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孤独在生命的某些阶段也会是一种沉淀,编辑老师

女友发来微信说周末要搬家,她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节省了路上的时间,工作之余可以多陪陪两岁的女儿。女友说:“我也要好好打理家,像你一样认真洗衣、做饭,…

曾经有个作者来问我:“编辑老师,我很想出书,可就是下不了笔,怎么办?”我说:“为什么下不了笔?是不是因为没有构思好,你写目录大纲了吗?”她发过来一个…

但孤独在生命的某些阶段也会是一种沉淀,编辑老师。女友发来微信说周末要搬家,她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节省了路上的时间,工作之余可以多陪陪两岁的女儿。女友说:“我也要好好打理家,像你一样认真洗衣、做饭,让爸妈和女儿生活的安稳些,现在我是家人的依靠。”女友离婚一年,我看着她从初的慌乱无助渐渐走向平静从容,其中的艰难和挣扎即便她不说,我也能感同身受,她终是好起来了。女友说:“这一年我深刻体会到了生活的压力,因为没有依靠,我只能选择坚强面对,就像练瑜伽‘要看起来很轻松,其实你很用力’,你一直都是这样生活的对不对?”

曾经有个作者来问我:“编辑老师,我很想出书,可就是下不了笔,怎么办?”

是的,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也一度因为如此,我有过挥之不去的孤独感,而写文字也是一份极尽孤独的工作。但孤独在生命的某些阶段也会是一种沉淀,在孤独的时候积蓄力量,才能在不孤独的时候绽放才华。凡是那些害怕孤独,整日里在饭局、酒桌、歌厅、人群里寻找存在感的人,一定会淹没在芸芸众生里,每个人看上去都活得很用力,轻松的却从来不是心。孤独会让你变得出众,而不是不合群不好相处,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很多人都只是我们的路人甲,当我愿意极尽温柔的时候,一定是对那些值得的人。我不浪费情感,情感自然就不会受伤,我还是不忙,因为一直有享受生活和情感的时间。

我说:“为什么下不了笔?是不是因为没有构思好,你写目录大纲了吗?”

谁的生命中都有过一段特别艰难的时光,如何度过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有时候或许还会持续很久。我也曾走进深的黑暗窒息到心生绝望,但每每这时我就会告诉自己,该来的都来吧,反正我已经失无所失。我挺住了不倒下,运动健身不生病,还要打扮漂亮去和女友下午茶,然后站在雨夜的路边,等属于我的那一个晴天。你一定会问我:“你等到了吗?”我也一定会告诉你:“穿越了悲伤生活就会展露笑颜,克制了有条件做却不能去做的冲动,情感才会渐入佳境,当我面对诸多麻烦也能平静应对不言苦痛,心就会慢慢被自己的纯真暖过,原来我才是那一个晴天里的阳光,也明媚了别人的眼睛。”

她发过来一个文件,跟我说:“我早就拟好了大纲,谋划了很久,已经发给几个编辑和作者看了,他们都很有共鸣。”

这世上原本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只有不想解决事情的人,如果真是没有办法了,我们还可以把它交给时间,自己什么都不想也什么都不做,拖着拖着就黄了,晾着晾着就凉了,冷着冷着就忘了。很多人都在感叹世态炎凉,于是都为此有了一部自己的哀伤,可究竟有多少世态炎凉是真正和我们有关的?那些哀伤里免不了也有自己拉开的序幕,或者自己搬起的石头。换句话说,你做人越挑剔,越算计,越虚伪,你看到的人性之恶就越多,你经历的世态炎凉也就越多,即便有一时得意,那心底的空虚也会如影随形。如果换上了“成功强迫症”,我们又容易活得用力过猛,过分强调自己的能力或是证明自己的优秀,往往是因为骨子里无处不在的脆弱和自卑。那些在世态里摸爬滚打却不道炎凉,看起来波澜不惊的人,才活得真正用力,哪怕迎风接雨也要用一个漂亮的样子,所以看起来永远生活得很轻松。

我看了下这个大纲,是关于思维误区的,有几个点写得还不错。于是我就鼓励她:“写得不错,你按照这个大纲写下去,我们可以合作出版。”

身在路上都会在一些成与不成,爱与不爱,走与不走之间苦痛伤愁,原本都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只能证明我们曾经爱过和执着过,结果有好有坏,有聚有散,实际上我们应该有承受的能力,毕竟都是自己初的选择。而那些在伤痛里爬不起来的身影,失去的其实是自信与勇敢,这两点,别人给不了但也毁不掉,我们自己给自己,也只能自己救自己。在一些不屑的骄傲里,也有着生存的智慧,生活的美好里也包含着残酷,你善良它就美好,你阴暗它就残酷。

