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使得违反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的案件在基层多发频发,某次遇见他和媳妇吵架

才使得违反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的案件在基层多发频发,某次遇见他和媳妇吵架。每一个党员干部都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党的每一项纪律。六大纪律没有软硬之分、没有弹性之说,无论违反了哪项纪律,都要受到惩戒。

自语:这些事,这些人和我现在的生活、现在欢笑、现在的幸福都没有关系,只是些过往的事,过往的人,偶尔在记忆里轻盈的走动!

一名基层干部因爆粗口而违反群众纪律,受到党纪处分。在接受执纪谈话时,仍认识不到违纪的严重性。他说:“我又不是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违反了政治纪律或组织纪律之类的硬纪律,仅仅是触碰了群众纪律这项软纪律,也要背上个处分?”执纪审理人员一番苦口婆心,才使其认清错误性质。

前几日某天晚上,宝宝睡去,我洗完衣服,擦完家,其他琐碎收拾完毕,像往常一样,开始在电脑前,敲打键盘。QQ上图像闪动,一看是老同学丁某给我打招呼。闲聊几句后,他怯怯的问我:“关于张的事不知道该不该给你说?”

其实,在基层日常的执纪审查和审理中,这种现象并不鲜见。根本原因在于少数党员、干部对今年初实施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认识有偏颇,错误地给“六大纪律”分等级、比高下。他们认为政治纪律是打头的、不能碰,组织纪律是针对干部的、要维护,廉洁纪律是教训多的、要远离,对这些纪律认知的惩戒性、警惕度相对高一些,而对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则认为违纪“触点”低、“弹力”弱、“触网”系数小。因此,才有了对群众“吼几句”,为朋友揽工程“说句话”,离婚结婚不报告,殴打家人觉得是家事等行为发生。他们内心深处认为这些都不应算“什么事”,再严重些也不至于出“大事”。

张?那个在我青春懵懂的记忆里身影随处可觅的人,那个让我二十五岁之前魂牵梦绕,日日见面还会想念的人,那个让我撕心裂肺、痛不言说的人,那个想要忘记却用一生无法抹去的人;那个转身离去打算今生不再相见、只想相忘于江湖的人,那个如今想起无爱无恨,释怀放下的人!

正是由于存在这种错误的思想认识,才使得违反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的案件在基层多发频发。从中央纪委网站通报的今年1至6月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案件统计中不难看出,被处分人员级别呈金字塔状,占据金字塔底部的群体均为身处基层一线的党员、干部。事实说明,越往基层,对纪律选择性执行的倾向越严重。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强调,“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我们看到了党中央一把尺子量到底、重拳出击的信心和决心。

丁某同学是唯一知道我和他的故事细节及我的那些伤痛的人,所以提起那个人的时候,这般的小心翼翼。其实,于我那个人真的已经远离很久,再忆起我心如止水如同故人。所以我回他:“说吧,要不把你憋的。”征得我的同意他说:“张媳妇生了,是个儿子,给我打电话报喜的时候激动的感觉快要哭了。”我想他大概描述的有些夸张,在心里笑笑回他:“那祝贺了”。然后,丁同学又和我说了些那个人的一些事情:“他媳妇满脸的青春豆”、“某次遇见他和媳妇吵架,把媳妇扔的地上床单被罩捡起又扔出去几十米远”“现在变得乖多了,一年多都没和我一起喝酒打牌了”……,其实这些事于我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但出于闲谈的礼貌我回他:“人家有青春痘证明人家还青春年少”、“吵架是每对夫妻都不可避免的”、“变乖了,是因为他遇上对的人,愿意为那个人改变自己”……

党纪处分有轻重之别,党的六大纪律无软硬之分,党纪就是铁规戒律。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在处理党群关系时,必须遵守群众纪律,做好党的各项具体工作必须遵守工作纪律,党员干部在日常生活和社会交往中必须遵守生活纪律。如若违反了党的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说到底都是破坏了党的政治纪律。

在丁同学看来,对于那个人我一直都没有释怀,记得丁曾经问我:“把你伤的那么深,恨他吗?”我回答“不恨,为什么要恨呢,选择相爱不是为了今天来恨的,我不想带着恨活着,那样的我就更可悲,不想做可悲的女人,再说,没有他我依旧过的很好”每次遇见都要劝慰一番,知道丁同学是好意,可我觉得现在真的不需要,这次依旧不例外,还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老一少两和尚下山化缘,来到河边,正遇一股山洪下泻,过河的石墩都被水淹没。一年轻女子也站在河边,望着滔滔大水一筹莫展。此时,老和尚上前,表示愿帮助女子,背她过河。女子迟疑片刻,也就默允了。放下女子后,老和尚与小和尚径直赶自己的路。走了很远,小和尚还是对此百思不得其解,禁不住委婉地问老和尚:“师傅,男女授受不亲,乃民间常礼,何况我们出家人?”老和尚望着小和尚,也是一脸的疑惑:“怎么,我已经放下了,可你还没有放下?”看后我又不由自主的挑起嘴角微笑,其实这个故事我早就想讲给他听,谁知反倒先让他讲给我了,所以回他:“这个故事我觉得应该是我讲给你的,因为你总觉得我没放下,那个人于我真的已经无关痛痒了”,他回答:“恩,以为你没能坦然面对”。我回:“呵呵,以后不要再那么以为了”
他回我:“好的”然后又聊了一些关于孩子的话题直到夜深,和丁同学道晚安,说再见,心突然变的更为轻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