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尤梦牵,好看和不好看

《菩萨蛮-校庆》2015-09-07
于加拿大——创建北京市逸仙中学二十年有感逸仙建校双十载,芬芳桃李人青睐。迟暮忆当年,辛勤慰笑颜。师生同戮力,携手创佳绩。可叹遇时艰,至今尤梦牵。

这个世界上当然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方说你想起房产可以投资的时候,房子已经买不起了,你觉得互联网可以赚钱的时候,电商早已风生水起了,你喜欢上王家…

这个世界上当然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方说你想起房产可以投资的时候,房子已经买不起了,你觉得互联网可以赚钱的时候,电商早已风生水起了,你喜欢上王家大哥的时候,发现别人可能已经有男朋友了,你原本打算十二月份去泰国度假,却被告知十二月份可能要加班盘点不许请假了。我们当然不能把控这个世界下一秒发生的事情,更不可能轻易更改的就是我们已有的样子,你说整容啊,当然可以,前提是你有钱,你说我有钱啊,那请你点击左上角的返回按钮,退出这篇文章。

我身边有很多不自信的朋友,这种不自信是骨子里的,骨子里的声音告诉自己,我其实没有那么好,不会有什么人喜欢我,关键的是,即使我再怎么心大,归根到底是因为我不好看啊。这个世界上恶毒的咒语就是——不!好!看!

对,不好看啊,比如鼻子比较塌,眼睛比较小,眉毛比较稀,嘴唇太厚,牙齿不齐,体型胖,身材差,不管是哪一样,只要占了其中一样,就会很容易不开心起来。网络上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在玩看脸刷脸的游戏,好像世界只能留给好看的人了,不好看的人都要加入“去死去死俱乐部”。但事实上,好看和不好看,又不是绝对的(我们讨论的是好看不好看,不是漂亮不漂亮,好看和漂亮还是有本质差别的),在我的印象中,我和要好的朋友专门讨论过这个问题,他觉得好看的女生,我并没有什么感觉,我觉得好看的,他也难以苟同,我说A女是真好看啊,简简单单的,天然去雕饰,但他说,清汤挂面的,真的没什么特别啊。

后来我们意识到,好看这种事,就是各花入各眼,根本没有所谓的标准。

大概两年前,我在一家英语培训中心充电的时候,任教的是一个身材有些臃肿的美国姑娘,她几乎每次看见人都特别热情,笑容满面的和你打招呼,“Hi,guy!How
is everything?”当你回答她“Pretty
good”的时候,她甚至忍不住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有一次我们在课堂上突然谈论起美丑这件事来,是真的讨论到了“beautiful”和“ugly”的层面上,她是很认真地问我们几个人,“How
about
me?”旁边的男生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出来,“cheerful”原本我们以为这个美国姑娘会很忧伤,结果她哈哈大笑起来,说“Yeah,it’s
me”,欣然接受了这个事实,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正因为她这样大大方方地接受了这个形容词,我突然觉得其实她挺好看的。

工作之后,有一天在办公室和同事讨论起偶像来,我说到孙燕姿,另一个男生也说喜欢,当然,其他人肯定立马心里就有嘀咕的,也有人坦然就说出来了,孙燕姿是很棒啦,不过不够美。要说美,娱乐圈的确有太多美得让人心动的女神,孙燕姿确实可能排不进美女排行榜前十,但是那又怎样呢,其实从孙燕姿出道开始,就一直是短短的头发,看起来精神又干练,加上身子骨瘦削得让人担忧,从来没有盛装打扮出现在MV里,但是那又怎样呢,或许从一开始,喜欢她的人,就觉得她很顺眼,是因为她活泼,阳光,笑起来的样子过目不忘,唱歌又好,主要是她又蹦又跳的时候自信,这种自信就足够让她“好看”不少了。

我们喜欢王菲,不是因为王菲真的美若天仙,但是王菲确实高贵冷艳像是不可触碰的女神,晃晃悠悠的声线大概下个世纪也难以找到媲美的人,即使在春晚唱走音,下次出来照样光鲜夺人,毫不避讳,光是这一点,就立马把大部分漂亮的人甩了十条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