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六叔开始用开水烫羊头、羊蹄子,大将蹲在地上呜呜大哭起来

冬至晚上熬羊头,俗称“熬冬”,是冀中平原的民俗。它的寓意在于熬过一年中长的冬夜,迎接阳气回升的头一天。
中国论文网
在古代,冬至节备受抬举,和过年、端午、中秋并列为四个大的节日。清代顾禄所着《清嘉录》中,还有“冬至大如年”之说,足见古人对冬至节十分重视。“冬至熬羊头,五谷大丰收”说的是只要在冬至节的晚上熬羊头吃,来年就会五谷丰登,吃喝不愁。“喝了羊头汤,养个好儿郎”是指冬至喝了羊头汤怀孕后,可以生个健康壮实的男孩子。喝羊头汤和生儿子有什么关系呢?俗话说:“冬至阳生。”冬至阳气开始上升,而“羊”是阳的谐音字,喝了发暖的羊头汤,可谓双阳至,会对孕育男孩有帮助的。
俗话说“雪大羊儿肥”。小雪节后,羊基本上停止了户外放牧,大多数日子是圈起来喂养。由于羊的活动量减少了,进食后容易长膘,到大雪节后,羊是肥的时候,如果数九后过一段时间再宰杀,羊由于长时间圈养,可能会食欲不振,膘反而会慢慢瘦下来。在这个时候,养了羊的农家会把肥的羊宰掉,而有羊群的生产队,也会宰杀几只羊,把发暖的羊肉按照人头分给社员。至于若干个羊头,队长一般是不会分配给社员的,他要用来进行一年一度的熬冬。
我们这个生产队的队长叫吉利,当时他大概三十多岁。把羊肉分完后,他就提上两三个羊头到辈分大、年岁长的八爷家,一进门就叫道:“八爷!我把羊头提来了。明天晚上大家来你家熬冬哇!”出了八爷家的门,就指使一两个年轻人到牲口棚大院去给八爷家抱去一些柴草。杀羊的把式在宰杀场把羊肉分完后,就拿上屠刀跟在队长后面来到八爷家,让八奶奶烧上一锅开水,和八爷一起把羊头的毛烫掉,洗得干干净净,预备熬冬时使用。
冬至节那天晚饭后,那些受到队长邀请的各生产小组组长、农业技术员和种田的老把式,便来到八爷家。八奶奶早已经把羊头汤熬好了,把羊头连汤带水舀到一个大瓷盆里,端到屋内的炕桌上。七八个人脱掉棉靴,围着炕桌而坐。桌上羊头飘香,屁股底下是暖烘烘的热炕头,大家边喝羊头汤边聊着今年的收成情况,议论着明年开春的生产打算。实际上,这熬冬是一个聚贤会,是为明年的生产早做谋划。
受队长邀请参加熬冬的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家则在自己家熬冬。
有一年,我家没有喂羊,当然也就没有羊可杀。冬至的前一天,父亲要到七里外的镇子上赶集买个羊头回来熬冬,正巧遇到邻居六叔,他拦住父亲说:“别去了。我表哥今早儿送来了一个羊头、两个羊蹄子和几块蒸熟的羊血,够我们两家熬冬的了。”
第二天下午,母亲早早就把菜馅调好了,把做皮儿的面也和好了。因为,冬至晚饭要吃“冻耳朵”,也就是饺子。母亲让父亲和我把这些都搬到六叔家去搭伙,母亲和六婶开始捏“冻耳朵”,父亲和六叔开始用开水烫羊头、羊蹄子,我和六婶的女儿小荷姐则开始炒麻子,两家人在一起忙碌着,充满欢声笑语。
吃了“冻耳朵”,六叔和父亲用土坯在屋内砌起了一个简易灶,在灶上安上了一口半大铁锅,把羊头和羊蹄子放到里面,加入茴香、花椒、葱段、姜片和盐,添上水,六婶和母亲开始烧锅。父亲回家拿来自己的高粱烧酒,六叔拿出自家酿的米酒。
很快,羊肉的香膻气充满了土坯屋子,整个屋子变得热气腾腾,暖和起来。两家人围灶而坐,小荷姐给每个人舀上一碗羊汤,六叔则用一把锋利的小尖刀,把羊头和羊蹄子上的肉剔下来让大家品尝。大家喝羊汤、品羊肉、吃炒麻子,念叨着以后的日子,只觉浑身发暖,脊梁上都潮乎乎的,一直到夜深才散。
等我回到家里钻进了被窝,一觉醒来,已经鸡叫头遍了,但街头上仍有说笑声,他们也是参加熬冬后要回家的。看来,他们真是把冬至夜当成除夕夜熬了!
责任编辑:黄艳秋

