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雪中相思,《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旗手雨果》赌钱网站


要:《悲惨世界》是大文豪维克多・雨果的代表作之一,作品描绘了19世纪法国生活的诸多方面。笔者试图运用文本分析的手法,详细论述了通过对照以及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结合的混搭手法在小说中的运用及其发挥的特殊效果。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对照 现实主义 浪漫主义 一、引言
《悲惨世界》涵盖了19世纪法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其历史还原度堪比史书;小说采用了鲜明的对照手法,并娴熟地运用了浪漫主义流派的写作技巧,文笔优美,想象丰富,兼有细致的心理描写和直白的情感抒发。通过描述人与腐朽社会的对立和抗争,宣扬了人道主义思想,鞭挞了异化的人性,促进了人性的复归。无论从艺术价值还是社会价值方面进行考量,它都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作品,堪称是世界文坛史上的瑰宝。
二、对照手法
《悲惨世界》这部小说中沿用了雨果“一生坚持和崇尚的‘美丑对照原则’”{1}。雨果游历欧洲的经历给他的创作找到了灵感。“西班牙建筑艺术,使雨果金色的想象振翅,他领悟到了空间艺术的对照成形。《悲惨世界》的结构,就是诗人时空对照、虚实对照、明暗对照、崇高优美与滑稽丑怪全面对照的艺术范本。”{2}
不同个体之间的对照
几乎所有美好品质都集合在了米里哀主教身上。主教每天的作息非常有规律,“他一生中每一天的时刻都会被祈祷、上祭、布施……克己、信人、学习、劳动这些事充满了的”。他是一个风趣幽默的人,总是能用自己的幽默化解尴尬,解决矛盾;他乐善好施,“所有的钱都早已在收入以前付出了……却永远没有余款”;对于任何生物他都是报以仁爱之心,“外形的丑陋和本性的怪异都不能惊动他,他却反而会受到感动,几乎起爱怜的心”。
相较于米里哀主教,沙威“身材高大,穿一件铁灰色礼服,拿条粗棍,戴顶平边帽……做出一种别有用心的丑态”。“塌鼻子”“深鼻孔”“络腮胡子”等粗犷的特征为我们呈现了这样一位“人脸加在狼身的狗头上”的人。米里哀主教是人道主义思想的化身,而沙威是资本主义秩序和法律的维系者,他们一位宽仁博爱,另一个冷血无情。作者借真善美与假恶丑的对比表达了对资本主义的愤慨和嫉恨,讴歌了人道主义思想的崇高,倡导用人道主义思想去挽救腐朽的旧社会。此外,两者对待冉阿让的态度也十分迥异。面对刚刚刑满释放、人人避之不及的冉阿让,主教将他迎进屋子,为他免费提供食宿,用“我的朋友”“请”“您”等字眼来称呼冉阿让。在主教的感化下,冉阿让成了一位人人敬仰的市长,他传播人道主义思想,俨然成了米里哀主教第二。冉阿让无论身处何地、担任何职,都会带着两个主教送的银烛台,因为那烛台照亮的是悲惨世界里前往理想国度的道路。相较于米里哀主教,沙威对冉阿让一直是怀疑和敌视的,他坚决认同“法律有权随意指定某人为罪犯,并且不容下层的人申辩”。冉阿让在他眼中无论贫穷富有,都是罪犯。米里哀主教和沙威警探无论从外貌、性格、对待主人公的态度以及产生的影响上来看都有着巨大的差异。
雨果正是通过这样的迥异,表达了自己对于人道主义思想的热衷和推崇,同时也暗示了资产阶级旧势力的终消亡。
同一个体的前后对比
“冉阿让的一生经历了善―恶―善的曲折转变”{3}。“冉阿让走进监狱时一面痛哭,一面战栗,出狱时却无动于衷;他进去时悲痛欲绝,出来时老气横秋”。冉阿让给社会定了罪,决心报复。幸运的是,主教及时挽救了冉阿让的灵魂。这样的变化发人深省。表面上来看,是严酷的法律将他送进了监狱;究其根源,是资产阶级对穷人的歧视、社会的不公令他犯罪。令他好转的是主教的人道主义思想:平等地对待一切,尊重人,爱护人。雨果借冉阿让之转变赞扬了人道主义教人向善,挽救人性的功劳。冉阿让的转变还体现在他的政治立场上。重拾自我的冉阿让成了市长,他精心经营着这个资产阶级政府,希望建立一个理想的“世外桃源”。但是,“商马第事件”彻底粉碎了他的理想。冉阿让意识到不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秩序就没有真正的自由平等的世界。于是,他毅然加入到反对资产阶级的抗争中。从改良到革命,为现实所迫,也是局势使然,旧秩序的腐朽没落已经到了不破不立的地步。雨果借此表达了自己偏于革命的政治倾向。
三、浪漫现实主义
