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什么都变了,风雨兼程走过万水千山

1有那么几年,我小心守着一个写字的梦想,就像守住一份秘密,只与三两个亲人般的挚交分享。
天底下只有她们知道我对人生的决定,支持我出了格的浪漫,余下的…

茫茫人海里邂逅你的笑脸。

有那么几年,我小心守着一个写字的梦想,就像守住一份秘密,只与三两个亲人般的挚交分享。
天底下只有她们知道我对人生的决定,支持我出了格的浪漫,余下的时光,我混进人群,做庸常的女生。

我对你的想念在时光里流连。

看起来就和那个大学毕业后匆匆嫁人做了主妇的小红或是小丽一样,正走着同一条琐碎而平凡的路。
不是自私到不想把梦想与人分享,也尝试过把心打开和身边的人交谈,可每每总是碰壁,撞到我心里流血。

当初只匆匆望了你一眼,

仿佛现实世界里人人都是悲情主义,爸妈、朋友、半生不熟的人,都在以不同的形式发表着滔滔的反对。
我就这样从十几岁长到二十几岁,我的脸庞变了,我的人生观变了,我的朋友和爱的人都变了,仿佛什么都变了,只有写字的梦想和身边人的反对,十几年间都保留着同样的相貌。
我在二十三岁踏上了一条远行的路。

从此你再也走不出我的心田。

这件事令我至今都觉得,远行是保护梦想也是验明真心好的方式,一场远行,让我开始了在梦想与现实之间长久的挣扎,我亦为此付出高昂的心理代价。
那些年过得并不轻松,开始在异国独自养活自己,扎猛子般地投入到无止境的工作里,失去的爱情更加让我意识到梦想的重要。

风雨兼程走过万水千山。

人大概总是习惯不顾理性地把矛头指向人群中的异类,我为生计所挣扎的圈子让我看不到梦想的痕迹,大概有些人的成长过程就是把十几岁时的梦想一点点遗忘掉吧。

相聚的甜蜜时光总是太短,

我成为一个不被欢迎的异类,在不小心把写字的欲望表达的时候,我听见那讽刺和反对的声音再一次排山倒海地来。
这些嘲讽与反对让我意识到一种残酷的道理,没有人愿意从一个看起来失败的人身上耐心搜寻希望。对于弱者来说,在梦想实现之前,一切的努力在别人的眼中都是毫无意义的。

爱上你一辈子心甘情愿。

那时,生活的窘迫已经出卖了我,我居无定所,钱包空空,工作忙碌,看起来就是那种“不可能实现梦想”的弱者,除了心有一万种对文字的热爱,我并不具备以写作为生的实际条件。

和你相守的日子好运连连。

我能做的,只能是憋住这股不甘,用努力赌一场,并告诉自己,不要在苦逼的时候与人谈梦想。

深爱你一辈子心手相牵。

那几年我一个人过,成为一个静默的人,这静默让我有了融入人群的伪装,不再因为梦想的话题而遭到排挤。

我工作起来很卖力,在金钱与时间之间奋力争着平衡,旁人笑说我爱起钱来不要命,然而我知道,自己为生活付出的所有辛苦,只为了铺垫一条写作的路。

这样的生活多多少少考验了我对梦想的真心,那几年我看见太多的清晨五点和夜半时分,承受过太多来自并不热爱的工作的委屈,我不买衣服,不参加聚会,守住白面包和白开水也能快乐地活一整天。
文字带我超越了贫困,饥饿与孤独,它让我更加认定自己的真心,从凄苦的日子里活出一种洒脱,泡面里是梦想,旧衣服里是梦想,午夜台灯缓缓的灯光里也是梦想。

我对文字的热爱,比励志的故事,更早地到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