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瑟琳·赫本曾经说

凯瑟琳·赫本曾经说:女人啊,如果你可以在金钱和性感之间作出选择,那就选金钱吧。当你年老时,金钱将令你性感。01闺蜜离婚了。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发…

那天我是想去看风 并没有想去看你 还特意从你家门前绕过
以为这样就不会碰到你 也许与你相见早有天意 我又何必如此回避
在离你家的一个路口 偏偏让我还是与你相遇 我多想眼前的这个人 根本就不是你
多想上前去 把你搂在怀里 告诉你 有许多话想告诉你 风轻轻的摇着窗子
突然间醒悟过来 你已经不属于我 而我在你的世界里 早已没有了位置
我不过是来过你的世界 曾深深喜欢过你的男人 只是不曾被你当过一回事
看着你熟悉的眼睛 想说的话又退了回去 你犹豫的看着我 我骗着自己在你面前
表现出镇定的样子 可我的心里还是 放不下你 风在车上等我 我知道她是真心爱我
我只是对你笑了笑 朝着风奔去

凯瑟琳·赫本曾经说:女人啊,如果你可以在金钱和性感之间作出选择,那就选金钱吧。当你年老时,金钱将令你性感。

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发现了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都在说明一件事:丈夫不仅外表脏,生活也脏,内心更脏。他所有的创造力,都用在开拓各种性关系。出轨、劈腿、双性恋、群P、和比自己小20岁的女孩交往,床上床下以父女相称。

他当然不承认,说被引诱,说心里烦,说对人性绝望,于是尝试各种刺激。

但证据却说明,他一直主动,从未被动。

也难怪,人渣必匹配一个专业说谎的嘴巴,败类必搭配一张刀枪不入的脸皮。

闺蜜崩溃至极,像被抽了骨,直着眼睛,蜷在我家沙发里,喃喃地说:我从前就知道他不是好东西,但还是没想到他会烂成这样。

她老公我见过,一个脏而丑的老男人,是一种由内心发散出来的脏,在相貌上,就变成了委顿与猥琐。

一次,我们三人一起吃饭,吃到后来,他要了微信,第二天就在微信上大谈性事。当即就拉黑了。

后来告诉她。她说,他就是这样的,同学群里的女人,他有一大半勾搭过,QQ上只要对方性别女,爱好男,他就会执着地撩骚,还有林林总总,不想说,说了嘴都脏。

她之所以一忍再忍,只是因为没有钱。房子是他婚前买的,共同存款不过几万,她多年赋闲在家,做一个专职妈妈,职业技能退化,身边又无存款傍身,而他当然不会体恤,他说过,离婚可以,你净身出户。

她离不起,“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在经济上支撑自己。”

直到如今,局面崩坏,她忍无可忍,终于签了离婚协议,大半生都过完了。而一切又要重头再来。

在婚姻市场上,钱就是个人尊严的起点,也是选择自由的保障。

朋友圈里有一大把大龄剩女,工作上很拼,户头上很足,人当然有底气傲娇。

寻常人等,多数入不得法眼,极品败类,连近身的机会都没。

其中A姑娘,30出头,年入百万,有车有房,有颜有品,彻底一尤物。理所当然,追求者众,比如一个工程界的土豪,一把一把往她身上撒钱,就跟出殡似的。

想要LV?好,来全套。

想去欧美游?好,马上订票,全程头等舱,住宿全五星。

喜欢宝马?新车开到家门口,钥匙交到你手上。

寻常女子,在这样的金钱攻势前,早就被推倒了。但她不是。有钱镇着,腰就没那么软,人就没那么容易倒下。她拒绝了所有诱惑,告诉对方:我不喜欢你,你省省吧。

婚姻不是长期的卖淫,妻子不是合法的妓女。

然而,有底气说这句话的,放眼四周,少之又少。

多数女孩在婚姻选择上,将官二代、富二代,甚至官一代、富一代,当作佳择偶对象,对品行,倒没那么看中了。

然而,将钱当作重要因素去选择的婚姻,多数与我闺蜜的下场相似。

爱是一种奢侈品,并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它。

A后来挑选的男人,是她今生至爱。留学生,健康干净,又洋气又儒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