《悲惨世界》的另一大特色就是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融合,“它是一部以现实主义为基调,又具有浓厚浪漫主义色彩的作品”{4}。受夏多布里昂的影响,雨果早期的作品主要以讴歌爱情、咏叹自然为主。然而从19世纪40年代开始,“雨果投笔从政,把主要精力投入政治活动……其思想基础是人道主义”{5}。1848年12月拿破仑三世发动政变,雨果被迫逃离法国。十九年的流亡生活令他反思,雨果开始向现实主义转型。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雨果具有了创作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杂糅的作品的可能。笔者试图从人物塑造、篇章布局和主题情感三个方面进行阐释。
特殊的平凡人
小说中的人物塑造很有特点:一方面,秉承了现实主义小说“以描绘普通人客观现实生活为重点”{6};另一方面,赋予了人物特殊的能力。冉阿让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层劳动人民,身份低微,连名字都是胡乱起的。“浪漫主义文学大师不用肉眼去观察世界,而是凭借天使的幻想”{7}。雨果大胆想象,赋予了冉阿让这个普通人惊人的天赋。他体质强健,气力过人,“有时他可以代替一个千斤顶”;他改良了宝石制造工艺,是个天生的匠才,同时又可以管理一座城市。但是从小说中并没有找到有关他学习经历的介绍。如此说来,冉阿让便是一位无师自通的全才。
叙论结合
按照广泛接受的现实主义的含义,“现实主义根本的宗旨就是真实客观地再现社会现实”{8},其中重要的是“客观”“真实”。也就是说,作者要尽可能依靠事实说话,以客观公正的态度叙述一件事。雨果却经常在一些大是大非面前跳出来。“人的性情真能那样彻头彻尾完全改变吗……人心难道也能像矮屋下的背脊一样,因痛苦压迫过甚而蜷曲萎缩变为畸形丑态,造成各种不可救药的残废吗?”这段话就是作者对于冉阿让不幸遭遇的激烈辩论。文中多次出现类似的片段,仿佛雨果是在和一个资产阶级的卫道士进行辩驳,他强烈地谴责法律的不公、社会的歧视,直截了当地抒发自己不满的情绪和为弱者打抱不平的正气。沉稳客观的现实主义叙事手法,再加以澎湃的浪漫主义手法进行议论评述,夹叙夹议,一针见血地反映当时的社会现状,揭露资产阶级社会的黑暗面。呐喊式的议论让自由民主者大快人心,令封建保守派胆战心惊,这是一部真正具有匕首般威力的文章。
大爱与小爱
浪漫主义偏向一些狭隘的文艺题材,其主题思想上偏于男女爱情,而现实主义则是站在更高的平台上,“通过展现广阔的社会生活图景来揭露社会的黑暗面”{9},偏于对社会,对国家乃至全人类的关注。儿女之情为小爱,人道主义属大爱。小说以宣扬人道主义思想的大爱为主线,当中也穿插着马吕斯和珂赛特的浪漫的小爱,温馨甜蜜,令人神往。雨果对于这样的爱情故事节奏的拿捏恰到好处,这也是雨果炉火纯青的浪漫主义笔法的好展现。在严肃庄重的大爱当中,掺杂着这样温馨甜美的小爱,张弛有度,不用一直紧绷神经,面对家国大事。
综上所述,雨果通过奇特的想象赋予平凡人以“神力”;以夹叙夹议的方式在刻画社会现实的同时抒发自己内心的真情实感;歌颂崇高的人道主义思想的同时不忘赞美甜美的爱情。以现实主义为基调的作品点缀上浪漫主义的色彩,二者相辅相成,奏出绝妙和弦。
四、结论
雨果一生硕果累累,是着作等身的文学家、人道主义者。通过对照以及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结合的混搭手法,雨果揭露了社会的黑暗和统治阶级的罪恶,提出了改造社会的道德理想,集中反映了作者的人道主义思想。
{1}{3}
谢斯:《〈悲惨世界〉和人道主义》,《语文建设》2013年第8期,第23页,第24页。
{2} 王忠勇:《〈悲惨世界〉鉴赏》,重庆出版社1988年版,第195页。 {4}
陈伯通:《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旗手雨果》,商务印书馆1984年版,第40页。 {5}
[苏]普什科夫:《法国文学简史》,盛澄华、李宗杰译,作家出版社1958年版,第99页。
{6}{8}{9}
殷企平、朱安博:《什么是现实主义文学》,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第7页,第3页,第5页。
{7} 邹纯芝:《想象力世界――浪漫主义文学》,海南出版社1993年版,第6页。
参考文献: [1]
陈伯通.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旗手雨果[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 [2]
[法]维克多・雨果.悲惨世界[M].李丹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
[3]
[苏]普什科夫.法国文学简史[M].盛澄华,李宗杰译.北京:作家出版社,1958.
