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地方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一种声音,越网越近我被网在了中央网成了一条啊

月光酒向半合着的淡粉色窗帘星光点点,点点星光着一袭白裙,肆意地披洒长发把自己蜷在浓浓的墨香里此刻秋日的晚风轻轻扣响我的窗棂于是轻轻地赤着脚走去生怕风儿给吓跑

丹尼尔一打开门,就看到乌黑的枪口,他马上意识到,这可不是普通的客人。拿枪的那位不速之客是个独眼龙,他打开门,一辆黑色汽车停在公寓外的停车场

敞开窗户眯上眼便闻到一股秋意试图把手伸向窗外触摸秋意时月光趁我不注意便如洒开着的鱼网把我给网住越网越近,越网越近我被网在了中央网成了一条啊,月光鱼

丹尼尔一打开门,就看到乌黑的枪口,他马上意识到,这可不是普通的客人。拿枪的那位不速之客是个独眼龙,他打开门,一辆黑色汽车停在公寓外的停车场,丹尼尔还没有来得及打量司机,就被戴上眼罩,绑住双手推进后座。

一片树叶刮到了窗台触碰到我的手指尖好奇地说:你是条美丽的月光鱼可今晚的你眼里为何充满忧虑

汽车向右转了六次,向左转了三次,做了两次U形转弯。一分钟后,丹尼尔被粗鲁地带下车,他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

风儿见了好爱怜温柔地将我托起生怕触乱美丽的长头发更怕触皱长长的白裙子轻轻地透过月光网正把我托向童话里的理想国

丹尼尔觉得。这地方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一种声音,一种气味,或一种无法确切说出的东西。

这是一片四面环海的岛屿岛上住着七个小矮人还有白雪公主就像今晚我成了那大海里的一条月光鱼忧愁烦恼全被浪花卷走我们抱着明月我们背着星星我们相亲又相爱嬉笑在一起

取下眼罩。他看清那里坐着的一个人。他大约50岁,头发灰白稀疏,一张脸僵硬地笑着,露出一颗金牙。

夜深了大海不闹了浪花不笑了那轻轻地潮声是爸爸睡熟的鼾声梦里我在爸爸鼾声里撒娇诉说于是我就成了海的女儿

“你是切割钻石的专家?”老头取出一个灰色的铁盒。放到丹尼尔面前说:“打开它!”

月光酒向半合着的淡粉色窗帘星光点点,点点星光薄如轻纱的月光啊如果你真能带走我的忧愁那就请你长驻我粉红的窗帘下让我变成一条月光鱼

“这是明克斯家的钻石!”丹尼尔说,“这么说,你们是——”

2015.8.28 文/顾红干

三天前,明克斯家被窃一事,成了本地的头条新闻。这钻石如果不是全世界美丽、昂贵的项链,那也是全美国首屈一指的。它重达150克拉,另外还有一百多粒的小钻石,镶在大钻石的四周。

“我要你切割这颗钻石。”

丹尼尔差点儿跳起来,“为什么?”

“明克斯的钻石太出名。我必须分割零售。”

“可这钻石根本不值钱,这是假的,做得非常好,但是是假的。”丹尼尔说。

“不可能,”老头说,“你胡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