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西西指着陈思敏的鼻子说,说谎的永远

Be fixed with light 中国论文网 Works 岑桑 新浪微博@微言岑桑 上期预告:
艾周参加了汪鹿的慢生活体验社。相处中,她发现汪鹿对别人的温柔可能只是一种礼貌。艾周在去吃饭的路上,再次遇见了方至。方至替一个摆地摊的男孩挨打,让她很感动。她跟着方至回到家,发现方至唯一没变的,就是对待方烈,他们父子的感情,还是那样深厚。
Episode Six 命运的轨迹 Orbit of Fate 你有你的过去和未来,
我有我的昨天与他日。 我们是两条相异轨道, 只是在并行的前路中,
看过同一片星河。 Chapter 1:轨迹
西西鉴男法则之二:男生的裤子代表他的品位。上装可以随性,鞋子可以随意,但裤子必须有款有型。
艾周之所以想起西西的法则之二,是在因为她正坐在Befixed的沙发,双眼一直挂在方至走来走去的双腿上。真是太看好了,又直又顺。她觉得西西的法则应该修改一下,男生只要有一双美腿就够了,穿什么裤子都有品位。比如眼前的方至,穿了条破工装裤,又是洞,又是油,可是根本阻挡不了散发出的美好。
方至说:“你准备把桃子放多久?”
对的,艾周不是来赏美腿的,她是托付桃子的。她看了桃子说:“放到放假吧。要不然怕它小命不保。”
桃子和方烈好像很有缘。他们面对面坐着,已经对看半天了。方烈用手指头戳桃子的“秃头”,一下一下,感觉很好玩。桃子也乖,瞪着眼睛让他戳。
方至边收东西,边问:“你怎么不把它留在家里。”
“桃子是我爸送的。我妈会虐待它的。” “你爸妈还天天吵呢?”
“不吵了,已经离了。”艾周无限感慨,“你说咱们这届父母咋这多戏呢。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安安好好过一辈子,再看他们,都是不作一下就难受的节奏。”
方至说:“你知道什么叫身不由己吗?命运决定你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是没得选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轨迹。轮不到你自己选择做什么样的人。”
艾周咂了咂嘴,不知道怎么接。也许是这几年他与她的境遇太过不同。她感觉自己仍是小孩心性,但方至却有了一点点沧桑感。她说:“要不要这么悲观,人要肯努力,还是可以改变命运的好吧。”
方至的手边正好有卷封箱�z带。他“刺”地扯开一段贴在箱子上说:“这就是命运,前半截已经贴好了,后面不论多长,你都要沿着这个方向贴下去。”
“谁说不能。”艾周跳过来,干净利落地撕断胶带说:“换个地方重贴不就行了?”
方至伸手摸了摸他黏过的胶带,说:“许多人以为自己可以隔断过去,重新开始。其实是不能的。你做过的事,终究会决定你的未来。”
艾周说:“你知道吗?你完全不像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新时代青年。”
这一口长气说的,差点没把艾周憋死。连没什么幽默感的方至,都被她逗得弯起了嘴角。
已经是晚上6点,方至的朋友骑着车子过来了。有的刚下课,有的刚下班。总之7个人凑齐了5个。他们一进屋就看见了桃子,一起围过去。小浩克说:“哎呀,哪来的狗啊?”
还是狗嘴眼尖。他向艾周的方向努了努嘴。大家才看见了艾周。
艾周心里这个气啊。虽然自己不是美女,可是在这么一帮男生眼里存在感低得还不如桃子,也真是过分。这大概是汪鹿系男生和方至系男生的区别吧。一个即便对你无感也会以礼相待,一个无感就等于无视。要是现在沙发上坐的是美美的朱西西。他们保证不会漏看。
小浩克又嚷了一声:“小爆,新活儿安排得怎么样了?”