[4] 王忠勇.《悲惨世界》鉴赏[M].重庆:重庆出版社,1988. [5]
谢斯.《悲惨世界》和人道主义[J].语文建设,2013. [6]这样的雪中相思,《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旗手雨果》赌钱网站。
殷企平,朱安博.什么是现实主义文学[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1.
[7] 邹纯芝.想象力世界――浪漫主义文学[M].海口:海南出版社,1993.

王 倩
任教于西安市铁一中,所带学生高考成绩优秀。郑州铁路局骨干教师,西安市教学能手。2005年获全国中语会“创新写作教学与研究”课题成果展示会观摩课一等奖;多篇论文获全国、省市区级一等奖;参与编写《唐诗鉴赏辞典》、《“新课程”读本》等书;参加国家“十五”“十一五”重点科研课题并获奖。
中国论文网
“孟冬,廿三日,小雪,一候虹藏不见”,这一天,大半个北中国都在下雪。
2016年的第一场雪,比往年都早一些,应节气而至。雪舞回风,轻盈如羽;落在发上、伞上,却飒飒有声;不过片刻时间,衣襟上便铺满碎琼。城市里固然见不到张宗子笔下“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的苍茫幽奇之景,但阶上、路上、屋上、未及脱尽黄叶的树上,都堆粉砌玉,纯然一个琉璃世界。至晚,风静雪不闲,隔窗对雪,想起山阴王子猷“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这位放诞任性的魏晋名士,雪中佳兴发,留下让人羡叹的佳话;想起白居易“晚来天欲雪,欲饮一杯无”,想起他于冬雪欲来、身心俱闲之际对朋友的惦念;想起刘长卿“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想起雪中的清苦孤冷与借宿山中的温暖慰藉……千年的雪,落在江上轻舟上,落在黄芦钓船上,落在亭榭楼台上,落在柴扉茅屋上,也落在思妇凭倚的危栏上。雪,惯见人世忧欢、相思情韵。
人间自有痴儿女,相思不尽,愁思不绝。关汉卿有一组《大德歌》,“春”“夏”“秋”“冬”四章,“春”里子规哀啼、双燕呢喃;“夏”里清风寄情,石榴花绽;“秋”里细雨和泪,蛩声凄切;“冬”里大雪纷飞,江梅清苦:女子诉不完的离愁、滴不尽的相思泪,都在春夏秋冬四季往复中交付了岁月。四首曲子,皆是尘世风味,又别有雅怀。也许是因为冬雪清冷的缘故吧,其中《大德歌・冬》既写出销魂蚀骨的相思味,却更有清绝幽奇的雅韵。
雪如柳絮,因风而起,舞得天地萧素清寒;雪又似杨花,点点侵入罗幕,引动别恨。这似柳絮又似杨花的纷纷大雪,总让人想起春日的送别:在满城如雪的风絮里,女子凭栏望见那人渐行渐远,消失在迢迢平芜后、隐隐青山中。送别虽然伤感,但还有背影留下了些许慰藉,而别后思念在四季中升腾、沉淀,无处安放,终,关爱与惦念的余温慢慢消散了,只剩下无边的寂寞。这大雪像是要将过往的一切爱恋埋葬,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此刻,不会有一个冒雪而来的归人,罢了,还是闭掩重门,将冷风寒雪都挡在门外,也免去一切世人眼光的探问。“掩重门”是一个意味深长的动作,隐逸者掩门是为摈去俗人侵扰,独守清净;女子掩门,则是将无人可托的爱意与深幽的寂寞紧抱于怀。刘方平的《春怨》“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里,宫中女子无依无伴、与世隔绝,深门紧闭,在凄凉孤独中打发日子;李重元的《忆王孙》“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则是相思萦怀的女子,伤春伤己,她闭门以拒绝怜悯,只愿细细咀嚼忧伤。这两首诗词里的“闭门”都在暮春黄昏,而关汉卿笔下的女子在雪中闭掩重门,是以此了结了自己一年的期望,她内心深深的失望而沉重的悲哀,都在紧闭的重门之后由自己担荷。
