站在床上,头差不多可以挨着天花板,钨丝灯并没有很亮,衣服放在哪儿都成了问题。手机没有网络信号,电话打不进来也打不出去,整个地下室40多户人分享着一个路由器、一个洗澡间、三个卫生间,以及四个用来洗衣、洗脸的水龙头。
坦白地讲,没毕业的他也觉得很辛苦,一个人从四川跑到北京,孤零零的,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有的只是一间十平方米的地下室小房间。别的同学都在吃喝玩乐,毕业旅行,他却要在职场里学习看脸色做事。别的朋友都在父母的安排下做稳定的工作,他却要在容易让人孤独的大城市里独自打拼。
苦是苦,孤独是孤独,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千万不要停下脚步,否则世界就会忘了你。
我问过N,在北京独自闯荡,会不会有累到想要放弃的念头,答案显然是肯定的。早上上班因急急忙忙出门而掉在地上的东西,晚上回到家的时候依然在地上;有时候一个人去超市扛了几十斤米,还有满手的东西,不知道怎么搬回家;有时候去商场逛了几小时,却不知道要买些什么;大半夜回到家发现钥匙忘在办公室了,舍不得花钱找开锁师傅,就干脆在门外坐一夜。
我想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时刻,孤独、落寞、沮丧、失望,怀疑自己,无奈生活,对抗世界。我知道你也一定活得很累,委屈多过心里话,遭受冷眼,不相信面前都是穿不过的墙。虽然头破血流,但还是硬着头皮去战斗。
是啊,这么多年,一直咬牙不放弃的你,真是太辛苦了。
好在努力付出多少会有回报,坚持不懈多少会有结果。现在的他已经是几部票房过亿的电影的项目经理了,换了舒适的房子,还在努力尝试着谈一段恋爱。
天知道他曾经有多努力地加班,只要是醒着的时间,就拼了命地学习各项技能,甚至包括不属于自己工作领域的本领,一有空就钻研新媒体和大数据,再有闲下来的时间,就干脆打开脑洞,设计海报打发时间。所以现在的他会作图,会摄影,写得了文案,办得了活动,创意点子总能被领导赏识,接下的任务总能完美地执行。
想起去年我劝他换房子,不要住阴郁潮湿的地下室时,他回答我,现在不吃点苦,以后就尝不到糖。这世界人潮拥挤,所有人都想拼了命挤上一列开往好日子的列车,年轻时候不用力闯一闯,到老了就更没机会了。
这世界是很美好,但也足够残忍。
觉得苦,害怕了,退缩了,就会被汹涌的人群挤出这个热闹的世界。
又想起好朋友Y,怀着对爱情所有美好的期待,恋爱了。
那是2014年的冬日,为了结束与男朋友的异地恋,她放弃了在北京的工作,只身一人坐了五个小时的火车跑去上海。到了上海,厚脸皮地去男朋友所在的公司面试。主编做不成就去面试行政,行政面试不上就试编辑,编辑再面试不上就做前台。后她成功成为男朋友所在公司的一名前台。
从北京千里迢迢到上海,折了多半薪水,工种由主编变为前台,都只是为了所谓的爱情。那时候她在上海没有朋友,全公司上下只认识一个和她男朋友关系熟络的女同事。其他人在领快递时才会和她说话,只有这个女孩儿不嫌弃她,于是她们做起了闺密,她开始和她分享恋爱时的许多甜蜜。
Y开始和男朋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周末还会逛个超市看场电影。28岁的她就像刚恋爱的少女,每天都是好心情。她睁眼是春天,闭眼有满山的星星,她总是翘着嘴角睡得很轻,就好像失了一夜的眠。
她以为相爱的人在一起就是爱情和生活的全部意义,但没过多久,她发现男朋友出轨,出轨对象就是她那个无话不谈的闺密。
除了男朋友,那是她在上海唯一认识的朋友。
于是和所有失恋的人一样,她开始哭,开始闹,精神失常,全世界都崩塌掉。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选择了善良,就是敞开了胸膛。选择了毫无保留,就更容易遍体鳞伤。我想,在爱情里动了真心的人,大概都会经过一段落泪委屈又难过的日子吧。
后来Y回到了北京,离开上海的那天没有人送她。她拎着大包小包,踩着被雨淋湿的地面,怅然若失。没有人送也好,免得回头舍不得。
后来,听说她再也没恋爱。
我多半是心疼这样的傻姑娘的,为了爱情奋不顾身,倾其所有奉献出一个女孩子能给的所有青春。她们把自己的心掏出来放在另一半身上,可是当遭遇背叛的一刹那,才发现原来不顾一切爱对方的自己,早已不完整了。
相信爱情,相信地久天长,相信真心会换来珍惜,相信所有甜言蜜语和誓言。
结果却被爱情打败,被时间打败,被辜负打败,被花言巧语和背后的残酷现实打败。
可是输了就是输了,不认输,又能怎样呢?我宁愿你是一个在不顺遂的时刻可以接受失败的人。
但你千万不要认命。
愿赌服输可以,但输了这一局,还有下一局,错过这个人,还可以等到更好的人。
对于那些不爱你的人,要送好的祝福给他,谁知道转角处的路口,我们遇到的下一人,会不会就歪打正着地进入我们生命里。爱情需要修炼,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记得努力修炼自己。
所以即使一个人,你也别害怕,两个人是陪伴,一个人是勇敢。当你认输回到一个人的世界时,不要认命,你要更努力地认真生活?别放弃那些美好的信仰,别回头,别怀念过去的时光,别自我责怪。不是爱的方式不对,只是还没等到对的人,别怀疑自己,你一直都是一个好姑娘。
我希望你我都可以接受意外,接受失败,接受不如意,接受付出得不到回报。接受背叛,接受无法挽救,接受现实的残酷,接受不被人理解。但是打死都不要后悔,不投降,不改变信念,打死不畏惧,不退缩,不迷失自己。始终相信会有好事发生,相信认真善良会有好运气,相信爱与被爱会在春天出现。
承受不了的就释放,接受不来的就拒绝,学会沉默,也学会一个人认真生活。不喜欢的人就远离,热爱的事情拼命追逐,不去讨好不想讨好的人,不为他人而活。不要想方设法与整个世界相处,不要企图让所有人都喜欢你,更不要相信你是铁打的,不怕委屈、不怕伤害。
愿你不会安慰别人,愿你懂得心疼自己。
单枪匹马太多年,都忘记自己有多惨了。这本书送给那些单身很久不相信爱情的人,那些相信爱情却得不到爱情的人,那些只身打拼的人,那些勇敢无畏不肯认输不肯哭的人。想说一句,这么多年,你们真的太辛苦了。
可以在意所有的孤独和失落,但一定不要惧怕痛苦和挫败;可以接受所有没结果的今日,但一定不要放弃那些没有到来的明天;可以接受偶尔不那么坚强,但一定不要丢掉强大的自己。一切看似末日的,终将被证明只是过程。
23岁的狮子男,感恩所得,感恩曾失去,感恩爸妈,还有全宇宙挺我的人。愿世界和平,愿雾霾不再来,愿你我都勇敢又执着。好的一并期待,坏的一律包容,生活里的小幸运与一万点伤害,爱与被爱,温和致敬,娓娓道来。