狗嘴在一旁,又推了他一把说:“一会儿再说。”
这点儿事艾周还是懂的。肯定是有什么事不能让她知道了。她站起来说:“方至,我先走了。桃子就拜托你了。”
方至忙着整理东西,没说话,也没转头,只是抬起手摆了摆,算作应答。
艾周撇了撇嘴,走出了Befixed。她说不出自己要期待什么,但心里却有一点失落。深冬的天空,黑得极快,弥漫着一层淡灰的雾。
忽然小浩克从门里追出来说:“等一下,至哥说天黑了,让我送你回去。”
一瞬间,艾周心里的失落全没了,换作一片暖心的水。她推辞说:“不用了,街上还有好多人呢。”
“还是送吧。”小浩克双手插兜走到艾周身边,说,“你叫什么啊?” “艾周。”
“哦――”小浩克恍然大悟地说,“至哥非要自己绑的那个女生就是你啊!” “什么?”
小浩克下意识地捂住嘴说:“我是不是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Chapter 2:鬼上身
艾周一路都在想方至为什么非要亲自绑自己呢? 他是怕别人弄伤她吧?
这个答案让她的心脏怦怦乱跳。说实话,每次回想起电梯里发生的一幕,她心里都有120个怨气。但忽然得到了新答案,一切又都变得不一样了。她忍不住再次展开了YY大法,深度揣测着面具下的方至,究竟会是怎样的表情。
小浩克把艾周送宿舍楼下就离开了。她飘飘悠悠地回了宿舍。只是刚推门,屋里就发出两声惊叫。艾周吓得一哆嗦。
宿舍里,只有朱西西和徐颖。两个人几乎吓瘫在床上。徐颖拍着胸口说:“你可吓死我了。”
“是你们吓死了。”艾周关上门说,“你们在干吗?”
朱西西从背后拿出一封信说:“你好奇不?”
那封信一看就知道是陈思敏的。因为几乎是每周一封。陈思敏去图书馆看书通常9点才会回来。所以朱西西才起了偷看的念头。
艾周说:“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朱西西把信放在床上说,“你看,这封没粘牢。拿水润一下就能开。看完了再给她粘上。”
徐颖拿了湿毛巾过来说:“管她呢。谁让她那么招人烦。”
宿舍里就是这样,面对不合群的那一个,大家的道德水准普遍下降。当然,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艾周加入偷看的行列。
没一会儿,徐颖就慢慢地把信封打开了,里面只有一张泛黄的纸。应该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一边有毛楂儿。正反面都写满了,但只有三个字。
朱西西看见顿时炸了! 因为那三个字是“江纪言”!
朱西西拿着那张信纸,反反复复地说:“这是什么意思?她这是什么意思!”
突然间,宿舍的门开了。是陈思敏。她今天忘了带手机回来取,没想到正好看见拆信这一幕。艾周和徐颖全都吓呆了。陈思敏微怔了一下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冷冰冰地说:“谁让你们动我东西的?还给我!”
可朱西西根本不理她要信的茬。她说:“你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会有江纪言的名字!”
“关你什么事!”陈思敏平时看起来文静,发起脾气来却冷冽异常。
朱西西嚷着说:“他是我男朋友,当然关我的事。”
陈思敏却轻哼了一声,说:“你自己说过的,反正也是一年。又何必在意这些呢?把信还我。要不然我去叫管理老师来。”
朱西西没有办法,愤恨地把信扔给她,说:“你好放聪明点,我看中的东西,谁都别想动!”
陈思敏从地上捡起来,说:“你不用担心这个的。你还是担心一下你看中的东西,会不会看中你吧。”
说完,她就拿起手机,拉开房门走了。
朱西西气得浑身发抖。艾周安慰她说:“算了,算了,别生气了。说不定是同名呢。”
“怎么可能!哪有那么多同名的人。”
跑去关门的徐颖,指着门板上的画,说:“哎,你们看,这个沙滩上是不是多了个人影?”
