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娃姑姑是一个特别爱好的人,分别尽是曾经相遇的路口

在我的记忆中,高娃姑姑是一个特别爱好的人,哪怕在人烟稀少的牧区,高娃姑姑牧羊也会把洗得发白的袍子收拾的整整齐齐,连边角的皱褶都会用手熨平。听说快不…

《分别在那个秋天》

在我的记忆中,高娃姑姑是一个特别爱好的人,哪怕在人烟稀少的牧区,高娃姑姑牧羊也会把洗得发白的袍子收拾的整整齐齐,连边角的皱褶都会用手熨平。听说快不行的时候,还请求他的侄媳妇给她把内衣穿好。

时间:2017-03-10 22:43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高娃姑姑即使到了60多岁,脸上还会有少女一般的羞涩和腼腆,她就是在路上偶遇一位远房的长辈都会谦卑的行一个大礼。我那时候小,不解,也问她:何必那么认真。高娃姑姑就会佯装生气的样子训斥我:尊人是尊自己。

你和他曾相识那个清凉的夏天

高娃姑姑会由衷的赞美一朵正在开花的沙葱,会为一只飞过屋檐的胡燕儿担心他的旅途是否遥远,她也会把捡回来的牛粪摆出各种造型,她给探出头来的牵牛花搭建脚架,她也会给每一只羊起一个好听的名字。

原本你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

以前不懂,等我中年,我才知道这就是情怀,高娃姑姑就是情怀的样本。她把枯燥的生活过出了诗意,她把空白的人生活出了柔情,这就是情怀。

分别尽是曾经相遇的路口

某一年,在青海尖扎,认识一个小喇嘛,住在他的房间,每天晚睡之前,会点一点藏香,让每一本经书都有藏香的味道,他粗粗壮壮,却会早早起来,上山采几支带着晨露的格桑花,插在床头的空瓶子里。他细心的用废旧的衣服改作成厚厚的棉垫,放在喇嘛庙的门口,给闲暇的藏民歇脚所用。现在想来,这就是情怀。

终还是成了一杯回忆的酒

情怀不是说出来的,也不是情商高就等于有情怀,情怀有时候是傻傻的,笨笨的执着,是细细的,密密的认真,是一粒沙里的辽阔,是一滴水里的清明,是一朵花里的诗意,是一次遇见的敬重。

许多人注定是生命中来往的过客

我遇过一个人。据说一周不去剧院听交响乐就觉得自己满身烟火气,洗澡都是撒着花瓣,小口喝着红酒,一个满脸胡子的人却把自己整的就像上海滩的名媛似的。开口闭口是禅语顿悟,曾经沧海,引经据典,出口成诗。据说,情商很高,先前的几个女友全是偶遇,一见钟情,瞬间就能把对方拿下。但与之同行去了一次牧区,就大失所望。

他自己拿着睡袋,带着睡衣,一次性筷子。捂着鼻子嫌弃牧民家的异味,踩上一坨牛粪就像失身似的,要死要活。穿着皮鞋,拿着鞋油,行走在沙漠里就怕踩住地雷似的,高抬腿,跳着走,问起原因,说:沙多脏,怕把鞋弄坏。先前口口声声的情怀,侃侃而谈的渊博顿时在我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情商高,不等于有情怀。

情怀是什么?情怀是心境。是心灵的满足和随时准备迎接美好的态度。

卑微到尘埃,仍然不平庸,依然有自尊,就是情怀。

春风得意时,施舍都不居高临下,同情弱者时,依然平等对待,也是情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