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莉总是喜欢叫我师父,独身给了我自由的天

寻找我的情歌!

一段学生时代的爱情

时间:2017-03-21 23:45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时间:2017-03-22 03:03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也许是我天生属身流浪,也许是我太笃信命运,总之缘与份就如同两块同极磁铁相互排斥着,令爱情悄然走过梦的花际。我信奉独身主义,并不是因为爱情屡受曲折,只是矜持地认为,这个时代已很难再找到真正的爱情。世俗的目光已将纯洁的爱情渗入功利的成份。记忆中二十岁的爱情应该是纯情的童话,不考虑什么经济基础,什么住房,什么家庭环境和背景的。可如今二十岁的爱情已如同商品,贴满了名码实价的标牌,失去了她本真的纯情和浪漫,更有甚者只把爱情当作寻找性伙伴的方式。假如仅是如此,又何必花费那许多金钱供养个高级娼妓在家呢,牺牲了事业、时间、爱好,甚至改变了自已的性格,太不值得了。

那时的莉总是喜欢叫我师父,独身给了我自由的天。莉的QQ从2002年毕业到现在给我的信息大约有三千多条,我一条也没有回过。
14年的冬天,有一天她发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师父!我死过一次了?可你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问询了几个同学,原来莉在省城兰州出车祸了,差一点没抢救过来。我心里很是着急,急忙忙地辞职赶往了离开了十多年的铜城,虽是从深圳到铜城有二千多公里的路程,想去看望她。
我从小到上初中一直是在陇原家乡的小村子里面,一直到铜城来上中专时,才发现外面的世界与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差别是那样的大,新室友们在讨论着范志毅,郝海东之类的球星,我可也是连足球都没见过;有室友在弹着吉它哼唱着:怎么能迷上你,我的灰姑娘…
我甚至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世界。你永远不会懂,我那时独自面对于这个陌生地方的恐惧感,一度曾非常地抑郁。在铜城上煤炭中专学校时,那时的我总发呆,总喜欢在课本上涂抹一些可能连自己也不太明白的诗句,坐我前面的莉也很喜欢,因为我喜欢看书,记性相对还行,总是随口可以说出她想不起的诗句,所以她一直喜欢叫我师父。
那时的我,总是莫名其妙地保持着和莉的距离。
农历十一月的铜城已然是有些冷得让人发颤,大街上风吹着细小的沙粒让人眼神迷离。我慢慢地走着,十几年前的事情一幕幕地又重现在了眼前。
“师父啊,今年冬天好冷啊?”,那时的莉总是喜欢叫我师父。 “是的呢!”
“师父啊,今年冬天这么多沙。”
“沙子还没堆住你的嘴呢?”那时的我话总是有些少,也有些倔。
路边有人在热情的推销着他的烤红薯。我回头看了看,莉正在不停地双手对搓让自已不那么冷。
“老板,来一个红薯!”我掏出了身上仅有的5元钱递给了老板。
“小心烫啊!”我顺手把红薯递给了莉,她高兴地将烤红薯捧在手里,左右手交替地拿着,一路叽叽喳喳地说着,我也让她的热情感染,似乎一下子不那么冷了。
“师父,你真好!”莉的眼睛里有一种让人看着亮晶晶的感觉。
我只是笑了笑,静静地看着她走进了女生宿舍。
午后,竞也飘飘洒洒地下起了雪,母校比起我之前上学那会儿漂亮多了,新盖的实验楼,华丽丽的校门,这些看着有些陌生和亲切。学校操场上学弟,学妹们在雪地里打闹着,偶尔有一个捣乱的弄一把雪放进没注意到同学的衣领里,大家笑成了一团,相互间哈哈地笑着。雪球乱飞,一片热闹的景像。
01年,也是这年一个午后,我和莉在蓝球场看台台阶上
莉说:“师父,过完年就是后一学期了呢!” “是的呢!”
莉说:“家人说明年毕业了就给我介绍一个男朋友呢!”
我有些怔然,我脱掉了手套,用手接住了几片雪花,那美妙的雪花儿在手心里瞬时就化成水不见了。
“…” 莉说:“我本想说反对来着,可是家人说反正你现在也没有男朋友。。。”
莉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目光让我有些招难以招架。
莉说:“师父,你做我男朋友好吗?”
我心里有些难过没有做声,看着远处正在打闹的同学。。。二年半时间的同班同学,我给予她的只有那一个烤红薯,以后还能给她什么呢?还仍是那些自己刮肠搜肚拼凑出来的所谓诗句吗?还是一起在校园里走,在课后操场边给她侃的大山?
莉说:“师父!” 我转过身,感觉眼睛有些湿,极力地躲着莉的视线。