艾周瞥了一眼,远远看去,在沙滩和海水之间,依稀有个人形的轮廓。不过,说是被谁摸脏了,应该更贴切。
朱西西正有气没处撒呢。她对着徐颖喊:“有病啊!谁看她的破画!快点把门关上。”
这天晚上,402的气氛异样紧张。陈思敏9点准时回来,一言不发地洗漱上床。朱西西把艾周喊过来陪她。两个人躺在一起,嘀嘀咕咕地一直说到12点。陈思敏大概也是顾忌到刚吵过架,没有说她那句“夜谈名言”。
慢慢地,朱西西和艾周也开始困了,有一句没一句的,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可就在她们迷迷蒙蒙之间,躺在对面床上的陈思敏忽然直直地坐了起来。朱西西第一个看到,推了艾周一把,示意看过去。昏暗的光线中,艾周也看不清陈思敏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只觉得她一脸木然地坐在黑暗中,一动不动。
场面实在太诡异了,两个人吓着汗毛都立起来了。艾周正犹豫要不要叫陈思敏一声。陈思敏却转身下了床,在镜子前拿起梳子梳了两下头发,然后给自己编了两条乱糟糟的麻花辫子。朱西西和艾周彼此紧握住对方的手,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陈思敏扎好了头发,又走回床边,从床底下的衣箱里翻出一件蓝格子的连衣裙,胡乱地往身上一套,开门出去了。
朱西西咬着手指,半晌都不敢说话。直到外面听不到声音,她才轻声说:“她是鬼上身吗?”
“是……梦游吧。”艾周怕怕地说,“西西,咱们以后还是少招惹她吧。太吓人了。”
“�l怕她啊!” 不过听声音就知道,朱西西也就是嘴硬。 Chapter 3:有一种男生
第二天清晨,艾周醒来的时候,陈思敏也刚起床。她看起来正常如初,好像完全不记得昨天晚上做过什么,洗漱之后,带着书和耳机就走了。艾周和朱西西在课间的时候又说起她。
朱西西说:“咱们宿舍楼里闹鬼,肯定就是她了。半夜三更出去梦游,跟鬼一样。”
艾周却拄着下巴说:“你还记得她的信吗?” “怎么了?”
当时情况乱糟糟的不及细想,现在回想起来,艾周觉得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她说:“那个笔迹应该就是陈思敏自己的吧。”
朱西西一愣说:“对啊,难道是她自己给自己写信?”
“你没发现那个信纸很旧吗?而且字体也比现在的幼稚一点。” “好像……是这样。”
“而且很明显,那张纸是从日记本上撕下来的,对吧?” “那怎么了?”
艾周柯南似的摸了摸下巴说:“她可是每周收一封啊。也就是说,有人每周给她寄一页她以前的日记。”
“我靠!”朱西西被这个推理震惊了。她说:“那个人是变态吗?”
艾周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也是瞎猜。”
“那你继续瞎猜,她和江纪言有什么关系。”
艾周白眼连翻。她说:“这我上哪儿猜去。你直接问江纪言不就好了。”
中午,朱西西真的就去找江纪言了。她要拉艾周一起去。艾周说:“我不去了。我想去看看桃子。”
朱西西这才想起来,艾周昨天把桃子送走了。她说:“都是陈思敏闹的,让我把桃子的事都忘了。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去看。”
艾周连忙拒绝说:“不用了,你还是去找你老公吧。把事问清楚比较好。”
艾周只是告诉朱西西把桃子放在了朋友家,可没敢告诉她放在了方至那里。要不然,朱西西非原地爆炸不可。
那天艾周吃过午饭,去找方至。Befixed里只有方至和小爆。桃子见到艾周格外开心,一蹦三跳地扑到艾周怀里来,一边哼哼,一边舔。Befixed里的东西收拾得快差不多了。方至拿着卷尺测量墙壁。他看见艾周和她点点头,继续量他的墙。
有一种特别气人的男生,就方至这样的。你出现和不出现,只是一个点头的区别。
艾周凑过去说:“要帮忙吗?” “你不懂。” “我可以的。” “让开。” “你……”
“姐姐,姐姐,快来我这儿,给我帮忙。”
小爆溜溜跑过来把艾周领走了。他懂方至了,做事讨厌有人在旁边。小爆也挺忙的。艾周回头看了眼方至,不太情愿地说:“要我干什么?”