她说了几句感谢鼓励的话,称以后有机会合作,就下线了。

文字的力量只所以有限,是因为我们只看自己认为需要的东西,心灵鸡汤之所以变成了打鸡血,是因为迷茫的我们总相信努力就可以把自己带向成功,可拼错了方向才华也是一种浪费,看起来就急功近利的脸实在不可能让你达成所愿。我并不认为单纯地换位思考就能让我们走出困惑,而是切合实际的为自己定制短期计划,终于开始迈向新世界的第一步才是重中之重。很多人都是看起来活得很用力,甚至拼到了矫情,当“努力“漫天飞,“忙”字总刷屏的时候,本该轻松的生活变成了活给别人看的木偶剧,本该是港湾的家倒成了不安稳的隐患。

我也没多想,因为总是有一些作者来套话,询问合作的可能性。对于这些人,我向来都是鼓励为主,毕竟码字也不容易。尤其这个女孩子,我还挺看好她的,人很聪明,在作者群里很活跃,经常跟别人讨论一些写作计划与技巧,善于把握读者的阅读心理,属于编辑们喜欢的那类作者。

很多人问我:“你如何度过人生艰难的时光?”除了硬挺着做好手边能做的事,我依旧无良方可给,但那种能够排解烦恼和孤独的好心情倒是有办法找到的。今晚的北京在冷空气过后变得月朗星稀起来,正是去故宫散步的好时候,宫墙柳和角楼上的月色,筒子河畔三三两两散步、跑步的男女,空无一人的午门前广场,走着走着就又心生了希望,至少我还可以来这里触摸这个城市厚重又柔美的地方。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坚强的,所有没事不惹事,但也不觉得到底能有什么好怕的,所以事来不怕事。看起来我活得很轻松,是因为我不想辜负了年华,不想慢待了生活,不想薄凉了情感。其实我一直很用力,是因为年华易老我还要拼脸,生存很难我又要拼才华,情感好沉我要在拼脸也要拼才华之后,才能长成一颗会开花的树,从此不再寻找不再失去。

后来等了很久也没动静,渐渐地我就忘了这回事。

当你在不那么美好的日子里也能风姿绰约,在不那么体面的挣扎中也能保持笑容,就能感受到晴天里的暖阳是一种很用力的幸福,雨天里的等待本该是一种很轻松的姿态。

有一次在一个群里看见她跟别人聊写作计划,看她那激情满满的样子,我忍不住问她:“上次说的那个写作计划怎么样了,我还等着看你的文章呢。”

作者:王珣,笔名“芙蓉树下”,新浪点击千万名博,知名两性情感作家,畅销书作者,新锐编剧。已出版作品——女性情感文集:《美人的底气》《重遇20岁的自己》《遇见懂爱的自己:100个幸福的理由》《为什么白头到老这么难》;长篇小说:《婆婆,我的非常闺蜜》《试用期千金》。微信公众号:美人的底气。

她不好意思地说:“哎呀,不好意思,近工作比较忙,经常加班,所以那个写作计划只能推迟了。”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网上的一篇帖子,讲作者如何应对编辑催稿。我也经常遇到一些重度拖延症患者,也见过一些奇葩的拖稿理由,比如有个作者说近在坐月子,没法写,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作者是男的。

所以,我直接回她:“那你可以晚上写,或者周末。”

她说:“晚上回家做饭吃,忙完就很晚了。周末需要大扫除,更没时间。”

我每说一句话,她总有解释的理由。我说:“其实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你每天抽时间写2000字,一开始不管写的好坏,都要坚持下去。14天后,写作的习惯就形成了。”

过了一会儿,她回了一句:“道理都懂,可我是重度拖延症患者……”

话聊到这个份上就无解了。

后来我跟一位摄影老师聊天,恰巧他也认识这个作者。说起她的拖延症,摄影老师说:“之前我们在一个摄影圈里混的时候,有摄影老师向她约稿,一整套。她拖了人家两年都没交稿,私下里却总是跟我们讲她的拍摄计划。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再也没有老师向她约稿了。”

我有些好奇:“既然这是她的爱好,为什么却坚持不下来呢?”

摄影老师说:“可能怕麻烦吧,一本书比一篇文章麻烦多了。她选择那么多,随便做点什么也能挣个小钱养活自己,肯定不愿意吃苦受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