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毕生何惧厮杀,日军就从头把柴油浇在此叁人青春的身上

A1折戟沉沙 身埋土下 谁胸怀天下挥霍风华 汗如雨下 豪情尽挥洒~A2邀明月
共摇曳犹记落雪时节 你我分别厮杀夜 心未邪刀剑无情刺眼
大漠荒烟~B1一生何惧厮杀 痛一世牵挂马背鲜血流下 怎有闲去擦笔墨描摹天下
几重金戈铁马此生心系于她 只惜宿命天涯~B2一生何惧厮杀
痛一世牵挂马背鲜血流下 怎有心去擦儿女情长也罢 不愿一世孤家此生如若无她
功成名就亦假~落款:怕只怕有朝一日我落魄坠马风潇潇洒洒
她妖冶成夏只听闻不应答

~B2毕生何惧厮杀,日军就从头把柴油浇在此叁人青春的身上。1938年秋天,日军在占领了我的老家河南省焦作市修武县后,开始围剿麻范桥村,以逼迫村民交出八路军。当天,日军大部队进村后,将差不多上千村民全部赶到村子里的一个晒谷场上。

刘顺元,11岁加入新四军第四师,1987年转业到武汉市。

继而,日军又从人群中拉出10个年轻人,他们用皮鞭反复地抽打着被他们拉出来的村民,然后往这些村民嘴里灌辣椒水。灌完辣椒水后,日军还把他们按在地上用皮鞋踩踏他们的肚子,致受害人满口吐血,命悬一线。

因为施暴未获得只言片语的情报,日军又从人群中拉出村民,然后用铁丝进行捆扎残害。残忍的日军,将村民分成两人一组,用铁丝从他们的手腕中心穿过,将他们捆成一队,以防他们逃跑。之后,又开始用铁丝穿锁骨。他们几个鬼子按倒一个村民,然后把铁丝穿进村民的锁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