小爆面前有一个巨大的工作台,上面乱七八糟地放着一堆电子设备。电脑啦、平板啦、手机……中间还有一架黑色的6翼无人机。
小爆拿起一块智能手表,戴在艾周的手腕上,说:“走走看。”
艾周莫名其妙地走了两步,问:“怎么了?” “继续走。”
小爆拿起iPad按了按,放在桌上的无人机“呼”地腾空而起。艾周向前走了几步,那架无人机跟着就过来。
艾周乐了:“这东西好玩儿啊,是跟拍用的吗?”
说着,她又向前跑了几步。无人机立时追了过来。艾周转了圈说:“有种当明星的感觉呢!”
小爆对着方至说:“至哥,怎么样,这个新装备周六用上,拍出来的肯定拉风。”
“周六拍什么啊?”艾周好奇地问。 方至“啪”地收起卷尺说:“不关你的事。”
艾周觉得和方至在一起简直要憋死了,有一种想要发泄却没处发的郁闷感。
方至的手机闹表响了。他去药柜里给方烈拿药,随口说:“小爆,喂饭。”
艾周原以为是给方烈准备下午茶,没想到小爆从一堆杂物堆里翻出一袋狗粮。桃子屁颠屁颠跑过去。艾周一看,牌子不是她原来常买的。她问:“怎么不吃我带来的。”
“扔了。”小爆很自然地答。 “为毛啊?”
小爆哗哗地给桃子倒了一碗说:“至哥说了,那个牌子的吃了得肾结石。”
艾周张了张嘴,竟无言对。 Chapter 4:八卦的代价
傍晚,艾周一个人躺在宿舍的床上,看着手机上的视频。视频是白天无人机拍下来的。小爆发给了她。艾周看了一遍又一遍。当然她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看背景里的方至。都说认真工作的男生帅。看来一点都不假。他低着头,头发刚过眉线,遮出一小片阴影。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没什么表情也让人怦然心动。
他和艾周印象中的样子,变得太多了。从前,他会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对自己好,可现在呢,总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然而有些没人在意的细节,他却又偏偏想得到。
忽然,艾周暂停住了视频。因为无人机在转动角度的时候,刚好拍到了小爆放在工作台上的电脑,屏幕上是幅列表,有一行被标红了。艾周截图,放大,发现是份港口货运的时间表。标红的那条显现是周六晚上8点到岗。
艾周大概猜出了一二三。她咬了咬下唇,自言自语地说:“好吧,不带我去,我自己去。看你们搞什么鬼。”
朱西西正好进门,她说:“你一个人美什么呢?” “没什么啊。看剧呢。”
有关方至的事,艾周是万万不能和西西说的。说了后果不堪设想。朱西西把包往床上一扔,说:“让你去你不去。今天汪鹿还在问你怎么没来。”
“他问我?” “对啊。你不信啊?”
“不是啦。”艾周拄着下巴说,“西西,你知道吗?和小鹿在一起,他只要对我有一点点好,我就会产生一大堆我何德何能啊,何德何能的感觉。”
“我懂的。”朱西西坐上艾周的床说,“我和江纪言开始不就这样吗?但是后面你就明白了,他再怎么好,再怎么牛,也是个男生。”
艾周喃喃地念着这几个字,心里却跳出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是啊!
他再怎么好,再怎么牛,也只是个男生嘛。
艾周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她重重地拍了朱西西一掌说:“对了,你问了没?”
