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故友知,而长大了进入了中年队伍的行列

俗话说“人过四十,天过午”,只要过了中午,太阳就该渐渐日暮西山了。人进入中年也是如此,不再拥有朝气蓬勃和血气方刚的心了,经过岁月的打磨遇事不再争强好…

几千几十几里路,离北宿崖州。温酒谁有?行人且避让。我欲与人绘声话长短,人人笑我晦涩难释怀。他乡人情冷。几万几十几秒针,崖州月下愁。故事谁听?热茶无人驻。花红叶绿蝉鸣无间歇,世事嘲我迟钝无话说。还是故友知。

俗话说“人过四十,天过午”,只要过了中午,太阳就该渐渐日暮西山了。人进入中年也是如此,不再拥有朝气蓬勃和血气方刚的心了,经过岁月的打磨遇事不再争强好胜、看事也平平淡淡了。在人生的路上有的人事业上惊天动地、有的人事业上平平凡凡,甚至是坎坎坷坷。其实在人生旅途中出现这种情况谁都没有错,只是我们选择了不同生活方式,命运把我们推着走上了不同的道路,过着不同的生活和日子。可这世上的芸芸众生,谁又不是这样呢!在人生的旅途中,从出发点终又到原点,沿途的风景虽然有风有雨有彩虹,有错过去的,有欣赏到的。不为人生在旅途中的憾事和幸事。人到中年,站在生命长路的中途,前看后望皆是茫茫。前为渐已年迈的父母担忧,后为未成年的孩子操心。中年的你才真正体味出上有老下有小的滋味,中年的你真实的感觉到肩头上担子的分量。

中年的你,花季远去,华发已出。生活在一个瞬息万变、规则不明的年代,生活在一个有巨大反差的时代里;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年龄中承担着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压力,难免有诸多的焦虑和烦恼。中年的你必须向前,中年的你在亲人的心中很重要,他们需要你依赖你,在亲人们的眼里你是他们的支柱和天,你是一个家所有人的靠山,再苦再累你不可以倒下也决不可以逃脱。朋友之间的应酬,老人的晚年、孩子的未来、家庭的责任,中年的你必须把所有的风风雨雨一肩挑起。中年的你,要有坚硬肩膀,要担得起风雨,要担得起生活的重负。即使身心疲惫,体力憔悴,咬紧牙关也要给父母一个幸福的晚年,给妻子一个温暖的拥抱,给孩子一个避风的港湾,给家庭一份不悔的承诺。

还是故友知,而长大了进入了中年队伍的行列。年少时想做的事太多,梦想也太多,就像学生时代老师问你,你长大后的梦想是什么?你毫不犹豫首先想到的是我长大后想当官,因为从小你就看到了当官的威风,当官了吃穿什么都不用愁了,好多人求你办事,还能光宗耀祖。我想当工人,当个八级工,挣钱多。想自己开个公司当老板,想为儿子多赚点钱。为圆我一个内心奢望已久的心愿一路跌跌撞撞、风尘仆仆走到了现在,正努力着为叫做生活的所需奋斗而呐喊着,我已经习惯了在这茫然的生活中寻觅,寻觅属于自己的生活和方向,虽然很多时候总会觉得伤心劳累,但我有着自由的灵魂。体会着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人的这份心情。这一切的一切,让我感到的不是脱俗者的坦诚与淡漠,而长大了进入了中年队伍的行列。小时候的梦想和愿望经过努力奋斗都没有如愿,内心总有一些失落,现在像一只失群的孤雁阵阵哀鸣。中年时代没有了少年时代的酒醉痴迷和心情的狂妄,只有忙碌不完的家事和操不完的心,只有没完没了的愁和忧,只有不停的奔波和劳累。

渐渐年老的父母已不是我想象的年龄,那时闲散惯了的我一直以为他们的身体很棒。平时我很少惦记着他们,在自己也步入父辈行列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在不知不觉的时光流逝中踏入了生命的黄昏。才近七十的父亲母亲已经满头银丝,没有了矫健的步履,腰腿问题也多了,行动迟缓,眼睛花了、眼神也没了往日的神情,听力下降了,和他们说话你的大声点,牙齿也掉光了,每次吃饭都不能像年轻时一样大口大口的吃了,甚至不由的撒到地下很多饭,腰板也弯了,干活更是力不从心了,他们苍老得令我悴不及防,望着他们被岁月涂抹的苍老容颜,抚摸着既粗糙又长满老茧的双手,那双手尽管没有为我们创造出多少有价值的东西,但是那是一双抚养我们长大的手,那是一双辛苦乃至奋斗一生的双手,一丝不安的心绪浮在我的心里,这才意识到父母亲都已经是与我们相聚有时日的人了。父母身体每况愈下,你不得不一次次搁住一切事务倍加小心呵护他们风烛残年的身体,虽然倍感疲劳,却毫无怨言。然而心灵的压仰却难以排遣,因为你知道那终的结果必然在某一天会突然降临,你将失去生命中重要的部分,但你却无法阻止。每想到此你的心就会如针扎般的疼,你极力回避不去想,极力强颜欢笑假装不知道,然而每一个深更半夜突然响起的电话都会让你心惊肉跳,脑海里飞快旋转想着不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