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并没有敏感到输赢的真谛,这时雁才明白为何秦的温柔会那么踏实

温柔的背后是沧桑的浪漫

搞体育,好像天天就在考虑“成败”这两个字。熟人朋友见了我,首先不是问我生活怎么样、身体好不好,第一句话就是:啊呀,近不错,又赢啦!而报纸杂志似乎有个统一的语调:郎平,你何时再创辉煌?
中国论文网
一听到这样的问候,我脑子就晕了,特别是刚从美国回来的时候,也许是接受了一些美国文化的影响,我对成败胜负,心里没有太大压力,因为,美国人的观念是,只要你尽全力、做好的尝试就行,然后,或成或败,该是什么是什么。因为,成败的因素很多,有如何看待的问题,还有如何驾驭的问题。但在以前的中国,我们已经习惯了一种概念、一种追求:必须得胜、必须拿冠军、必须战无不胜――我强加给自己的也只有这一种选择――那时候,我的生活中只有排球,球弄不好,生活就没有光彩,也就没有意义了,所以,精神压力特别大,一输球,脑海里就冒出一个很严重的问号:怎么向全国人民交代?到美国以后,我和劳尔也经常谈论在两个国家打球我们各自不同的体验,劳尔说,世界冠军只有一个,但生活不只是排球,排球是我们喜欢的事业,我们应该从中得到乐趣,不应该只感到精神负担和压力。人的能力有大小,他扛40斤,你只能扛30斤,30斤对于你是极限,你扛足了,你就是成功者。
在新墨西哥大学给劳尔当助理教练的时候,我好像只会对学生说一句话:“这不对,这样做不对。”什么都是不对,队员都觉得奇怪,怎么从我嘴里说出来的都是“不对”呢。劳尔和我截然不同,她总是说:“很好,这个动作不错,你再体会体会。”或者是:“这个呢,还不是很好,你再试一遍,你一定会更好。”这种做法有好的一面,培养人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刚开始,我也不太习惯,别人夸奖我打球打得好,我总是谦虚地说:“不好,我打得不好。”人家特不理解,反问我:“你是世界冠军,你打得不好,谁打得好?”我哑口。
我们能够反败为胜,是因为在困难和挫折面前没有放弃,不能说,拿了冠军就是拼搏,不拿冠军就不是拼搏。其实,输赢算不了什么,打世界大赛,我们打的是一种人类的精神。
人们对输赢非常敏感,却并没有敏感到输赢的真谛:上帝从不怜惜一个患得患失的人。在危难面前不屈不挠,仍然满怀“求生”的信心,并为“求生”尽一切努力,这种品质的意义和价值,已经超越了输赢。

却并没有敏感到输赢的真谛,这时雁才明白为何秦的温柔会那么踏实。他的温柔并非天生的,在这份温柔的背后是沧桑的浪漫。因为历尽沧桑,才更懂得珍惜和付出。一个沧桑的男人以独有的浪漫表现出的温柔,谁会是后独享这份温柔的幸运儿呢?
二十多岁的雁近和一个比她大十岁的男人交往,朋友们都说她疯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选这个年纪又大各方面条件都一般的男人。雁总是笑而不答,只有她自己知道原因就是这个叫秦的男人对她表现的温柔和浪漫。
雁知道如果她说出这个答案,朋友们都会觉得她是被秦的花言巧语骗了。但是秦的温柔和那些油腔滑调的男人是截然不同的,让她觉得很踏实,很幸福,已经不像是一般的男女朋友,而像是夫妻一样,而且是一辈子不离不弃、互相扶持的夫妻。这样的温柔和浪漫让她心动不已,令她不在乎年龄、物质条件,打定主意要和秦在一起。工作忙碌的秦会在吃饭时间给她打个电话提醒她吃饭,不要挑食,会在她需要陪伴的时候尽量陪在她身边,会给她足够的信任和空间,会送和田玉平安扣之类的饰品要她随身携带。而她,也会像妻子一样关心他、照顾他、信任他,从来不会对他刁蛮任性。
交往一年后,有一天雁发现秦突然不知道去哪里了,完全联系不上,让她很担心。消失了一天的秦第二天早晨把雁约出来说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对她说。担心了一天的雁急忙赴约,秦向雁坦白了他昨天的行踪,原来他是去了墓园,去看他的前女友。
十年前他刚毕业进入职场,忙着工作的他忽略了女朋友。女朋友经常为此和他吵架,怀疑他们之间没感情了,但当时木讷的他不懂得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僵了。当女朋友遇到意外受重伤送往医院抢救的时候,他还在办公室忙得焦头烂额,连后一面都没见到。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让他辞去了人人羡慕的工作,让他自我放逐了三年,浑浑噩噩地活着。直到他不忍心看到父母为他担忧,才慢慢振作起来,找了一份不会太忙碌的工作,后来遇到了雁,令他有勇气再次接受爱情。
经过一年的交往,秦确定了想要和雁结婚的决心,昨天去墓园也是为了和过去做一个道别,今天就向雁坦白他的过去,如果雁还愿意和他在一起,那么他就会请求雁答应他的求婚。这时雁才明白为何秦的温柔会那么踏实,那么深得她心,原来是因为他有这一段过去,使他学会了处理感情,学会了温柔。雁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相信这样的秦能够给她幸福,而她也能给秦大的幸福。
令她动心的温柔背后是沧桑的浪漫,若是没有那段伤心沧桑的经历,或许她就不会爱上他,不会不管旁人的反对毅然和他在一起。也许这就是缘分,一切都是注定的,让他们在彼此好的时光里相遇,成为适合彼此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