“问了问了。” “江纪言怎么说?” “他说,他从小一堆迷妹,哪能都认识呢。”
“也是,他们都是上海人啊!江纪言那么能出风头,说不定陈思敏以前暗恋人家。”
真是说谁谁到。艾周话音没落。陈思敏就推门进来了。宿舍里的温度骤降20℃。艾周和朱西西并排坐在一起,闭嘴看着她。显然,在气势上,她们占了上�L。然而,陈思敏却使出了撒手锏。她从包里拿出一把小锤子,在床铺的内墙上钉了一根钉子。然后她又从包里掏出一副12寸的相框,调了调绳子挂在了小钉子上。
朱西西探头看了一眼,顿时气得从床上跳起来。她说:“你给我摘了!”
原来相框里的照片,竟然是江纪言的半身像。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这张照片竟然是黑白的。
朱西西指着陈思敏的鼻子说:“你什么意思!”
陈思敏却微微地笑了,她说:“我什么意思,你自己猜吧。你是觉得我想他也行,咒他也行。你不是特别爱八卦吗?那你就继续扒,看看还能扒出什么来!”
朱西西气急败坏,扬手就掴了陈思敏一个巴掌。这巴掌来得又快又响,艾周想拦都没拦住。毕竟是同一个宿舍的,吵吵架就算了。动手打人可就不好收场了。
陈思敏的脸瞬间肿了。她大概是被打蒙了,右手轻轻摸着脸颊,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朱西西趁势接着开骂。她说:“我告诉你。别以为半夜三更装个鬼上身我就怕了你!你要是再敢打我男朋友的主意,我就撕了你!”
可陈思敏听到“鬼上身”三个字,眼神陡然一凛,她说:“你……你说我晚上……”
看到陈思敏的反应,朱西西更加得意了。她抄着手,微探着头说:“你就不用装了吧,鬼、上、身同学!”
陈思敏全身都是一颤。她大概是气急了,胡乱抓起手边的小锤子,向朱西西掷了过去,嘴里大喊着:“你胡说!”
朱西西原本就探着头,再加上毫无防备,来不及躲闪,小锤子就箭一样飞到了眼前。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艾周从一旁横冲了过来,一把打飞了锤子。
然而,宿舍的空间实在太小了,飞出去的锤子撞在床沿,直弹了回来,重重砸在了艾周的鼻子上。
起初,艾周是没觉得疼的,只是觉得一股酸麻穿破天际,接着眼泪和鼻血如滔滔江水,奔流而出。
朱西西吓坏了,她抱着满脸鲜血的艾周,不嫌事大地喊:“杀人啦!”
艾周伸手拉住她说:“别瞎叫,快拿毛巾来。”
就在这时,宿舍门“咚”的一声被踹开了。 是方至!
艾周看见他的那一刻,瞬间怔住了。只是她脑海跳出来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女生宿舍楼,他是怎么进来的!
上市预告:
方至和他的Befixed周六到底要去做什么呢?陈思敏和江纪言到底又是什么关系?寒假之后,方至和江纪言这对死对头竟然成了同门。究竟是谁在暗中帮方至的忙?而艾周与方至这两条不同的轨迹是否终同行?地球是圆的,他们终究会回到初相识的海滩,只是等待他们的,却是一个未知的结局……想知道是个怎样的结局吗?坐等2017年3月书上市吧!

说谎的永远

你有点顾虑 有点彷徨 我有点胆怯 有点忧伤 你温柔霸道 冷俊高傲 我刁蛮任性
自立清高 你不爱我才会彷徨 我太爱你才会忧伤 你不在乎 高傲到忘了我是谁
我太在乎 任性到忘了我是谁 你对我平淡的像杯水 我对你炽热的像把火 原来
我们之间只剩下水火 是相见恨晚 还是不够勇敢 感叹 你我之间从未存在的永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