这样清冷寂寥,这般寂寞孤单,又怎能不断魂呢?一整年随四季流转的相思,损了灵魂,也瘦了身形。“瘦损江梅韵”,这一句像是浓情与时间一起酿成的美酒。这杯酒,入口酸涩:“瘦损”二字显得伶仃孤苦,让人想到女子香肌渐减,衣带渐宽,女子瘦本来可以显出轻盈清妙之姿,但“瘦则瘦不似今番”,昔日容色全因相思而憔悴,此二字里有多少无眠之夜辗转枕上的怨、叹、嗔、痴,只有捱过漫漫黑夜的人才知晓了。这杯酒,再品微甜:“江梅韵”让人仿佛望见清江之畔,点点雪飞,野梅在一片清寂中,也绽放冰雪之姿,雪之清寒空灵与梅的疏奇清瘦本是相宜的,风里挟着寒雪,也裹着梅的幽香,雪树同色,江风自波,画意清绝,诗韵天成,而且人似梅花,梅花似人,一般美丽,一般瘦损。这杯酒,三品醇厚:“江梅”,念着这两个字,眼前便幻化出一个唐朝女子――江采苹,她姿容明秀,兰心蕙质,性癖爱梅,玄宗对她情热之时,在她所居之处遍植梅树,只可惜,孤高自许、目无下尘的“梅精”,终敌不过杨玉环丰腴之姿、巧笑之媚、解语之欢,“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梅妃谢绝皇帝垂怜,却不能获得爱情,“如花斯新,如玉斯温”,却终“身似梅而飘零”。关汉卿写曲,多世俗言语,这一句将雪中梅、相思人与前尘往事熔铸为奇绝、幽绝、胜绝之辞,可知《析津志》里说他“生而倜傥,博学能文,滑稽多智,蕴藉风流”并非虚言。
不过,元散曲原本是俚俗之曲,元代文人又不比宋代士人生活优裕、气度闲雅,宋代士子可将“井水饮处皆能歌之”的俗曲村调化为雅歌,而一直混迹市井的元代文人所作曲子终不脱“俗”之本色,“那里是清江江上村,香闺里冷落谁瞅问?好一个憔悴的凭栏人”,这三句雅中有俗,俗雅相映,颇有意趣。凭栏而望,无论在唐诗宋词还是元曲里,总是一幅美丽而忧伤的图景,壮士凭栏,眺望大地山河,“把栏杆拍遍”,壮怀激烈,却“无人会、登临意”;而女子妆罢倚栏,�望江上千帆,乍喜还悲,免不了“肠断白苹洲”。雪天闺中人掩门而思,但终有不甘,便徙倚楼上,凭栏而望:天地纯然,唯清江一痕如碧;雪落清江,倏而不见;江流宛转,恰是九曲回肠。纷纷暮雪,失了楼台,渺了行迹,哪里能见到江上村落,那江村的烟火色平时会给她一点暖意,“茅舍竹篱依小屿”,定有“欢笑有儿童”(李钢《望江南》的温馨欢乐,而此刻望而不见,徒增伤感。江上村落不见炊烟,香闺里的人又有谁瞅谁安慰呢?雪的清寒浸染了香�|,一颗心也浸在寒冷的冬天里。原本“掩重门”只为留一点微温,留一点念想,而不曾想更增寂寞。断魂人遇断魂天,年华也憔悴,灵魂也苍老了。
元代文人身处底层,进身无路,理想幻灭,遂混迹市井,以“铜豌豆”自居的关汉卿更是厮混于勾栏行院,这个落魄士子从底层女子的身上发现了大胆炽烈而真挚率性的爱情,他的传世散曲多半写这些女子的旖旎情思。关汉卿以“本色当行”着称,语言不求藻饰训雅,大都质朴自然,尖新泼辣,写男女情爱便有“宽尽衣,一搦腰肢细”的香艳缠绵,有“拣口儿食,陡恁的无滋味”的大胆直露,有“你性随邪,迷恋不来也;我心痴呆,等到月儿斜”的率直烂漫,而这首写闺情相思的《大德歌》,词清、兴雅、情真、味幽,竟有几分王实甫“花间美人”那般深婉优美的韵致,是雪的清明洗净了俗心俗态,还是关汉卿并非不能“雅”,只是刻意以“俗”来确认自己独特的存在呢?无论如何,这样的雪中相思,少了艳俗泼辣,多了几分清韵。
雪落长安,渐至无声,风声悄寂,天地寂然,连引擎声都喑哑了,城市里为生计奔忙的人暂得安闲,心灵乘雪翩然飞往千百年前的古典中国。雪,见惯千百年来的人世忧欢,在每一个疲倦慵懒的落雪黄昏,在每一个晶明清澈的雪霁清晨。丙申年,小雪,我在这一天,在关汉卿清唱的小曲里,也窥见了清瘦如雪梅的相思爱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