2004年,在纪念父亲去世一周年的座谈会上,原兰州军区政委李宣化谈起了与骑兵团有关的一件往事。他说:“那年我去看望爱萍同志,说起到摩托化步兵第八师检查工作,这个师的前身就是当年爱萍首长指挥过的军委骑兵团。当我谈起要求部队继承发扬战争年代的光荣传统时,爱萍同志问,部队知道他当年在陕北青阳岔打败仗的事吗?他告诉我说,讲战史,一定不要回避错误和失败,不管是对谁,都要实事求是。他要求我,告诉部队,一定要把他打了败仗的这件事写在战史上,以警示后人。”

1936年2月,陕北青阳岔,老爷子的“麦城”。

我是为了写这本书专程去那里的。从陕蒙交界的毛乌素沙漠的南端,沿长城故道向东行驶,看到的只有残壁的城墙,它们和破碎的沟壑、断裂的山脊、绵亘的黄沙,纵横交错,浑然一体。据说,当年构筑城墙的土是用米汤和羊血搅拌煮成的。史料记载“若锥过寸,则杀工匠”。就是说,城墙筑好后,用铁钉检测,如钉进一寸,工匠就要人头落地了。以此酷刑来保证筑出来的城墙“硬可砺斧”。但世上哪有能逃得过时间打磨的东西呢?当年辉煌一时的巨大工程,终于沉寂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血腥的传说和干燥劲厉的风沙更增添了周围的原始与荒凉。父亲说的“以警示后人”的战斗,就发生在这里。为配合红军主力东征,父亲率骑兵团一举荡平了盘踞在北部三边地区的马匪武装。仗打的艰苦,但还顺利,全歼了靖边之敌,只是在消灭被当地人称作是“泼跛子”这股骑匪时,副团长霍海元牺牲。部队随即奔赴安边,与蒙汉支队联合作战,现在还留下一首父亲当年在马背上写的诗:“百里扬鞭奏凯归”,兴奋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可能就是这个“奏凯归”吧,在回师途中被游匪打了个埋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