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惹相思侵心寒,群发的拜年短信就来了

——文/秋天的风今夜不知春风暖,更远还生夜阑珊。花香几多繁华落,翠鸣惊觉月下人。奈何桥上添孤侣,灯火深处销魂。惹不尽那点孤光,吹不散荏苒华芳。花红零落君无关,朱颜易逝泪偷怜。不敢贪恋触景缠,怕惹相思侵心寒。尽染华灯春漏短,独赋闲情何处转。度不完江南北燕,续不满三生石畔。

爆竹声中一岁除,从昨晚开始,群发的拜年短信就来了,这一波是提前拜年的。不出意外,今晚明晨每个人都会被大面积轰炸,当然也可能是轰炸别人的。从短信时代…

爆竹声中一岁除,从昨晚开始,群发的拜年短信就来了,这一波是提前拜年的。不出意外,今晚明晨每个人都会被大面积轰炸,当然也可能是轰炸别人的。

从短信时代到微信时代,流水的平台,铁打的群发拜年短信!这几乎成了通讯普及时代,中国人的新年俗!

裹挟祝福、善意而来的群发短信,我无法拒绝也不能抱怨。可是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不再群发拜年短信了。

1.群发短信是无效社交

我也曾经不免俗地群发过拜年短信,还煞费苦心综合了好几个拜年短信版本里的吉利话,编完之后甚至通读数遍,力求用词讲究、文句通顺,显得才高八斗、文采飞扬。

怕惹相思侵心寒,群发的拜年短信就来了。印象更深的是被不会使用群发功能的叔叔指派,替他给通讯录里的所有人改写、编辑和群发一个短信,要求有两个:“要强调恭喜人家发财”、“后缀换成我的名字”

后来年岁增长认识的人越来越多,每年收到的群发拜年短信也水涨船高地多了起来。复制粘贴的就不用说了,自己编辑的也大同小异,偶遇稍有人情味的,也因为群发性质,效果大打折扣。

有一年除夕夜,烟花爆竹此起彼伏地响,祝福短信接二连三的来,我拿起手机准备群发一条,突然觉得自己十分滑稽。

明明知道群发的拜年短信,就算写满文采飞扬的吉利话,也一点温度都没有;明明收到毫无诚意的群发内容自己的内心也是拒绝甚至反感的;为什么还要跟着大家认认真真地走形式呢?

群发的拜年短信,本质就是国王的新衣,是成年人之间假惺惺的游戏,大家你来我往一起营造一个真诚以待、互相惦念的假象。

群发拜年短信是为了什么呢,无非是想通过送达祝福,来维系或增进关系。但群发拜年短信早就失去了这个功能,甚至开始有反作用。

真的,不熟的人就算了,关系亲近的朋友如果扔一条冷冰冰的群发短信给我,我会生气难过好久。所以群发短信早已背离初衷,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2014年春晚,歌手郝云创作并演唱了一首《群发的我不回》,我特别喜欢里面的歌词:

原来你这是群发的信息 你竟然还忘了修改后缀 我顿时觉得过年索然无味
就好像喝了一碗温白开水 你说他怎么能这么棒槌 我真想给这爷一锤不管你是谁
群发的我不回 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啊 实在是觉得太累不管你是谁 群发的我不回
这真不是面子的问题 我只是怀念真的东西

2.学会对关系断舍离

人们看不到这一点吗?我看未必。可是为什么还要继续这么做呢?也许是“人脉”二字在作祟。

中国是一个关系社会,走关系走关系,走了才有关系。中国人听到“人脉”两个字眼睛是会放光的。群发短信如此泛滥并非偶然,因为所有人都以维系一个庞大的朋友圈为荣,但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

也许我们应该学会对关系断舍离。

断舍离的观念因为一本日本畅销书风靡全球,一般是用于生活空间的管理,深夜书桌的第一篇推送就是《当我们在整理房间的时候,到底在整理什么》,但其实这个观念也可以推及关系管理。

学会对关系断舍离,就是不再迎合所有人,不再试图让所有人满意,不再对每段关系都紧抓不放手。

学会对关系断舍离,就是放弃那些我们心里不喜欢的人,随缘地对待生命中可有可无的人,然后郑重地对待那些重要的人,那些你真正在意、真正心动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