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这事儿跟我真没有半毛钱关系,44、触惊我忧郁的心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

01周末遇到过去的同事,说起近武汉的房价。“你买第一套房的时候,不到八百块钱一个平方吧?翻十倍不止,财商真高。”朋友说。财商这事儿跟我真没有半毛钱…

44、触惊我忧郁的心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2.20不是斧头就能砍下树枝结着的语言不是斧头的语言就能种活树的灵感不是暴力者的语言就可以掩盖斧头的语言不是暴力者的装饰就可以隐匿斧头的思想一只砍掉臂的树枝与手握着的青绿向着天空的语言,向着天空的申诉是一只眼,是一张滴血的嘴见证了斧头的伟大灵感见证了斧头的伟大危险斧头的灵性如劈开灵魂中的生命散落的晶片如群星坠入秋凉的湖走在秋凉的湖边,听到遗留的蒸发飘散出的明珠泣声从荒草丛生黑的危险与危险的斧影中,闪现触惊了我忧郁的心………….。

周末遇到过去的同事,说起近武汉的房价。

“你买第一套房的时候,不到八百块钱一个平方吧?翻十倍不止,财商真高。”朋友说。

财商这事儿跟我真没有半毛钱关系,我清晰记得当时买房的情形。

当年我供职的单位是家大企业,虽然取消福利分房,大家还是有福利房可住。每个年轻人结婚的时候,都会有一个自己的窝。但那窝是什么样的呢?上世纪60年代的红砖楼筒子楼,家家户户把煤气炉安在走廊上,卫生间也是公用的。

这样的房子是起步,随着工作年限、级别的上升,住房条件会慢慢改善,终,住进两居室,三居室。不过熬到那时候的,都是中年人了。

有个同事比我早毕业几年,刚生了孩子,在十几平方米的空间里,挤着他们一家三口,还有来照顾孩子的丈母娘。我去的时候,丈母娘正坐在沙发上准备洗脚,灯光昏暗,我进去一脚踹翻了她的洗脚盆,水洒的满地都是。

那一刻,我心里有个声音喊,这不是我的生活,我不要。

买房的时候,很多人劝我。住上单位的两居室只是时间问题,花这个冤枉钱,多傻啊。

我没有什么道理能说服他们,只有一个信念:绝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出生在没有厨房厕所的房子里。

当天看房就下了定金,房子唯一的优点是离单位近。

后来房价上涨,人人都当房奴的时候,每个人都说我聪明,有眼光,我倒觉得,我可能比他们傻一些。

一个理由就可以支撑我做一个重大的选择。而很多人,喜欢左右权衡,喜欢万无一失,考虑再三,还是会放弃。因为世界上哪有什么万无一失,怕失败的人永远得不到成功。

我还在着名的杂志社工作过,两年就辞职了。那间杂志社因为待遇好,很多人做十年二十年,尽管每天都在抱怨,还是不愿意走。

导致我辞职的也是一件很小的事。

与老总在北京出差,我陪她去买护肤品,她买了两套,发票开的是她家先生的单位。导购小姐按规矩给了她一些试用装,她却软磨硬泡想多要一些。

“你看,这小姑娘帮我拎东西,总得给人家一套试用装吧。”她指着我说。

那是我一辈子忘不了的尴尬时刻。

导购只好又给了她一些,嘴角带笑,眼睛里却藏不住鄙夷。她伸出手指头,从里面挑出小的一盒,递给我。我连忙扔回她的手提袋。

那一刻,我就决定,绝不在这样的人手下做事,无论她的业务能力多强,办的杂志多么畅销。

相关文章