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什么人说_小说杂文_好文学网

行云流水我却不曾,思绪倒绕了不少弯,也还是没到我想去的地方。你倒是听清晨耳边风的私语,又可曾见得我真就低下了头?我骨子里的傲气可没有一点一点逝去,每一次,你都能伤我一点骄傲,我也配合的没懂得留些骄傲与心疼给自己。青春里的呢喃私语,有我和朋友的对话,但更多的是我自语。
冬夜的冷风不过如此可不是嘛万物没谁低下头倒是你想要高傲的活却卑微不如尘埃哪能
哪能这样啊行走在这样的冷风中无论清晨或是夜晚倒似脱离的肉体我早已不在意想很理智
偏心里
心里犯浑你倒是抽我骨子里的傲气让我甘愿磨掉我的棱角熬软扎根血管里的刺
且拔我不喊疼我那么多的骄傲可不会
可不会喊疼我不太懂得悲伤却有太多人说我是悲伤的人但凡悲伤了便离可悲近了我鬼话连篇可不
可不要听说那天我低下头越低越低到尘埃里去可不见得会像张一样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哪能
哪能都好啊时间可不是全用来抚平伤口会添一些新伤别天真它才没有那么客气该不该认真总得
总得知道吧一个背影一句话语若是熟悉的会荡起一片涟漪但凡要波涛是你掌舵晃的
晃的我心紧那些心思情绪真正极好的一颗粒而已剩下极坏的那些想它极好恐怕
恐怕要湮灭都知道是罂粟会上瘾世人终归太俗要尝那可是毒啊会粉碎灵魂的不能
不能去触碰旁人都碰了我见着那惨淡那浑身的光遮不住体内的黑气我将有一天同这样我得理智不该
不该也沦陷我很平静任由时间冷眼旁观我不见一片熙攘眼里只顾那朵未名花极为醒目竟然
竟然欲釆之许是我俗欲徒手择花多幸寒风凛冽 醒之得知未名花多奇领略之余断然
断然急不可小点声儿可会赶走它—黑暗的别拉开帘它走了我就该剩躯壳了怕了
怕了那光生活是人和人吧生命的尽头是或为解脱是自由的极端景象那就
那就死一回吧就当这是一种恩赐吧谁让我遇见了呢像诗
像酒恰恰微生出几分真你看
你看那世人皆迷醉从前你脸庞略带稚气那么我想这辈子总该知点世故也许好了我劝你走就别
就别踌躇便好

仙乡客——此诗为三弟而作闻酒一醉是杜郎吟歌逍遥入仙乡自信腹中才八斗仗剑江湖任抒狂仙乡客——此诗回长兄厚赐醉生梦死弟还涩蓬莱仙乡只是客哪敢谈才话江湖草堂梦呓说荆轲料峭春风老衣瑟茅屋也做藏书阁泪流重读易水寒壮士已去再无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