“莉,你记得吗,我们去年去市里参加专科成人自考时遇到的那个人吗?他年纪大约有五十多或是六十多岁吧?一个人孤身到处飘泊着,有钱时买些酒菜住个店,滋溜溜地喝着小酒,没钱了,在路边摆个摊,变变魔术,赚个小钱,看看路人。”
“师父,我知道,那是自由!我们在一起也是自由!”
可我拿什么给你呢?其实我想表达的是以后毕业,我有可能和那位老伯一样,得一种叫贫困病,而我以后确实就得了这种病。
“莉,我给不了你什么!我能给你什么呢?”
莉转身哭着走了,那天我在雪地里站了很久,一直想不出来自己去找莉的一个充足理由,就这样吧,她叫我师父也挺好地。
转眼毕业季了,我在学校门口送莉坐上了回她老家的大巴,在上车的一瞬,我想说一句道别的话,却怎么也没说出口,只是挥了挥手,莉也是眼圈发红。
从此就再也没见过了,那大约是2002年的6月。
那年的毕业季,同学们室友们都是三三两两地告别,在煤矿上有关系的同学已经准备去矿上报道了,没关系的则大家在宿舍喝地大醉,相互说着一些“苟富贵,不相忘”的话。
上了三年的学,家里面贷款已然是超过了四万元左右,这对于当时的农村家庭来讲已是个天文数字,因家里的收入一年到头也只有几千块钱。
我坐在宿舍,把床底下攒了三年的课本全拖了出来,全撕地粉碎,就着大风洒出了窗外。飘飘洒洒地一如半年前的雪。
三年中专,一切也终将过去了,这些纪念也让它消失吧,自己淡淡地想。
数字电路教材是我唯一没有撕掉的书,在书第52页,上面是莉清秀的笔迹:
君似明月我似雾,雾随月隐空留露。 君善抚琴我善舞,曲终人离心若堵。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魂随君去终不悔,绵绵相思为君苦。
相思苦,凭谁诉?遥遥不知君何处。 扶门切思君之嘱,登高望断天涯路。
现实生活就如同雾一样,在离毕业约一个月之际,父亲给我寄了一千块钱,写信说了,你现在毕业了,现在学校也不管分配,你自己的工作就想自己的出路吧,家里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就这样直接面对了生活,自己要讨生活了。自己全身上下就这一千块钱,对于未来完全是一片空白,不要说规划生活什么的奢望了,第一个面对的就是生存。
莉喜欢有诗意的生活,我只能给她读自己写的所谓的诗。而不能给莉但给不了充满诗意的生活。就这样吧,给不起,当然也误不起她。
深圳的流水线和快节奏生活就像快进键一样,不知觉间把我带到了2014年。
并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会有回报,我在工厂努力地上班,努力地做好自己,可终究还是仅是在维持生活而已,日子就这样过吧,我轻轻地告诉自己。
在这期间里,莉在QQ上写着她的幸福:结婚了,生子了,在省城办培训学校了,所有的事情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每每这时,我第一总是很庆幸没有让莉跟着自己外出讨生活,毕竟莉现在是幸福的。
不知为什么,在离莉家不远的母校校园里,要不要去看她?我却犹豫起来了,毕竟她已然是有自己的家庭了,这样似乎有些太冒失了。在校园徜徉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去她家去。
回程的票很快拿到了,我也搞不清楚自己是一种什么心态,就这样急匆匆地来,而后又急匆匆地返回了深圳。
直到过了一周左右,莉在她的QQ上秀出了在丽江游玩的照片,后面写着,劫后重生四个字。
有时我在想,假如当初和莉在一起了,没准我们现在也很幸福?
假如当初和莉在一起了,没准我们现在也很快乐?
假如莉出车祸,我去找了她,照顾她,我们现在是不是就在一起了?
可这毕竟只是假如,如同至尊宝的月光宝盒一样,现实是一个魔咒,就算有月光宝盒,可有些事情终还是回不到过去,终了就只落了一句:你看,那个人好像一只狗耶。

相比之下,独身宁静,自由,轻松,有说不尽的乐趣。其实主要的就是独身可以有机会充分享受生命的自由。我大可不必在意撇得满屋的脏衣服。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在一个心情欢畅的日子,吹着口哨将它们洗完晒它一屋子;也不必为柴米油盐操心,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结婚就意昧着对家庭的责任,而我觉得自已目前还缺乏承担这种责任的能力。独身可令我远离家庭琐事,夫妻感情纠纷,养育孩子的辛劳和因家庭经济危机而产生的焦虑不安;独身给了我自由的天,自由的地,我在天为云,在地为风,轻松飘洒,自由自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