帮老乡大将搬家。在整理一堆旧书籍的时候,大将蹲在地上呜呜大哭起来。大将打开的是一个笔记本,上面记着日常开支,一笔一笔,清晰到一块钱的早餐,三块钱的…

帮老乡大将搬家。在整理一堆旧书籍的时候,大将蹲在地上呜呜大哭起来。

大将打开的是一个笔记本,上面记着日常开支,一笔一笔,清晰到一块钱的早餐,三块钱的午餐。稍后,大将给我讲了关于他和父亲的一段往事。

大将的家在徐州乡下的一个村子里,在他的记忆里,父亲一直在徐州火车站附近打短工,难得回家一次。

大将考上西安的一所大学时,父亲从银行取出一包钱,一张一张沾着口水数,数了一次又一次。

大一的时候,大将迷上了网络游戏,经常整晚耗在校外的网吧里。他虽然感觉到有些虚度光阴,但身边的同学们都差不多,不是打球,就是看电影,或者上网打游戏,大将也就释然了。

暑假回家,大将在村里待了几天,感觉特别无聊,就忐忑地对父亲提出,想去他那里玩几天。至少那里有网吧!父亲竟然破天荒地答应了。

远远地,大将就看到父亲等在火车站的出口。经过一年大学生活的洗礼,大将第一次感觉父亲在人群中是那么扎眼——衣服破旧,还宽大得有些不合身。他提醒父亲,衣服太旧了。父亲说,出力干活的,又不是坐办公室,穿那么新干吗?他又说,那也太大了啊。父亲又说,衣服大点,干活才能伸展开手脚,不然,一伸手,衣服就撕破了。

让大将没有想到的是,在2003年,月入就有四千多元的父亲,竟然住在一栋民房的阁楼里,只有六七平方米。除了一张铁架床之外,还有个放洗脸盆的木架子,那个多处掉瓷的搪瓷盆上,搭着一条看不出本色的旧毛巾……大将一直以为,父亲在城里过的是很舒服的日子,没想到竟是这样清苦。

父亲把大将带回住处,就说:“你坐着,我要去忙活了。”说着,就咚咚咚下楼走了。大将坐不下去,就悄悄地关上门,下楼,跟在父亲身后,他想看看父亲是做什么的。

七弯八拐,大将跟随父亲来到了徐州冷库。那儿聚集着十多个跟父亲差不多的人,有的推着推车,有的拿着扁担,大将看到父亲从门卫那里推出了自己的手推车。正在这时,一辆大货车进入大院,父亲和大伙一起,跟在车后拥了进去。几分钟后,大将看到了父亲,他弓着腰扛着大大的纸箱,走几步,停一下,用系在手腕处的毛巾擦额头的汗,再前行几步,把背上的纸箱放到手推车上,接着又奔向大货车,几秒钟后,又弓着腰扛来一个纸箱。如此反复七次之后,父亲推着那辆车向冰库走去,弓着腰,双腿蹬得紧紧的,几十米外的大将甚至看得到父亲腿上的青筋。

原来父亲赚的是血汗钱!大将惆怅不已。他向门卫打听,搬一次货,能有多少钱?门卫告诉他,五毛钱一箱。大将在心里算了一下,父亲一次运了七箱,赚三块五毛钱。

大将当天下午就回了家。他不再想着上网了,他的眼前总是晃动着父亲暴着青筋的腿。他还算了算,自己在网吧浪费了多少父亲的汗水。

大将返校的时候,父亲又从银行里取出厚厚的一沓钱,数了又数,交给大将。大将数了一下,说,“这学期时间短,有两千就够了。”说着,分出一半,留给父亲。这一天,大将下决心做个好儿子,做个好学生。

但他的这种想法,很快成为过眼云烟。当那些旧日的玩伴又吆喝着去网吧,当他有意无意地看到魔兽游戏图案,他内心里总是忍不住躁动。终于,他又一次走进了网吧。

国庆节的时候,室友们组织去K歌,去酒吧,还去洗了桑拿。从家里带来的两千块钱,到十月底就没有了。

大将给妈妈打电话,说前段时间生了一场病,带来的钱花完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