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天堂里的另一重世界 天空也是 蓝得澄澈 不带微尘,在地铁走廊里唱歌

那些不为人知的努力,那些浸满了汗水和泪水的辛酸,正像被捂在箱子里的香蕉一样,在成熟之前,在味道变得美好之前,沉默无助,承受时光的黑暗,或者理想的破败

那措湖 中国论文网 一条鱼眼睛里的圣湖和雪山 神圣来自�刃牡木材�
这是天堂里的另一重世界 天空也是 蓝得澄澈 不带微尘
天空和湖泊在地平线上牵手惜别 只把蓝色的透明略分浓浅而已
这样,无论天空还是湖泊 可以任鱼或云朵,�S意�K翔 它们好像没有往事可以追忆
相逢也不必问哪里是故乡 此时,湖泊、山脉和云朵 同时安静
在这里,夕光照亮了我的全身 我的内心透明和辽阔 没有杂草和尘埃
一种远古的回声 充彻了阳光 拉萨之夜 灯火星星点点 夜神的眼睛
他终于感觉自己走上 大地的高台 放下整个世界 仰�P到高原的中心
夜色像�丝绸那样柔软着蔓延 天籁无声 神秘让所有的思想静止 此刻,天堂很近
故乡很远 用眼睛抚摸每一颗星辰 顺手扯一片过路的云 想知道
哪一颗在为他闪烁? 拉萨河静静地在绕城流淌
一整夜,仿佛和他共同等待一抹朝霞升起 寺庙里的钟声久久还未撞响
现在,心空明净如镜 大地安静 大昭寺的早晨 远道来的匍匐长礼人啊
不停摇动手中的经轮 把晨光转动得一闪一闪 一天又一天 一年又一年
他们一路转山跪拜 给每个玛尼堆添加石子 所有的经幡,指向心中的太阳
远处的雪山晨光微曦 大昭寺高高翘起金色的檐角 先领略一线绛紫
黄金大钟威严而沉默 整个高原在诵经声中步进殿堂 梵音飘动
等待钟声撞响的时刻 阳光瞬间敞亮尘世所有的心扉 一个紫衣喇嘛手捻佛珠
走过一排经筒 站到高高的阳台 仰视一只白鸟从蓝天飞过 布达拉宫
高高的坐在一座山上 ――让对面的雪山仰视 用白得耀眼的阳光 和燃烧的红霞
砌出一格一格的神圣和庄严 一个经轮昭示金色的王权 一朵祥云飘过檐角飘向天堂
朝拜者的心中 布达拉宫 高过了皑皑的喜马拉雅 我的渺小无与对语
拉萨河只能绕城而过 对仓央嘉措的联想 背水的央金 把歌声留在了山坡
白白的月亮在东山头升起 也许,你已爱上青海湖的澄澈和辽阔
用湖水濯洗九千里流徙的尘灰 正在为心爱的女人默默诵经
神山上,每一朵花儿都在唱你的歌 昨夜一朵祥云飘过,不知你有否归来?
让我在灯前为你添一注虔诚的酥油 布达拉宫钟声沉闷 阳光震荡
我把它听做是你情歌的和弦 听着听着 拉萨河从我体内哔哗流过 拉萨河 流向远方
白亮亮一片 清亮 沏入每一块河石的肌骨 我看见 时空滔滔流过 青山不流
而我一直在岸上踟蹰 野鸭飞起 芦花白了 唐柳按季节自顾黄绿 没有纷纭
也没有思想 每一派流水 清纯冷澈心脾 世态炎凉 好像与它们无关
它们一直在不紧不慢的赶路 而雪山端坐高处缄默 云朵早已飘到千里之外

那些不为人知的努力,那些浸满了汗水和泪水的辛酸,正像被捂在箱子里的香蕉一样,在成熟之前,在味道变得美好之前,沉默无助,承受时光的黑暗,或者理想的破败。

看着那些没有成熟的香蕉堆在一起的感觉,突然觉得,世间的事,大多如香蕉一般,从青涩到成熟的过程,是如此的不堪。

曾采访过一个知名偶像派歌手。采访他的时候,他尚租住在北京郊区,名声刚给他带来福利,尚没有让他彻底摆脱贫穷。

这是天堂里的另一重世界 天空也是 蓝得澄澈 不带微尘,在地铁走廊里唱歌。他在地下室住了九年,在夜店唱歌,在地铁走廊里唱歌,在夜市大排档唱歌,在公园里唱歌,在别人婚宴或生日宴会上唱歌……穷的时候,他连坐地铁的钱都没有,买几个馒头,路过卖烤红薯的推车,说上些好话,借着人家的炭火将馒头烤熟了,吃上四个馒头,然后步行近二十公里回到住处。

谈到过往,他笑了笑,说,若没有理想,就没有屈辱,我被理想害了多年,好在上天没有抛弃我,不然,惨不堪言。他的手被琴弦割破过多次,声带坏过多次,被女友抛弃过多次。生活由一天又一天琐碎的时光组成,尊严只是伴随物,饥饿时,尊严自然被闲置起来。我能理解他对过往的叹息和长时间无助的沉默。

这就是他的现实。他说,如果有一天,他住到自己的房子里,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哭一场。

看着他安静的脸,我想:这是要祭奠他曾经不堪的青春吗,还是将人生的页面翻过,重新书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